遗体运送1天才走400米!遇难地质人员生前曾现失温,更多活动细节曝光

来源: 齐鲁晚报 2021-11-25 09:29:32 我来说说 阅读

  11月13日,中国地质调查局昆明自然资源综合调查中心4名队员,从云南省普洱市镇沅县者东镇进入哀牢山开展野外作业时失联。22日,四人全部被找到,均已不幸遇难。

       4名遇难地质人员如何被找到?更多细节披露,随身定位仪均未开机...

  11月23日21时许,云南哀牢山4名失联地质队员遗体被转运出山。因为山高坡陡,这次转运用时约38个小时。

 

  21时50分,4名失联人员遗体移交给失联人员单位。24日零时许,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运送4名地质队员遗体的车辆抵达镇沅县殡仪馆。随后,进入殡仪馆的道路立刻拉上了警戒线,有多名人员及特警车辆在旁值守。

  阴雨、密林、无信号!云南哀牢山搜救队伍转运工作难上加难

  记者从云南哀牢山搜救指挥部获悉,整个搜救工作面临重重困难,复杂的地形、恶劣的气候以及通信信号差等因素都增加了救援的难度。

  哀牢山自然保护区位于云南中部,是全国最大的原始中山湿性常绿阔叶林区,森林覆盖率达85.1%,最高海拔3156.9米,搜救期间连日阴雨导致湿度大、温度低,树枝树叶滴水,地面落叶潮湿。在这种条件下,一旦运动量过大就极易导致全身衣物被汗水湿透且难以晒干,进而在低温环境中产生失温。

  失联位置属于哀牢山原始森林无人区,是哀牢山地貌最为复杂的区域,山壁坡度较大、多悬崖峭壁,无可供正常通行的道路,地面湿滑易摔倒,搜救人员需要用砍刀一路“劈荆斩棘”,即使轻装前进也是“寸步难行”,负重前行更是异常艰难。

  

 

  此外,手机、卫星电话信号不好甚至长时间无信号,给搜救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在失联人员遇难的位置,就曾出现指挥部与搜救队伍长时间通信中断的情况,即使翼龙-Ⅱ大型无人机携带应急通信系统飞临救援上空,有时也无法稳定通联。

  “抬着遗体一天才走400米”

  镇沅县者东镇木厂村村民杨师傅,此前参与了给搜救队运送补给物资的工作,他告诉记者,由于山路太陡,全得依靠人力将物资送到山上补给点。运送过程中,每位村民身背着一大袋物资,徒步穿越丛林,而山路陡峭,坡度至少有六七十度,前行十分困难。

  杨师傅曾说:“我们每个村民身上背的物资大概有三四十斤,虽然路程只有两三公里,但至少需要三个小时,最远有个营地要走五六个小时才能到。”

  

 

  人力运送物资本已不易,抬着四名地质人员的遗体下山更是艰难。

  “殡仪馆的车辆已经去接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接到。搜救队员抬着遗体,22日才走了400米。”23日,当地一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殡仪馆22日就接到了接运遗体的通知,有工作人员驱车赶往哀牢山,但22日遗体没有从山中运出,于是车辆就连夜返回了殡仪馆。23日上午,殡仪馆的车辆再次前往哀牢山,直至晚上7时许,车辆还未返回。

  参与此次救援行动的一救援队负责人表示,因为地形复杂,山高坡陡,雾大能见度低,遗体转运的速度非常慢,“24小时可能还走不了1公里。”

  疑因罗盘失灵迷路,补给不足导致失温

  在现场的国家山岳救援昆明大队队员描述,根据目测,4名遇难者衣冠较为完整,也没有被野兽侵害的迹象。另据报道,现场搜救人员称,地质人员疑似罗盘失灵、绕路造成补给物资不够,并导致失温。

  岳麓蓝天救援队队员谭章称:他们4个人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走在山上面,在某一位置打个点,而后下山。但因为山顶上面有雨有雾,他们在找样点时,机械罗盘出现了故障,因此他们的行动范围就围着窝棚在绕圆圈,一直没有去到样点。此外,山上面没有手机信号,队员们也未曾携带卫星电话,所以无法与外界通联。

  

 

  谭章向记者表示,身在这样的环境中,很容易发生迷路的情况。“失踪人员的户外生存能力还是非常强大的”,痕迹表明,他们曾经顺着河流、溪流往下游走,用油漆在石板上面留下标志,应该是希望沿着水道找到村庄。

  

 

  据搜救队分析,在绕路过程中,哀牢山地势险要,气温骤降,补给物资不足,或导致4人失温致死。谭章向记者表示,其中一名遇难人员“衣服掀到上面,肚子露出来,脸上带着微笑,这是典型的失温症状”。4人的遗体被发现时分隔两处,有可能是中途决定由一名队员外出求救,剩下三人原地保存体力。

  救援人员讲述更多物资携带细节

  据了解,这4名人员此次进山为开展森林资源调查,所携带的补给包括:水和食物方面,2包蛋黄派、4个八宝粥、1包巧克力、1包瓜子、4包鸡翅、4瓶饮料。装备方面,携带有RTK(实时差分定位)设备、森林罗盘、工兵铲、铁锹等工具。值得注意的是,RTK设备是一种非常先进的定位仪器,只要打开,就能通过卫星将实时数据传送至后方指挥中心,后方指挥中心也能够通过相关数据准确定位出设备所在的位置,差别属于“厘米级”的。然而,据搜救人员介绍说,这4台RTK设备被携带进山后,并没有被打开过。不过,有从事地质工作的人士表示,原始森林中如果失去通信信号,即便打开,后方人员也收不到信息。参与救援的张先生也给出了同样的说法。在搜救过程中,他的手机信号时断时续,经常收不到消息。此外,在山下等候的驾驶员何映颖担心他们晚上下不了山,从备用油桶里给他们倒了1矿泉水瓶汽油,供生火取暖、防野兽、稀释油漆用。

  

 

  11月22日,搜救突击队在失联人员被发现位置找到的背包|云南消防救援总队

  4名人员中,张瑜背了1个装吃的和作业工具的迷彩大包,张金榜背了1个盛有罗盘、平板的灰色蓝色双肩包。穿的包括:张金榜(黄色冲锋衣+保暖内衣),杨敏、张瑜(迷彩服+保暖内衣),刘宇(羽绒服+配发的冲锋衣)。据悉,4名地质调查人员均为男性,最大的32岁,最小的25岁,都曾当过兵。4人此次进入哀牢山,是执行森林蓄积量调查的任务。原计划13日进山,并已跟司机约好14日下午4点下山。

  哀牢山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救援人员:“500米距离用时两小时”

  根据公开资料,哀牢山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最高海拔3100多米,范围涉及楚雄州的楚雄市、双柏县、南华县,普洱市的景东县、镇沅县,玉溪市的新平县,仅在普洱市镇沅县的面积就达到13.5万亩。该地区山势陡峭、地理环境复杂。在接到报告后,普洱市、玉溪市两地成立救援指挥部,投入公安、消防救援、森林消防、山地救援队、本地村民等救援力量,同时,利用卫星电话、无人机、直升机、搜救犬等进行搜救。

  

  图为搜救队员在搜寻失联人员。

  普洱市消防救援支队供图参与救援的云南省山地救援队的赵雷(化名)说,哀牢山地势复杂多变,前几天曾下雨,山里有雾,加之信号总是断断续续,导致很难辨认方向。“我们脚下的刺竹太密,500米的距离甚至得用时两小时。”赵雷说,除了地势复杂外,他们还需警惕野生动物袭击。还有搜救人员表示,曾听到熊的叫声,一些坡度较大的地方,搜救人员需要“蹭着、滑着往下走”,而河道、峡谷、瀑布等危险、陡峭地带,则需要专业的山地人员使用绳索等设备搜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