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闺蜜俩恋上"极品高端男友",之后发生的事…令人崩溃

来源: 广州日报 2020-09-25 08:29:38 我来说说 阅读

  最近一些网络小说中开始流行“龙王男主”,豪门弃少突然继承百亿家产,王者归来的段子受到不少年轻人追捧。前段时间,杭州萧山的小丹姑娘和闺蜜似乎也碰到了这样一个“龙王男主”,只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并没有像小说那样发展……

  闺蜜介绍了30岁男网友

  “背景复杂家族庞大”

  小丹(化名)姑娘今年23岁,和闺蜜小静(化名,22岁)是老乡,在萧山同一家公司上班。2019年底,因为小丹经常抱怨自己怎么还是单身,小静就把自己在网游中结识的“30岁大男孩”郭某介绍给她。在网上热聊后小丹与对方互生好感,确立了恋爱关系。随着两人关系日益亲密,郭某逐渐“敞开心扉”,向小丹“诚恳”道歉:自己隐瞒了一些事情,其实自己背景复杂,家族庞大;爷爷是退休老干部;大叔是“黑道大佬”;小叔是高级将领;父亲做生意的,资产过亿;自己在家族的小企业当总裁…… 一顿讲述下,还顺便袒露了自己的坎坷情史,郭某表示,好不容易遇到像小丹这样好的姑娘,要好好把握。

  线下见面感觉还不错

  还把自己的“高端”朋友介绍给闺蜜

  两人在线下了面,虽然感觉郭某长得并不像小说中男主那般酷帅,但也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小丹还算满意。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郭某“阔气”地表示要买两条宝格丽的项链送给小丹和介绍人小静,被要强的小丹拒绝,表示自己并不是为了钱才和他交往。

  期间,郭某还带小丹参加了“富二代”之间的聚会活动,但是活动的场地并不奢华,对此郭某的解释是一般真正的有钱人都比较低调,席间他向“一众总裁贵公子兄弟们”介绍小丹并高调宣布脱单。

  在与小丹恋爱期间,郭某还“热心”地将自己的“富二代”好友“雷哥”介绍给了小丹的闺蜜小静,俩人通过网络聊得比较投缘,渐渐地也确立了恋爱关系。

  没过多久开始频繁“出状况”

  三番五次问她借钱

  谁知郭某出手阔绰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画风就突变了。他开始向小丹提出,之前自己为了帮“富二代”朋友“雷哥”解决生意上的困境,借口自己“生意失败”,问家里要了一大笔钱,父亲对其很“失望”,“冻结”了他名下所有的卡。 而后又说自己买了两条奢侈品项链,虽然小丹没有收下,但也不方便退回去,现在手头一时比较拮据,但平时又多有应酬,希望小丹能借点钱帮他周转下。

  

\

 

  郭某频繁向小丹借钱听了郭某的说法,小丹让闺蜜小静去问她的男友“雷哥”,两相对比果然得到印证,小丹便不疑有他,加上两人已有感情基础,便答应借钱给对方。不久,郭某以与家里吵架为由搬来与小丹同住,因为资产被父亲“冻结”,他们一起生活的开支都是小丹支付,此外郭某还向小丹借款共计49000余元。

  吃小丹的用小丹的,时间长了郭某似乎也不好意思,提出到外面闯闯,投靠他的富二代哥们“雷哥”。小丹没有多想便答应了。

  两位“男友”都开始开口借钱

  两位姑娘发现不对劲

  可这个“雷哥”似乎也自身难保,其和小静交往期间也以各种理由借钱,累计借款达50000余元。 渐渐地,小丹和小静都对各自的“恋人”产生了怀疑,小静还发现郭某和自己男友“雷哥”的聊天习惯极为相似,于是猜测两个账号背后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一语惊醒梦中人,被她这么一说,小丹也不敢怠慢。两人决定约郭某和“雷哥”一起出来。到了约定时间,“两人”却迟迟不出现。这时小丹接到了“雷哥”的电话称郭某“出车祸”了,他和朋友正在现场处理交通事故。

  

\

 

  如此“巧合”更加深了两人怀疑,于是双双要求“雷哥”和郭某还钱,郭某搪塞不过,理亏词穷之下甚至称和小丹之间的聊天记录被有心之人“窃取”,导致自己的家族“损失惨重”,而他本人即将被“抓走”去“枪毙”。

  拙劣的说辞令两个姑娘彻底抛弃幻想,坚信郭某就是个骗子,于是来到萧山钱江世纪城派出所报警。

  一人分饰两角骗了10万多

  警方奔袭千里抓获归案

  接警后,钱江世纪城派出所民警根据受害人提供的线索,进行缜密分析研判,经过大量繁重的调查取证工作后,明确嫌疑人的真实身份并锁定其落脚点在东莞市。 9月9日凌晨,钱相承带队行程一千多公里,辗转东莞,在当地一家网吧内将嫌疑人郭某抓获归案。

  

\

 

  经查,郭某,30岁,湖南人,是个没有正当职业的混子。在网上结识小静、小丹后,靠编造的富二代人设骗取对方信任,一人分饰两角,同时以郭某和“雷哥”的身份和小丹、小静谈恋爱。为了做足戏,还找来一众狐朋狗友假扮富二代聚会,期间虚构各种事实骗取两位受害人财物共计10万余元。

  

\

 

  目前,嫌疑人郭某已被萧山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警方提醒

  网络交友需谨慎,多渠道核实对方身份,如果对方和你谈“钱”,十有八九动机不纯,及时保存证据,一旦不幸被骗,第一时间报警并配合警方调查。

  来源:杭州日报、杭州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