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妹妹等你凯旋!”一封家书看哭桂林援鄂医生哥哥

来源: 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 2020-02-06 22:45:54 我来说说 阅读

  2月4日,一封发表在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新闻客户端上的家书,引起读者广泛共鸣。

  这封信是在广东顺德工作的妹妹黄剑英写给桂林医学院附属医院援鄂医疗队队员黄剑伟医生哥哥的家书。

  信中语言平实、俏皮、感情真挚,浓浓的兄妹情跃然纸上,读后,不禁让人潸然泪下。

\

 

  妹妹写给援鄂前线哥哥的一封家书

  哥哥:

  自1月27日中午得知你将参加广西援鄂抗疫医疗队,即日乘坐专机奔赴武汉,我的心就悬在了半空,想要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点什么,愣住了半天,直到你说要收拾行李,匆匆挂了电话才回过神来。

  回想这几天,每天一早我便盯着新闻发布的数据,不仅是担心身边的疫情,更是担心你所在的医院收治的确诊病例。因为我深知,作为一名普通群众,我们可以选择居家不外出、隔离病毒,但是作为呼吸与重症科医生的你,没有选择病人的权利。当时你还云淡风轻地说,不要紧,还有很多教授专家在前面,你们这些小辈暂时轮不上。转念一想,好像你说得很有道理,我们便释然了。

  没想到,我们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果。原来最坏的打算不是你的所属医院来了确诊病例,而是你要远赴武汉执行更加“凶险”的救治任务。作为医生的家属,说实在话,一开始我内心是抵触的,一线医生就像是在尖刀上行走的人,稍有不慎,不但救不了别人,甚至还可能……我不敢想。在电话这头,我忍不住又问你“你就不能不去吗?你们别的医生呢?还有谁和你一起去?”你只是用几句简短的话安慰我,“不要紧的,你要相信哥哥的专业水平”。

  远在老家的父母和身处顺德的我,除了在家庭微信群上止不住地叮咛和嘱咐,帮不上一点忙。年迈的父母反倒安慰我,“医院怎么安排,怎么做,不要担心,会保护好医生的,医生都保护不好,怎么救治病人。”“但是……”话到嘴边,我又忍住了。

  还记得当年读医的你,在选择专业时,坚定地选择了“呼吸科”。你说,非典时期,呼吸科医生冲在最前线,表现出极大的勇气和毅力,让人感动,也让人佩服,你渴望成为那样的医生。那时候我还年少,对于你的话似懂非懂。隐约记得,我当时回答你,非典那么恐怖,不要选这个专业才是啊。现在我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职业,也有了自己的职责,也懂了你。

  但哥哥,我真的还想是那个不懂你作为医生的天职和职责,更不懂你作为呼吸科医生的担当和使命的小女孩。我好担心你。我只知道你是我儿时的引路人,也是我的文学启蒙老师,你把《三毛文集》等一批文学著作送到我的手上,教会我勇敢、坚强、上进、乐观。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总记得哥哥你会乐呵呵地对我说,有什么事情和哥哥说,哥哥来想办法。

  日前,我打电话回家,居家多日的父母瞧着春节快过完了,想在家里附近打散工。我马上来气了,“哥哥武汉回来之前,哪里都不能去,在家好好待着,我们好,哥哥就好,知道了没有”。电话那边,父母只好不住的点头“知道了、知道了”。挂了电话,我为自己的严厉感到懊恼,但却深知,哥哥在武汉一线,我们家人不能添乱,照顾好自己就是对你最大的支持。

  哥哥,你出发那天,我们未能在身边为你收拾行囊,细心叮咛。2020年1月31日,你要真正到医院里救治病人,我在群里给你转了一个大红包,默默备注“平安顺利”,只希望你一切顺利,平平安安。这是我对你的祝福和祈祷,也是大家对你的祝福和祈祷。哥哥,我和爸妈等你凯旋!

  英子

  2020年2月3日

  一封泪目家书的前前后后

  这封信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疫区一线忙着救治患者的哥哥收到信后,又有着怎样的心情?

  黄剑英:盼早日战胜疫情,哥哥平安归来

  “我和哥哥的感情非常好,他为人乐观、阳光、孝顺,我的三观受了哥哥很大影响,很感激哥哥对我从小以来的悉心关照。”妹妹黄剑英告诉小编,这一次疫情发生后,哥哥主动请缨驰援武汉,让我既担心又骄傲,但凭着哥哥敢担当的性格,他也一定会这样做的。于是我写了一封信投给了媒体,表达我对哥哥的敬佩和支持。

  其实,我的家人都特别支持他,国家有危难,主动去疫情一线支援,这是作为一个医生、一个党员的职责所在。

  黄剑英说,作为妇联干部,她和同事们都在基层进行疫情防控宣传、测体温,组织群众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希望全国上下万众一心、同舟共济,早日打赢这一场疫情防控阻击战,所有一线医务人员平安归来!

  

\

 

  妹妹(左二)黄剑英在参与社区疫情防控工作

  黄剑伟:感谢妹妹牵挂,定不负重托

  2月4日是我在武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第9天,刚值完凌晨02:00-08:00的班回来,看到妹妹转过来的一封信报道,不禁泪目,又惊又喜!惊的是想不到妹妹会以这种比较正规的方式鼓励自己。喜的是,这就是亲情,这就是血浓于水的爱吧。

  虽然远在千里之外,却始终放不下,这就是亲人的牵挂吧。我出征前,和家里汇报了情况,医者天职,我不去总得有人去。既然选择武汉,我又何惧风雨兼程?

  每位亲人爱的表达方式都不一样,父亲的爱来得深沉,不善表达,估计这是国人的特点。母亲的爱来得啰嗦,但平平淡淡才是真。

  

\

 

  出征时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马礼兵为黄剑伟(右)加油

  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出征前,我最怕母亲不同意,因为她知道前方一定很危险。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很明事理,特别支持我。她坚定地对我说:“组织需要你,国家需要你,你就去吧。”言轻意重,这就是一名母亲的临行话,而更多的是叮嘱要注意安全的话和不要挂念家里,要把组织交代的事情办好、做好的话语。

  

\

 

  “剑伟,加油!”出征武汉,父母亲和弟妹都支持你

  是妈妈十月怀胎生育了我,是她教的我牙牙学语,小学、中学、大学的言传身教,她心中有儿,但心中更有国家。这份坚毅,估计是出征抗美援朝的外公留给母亲的最珍贵财富,也是我作为儿子的骄傲。

  妹妹的爱来得直接,文雅。还有在家负责照顾父母的弟弟剑明,大妹杨丽,是他们把家里安妥好,让我无后顾之忧,在武汉安心工作。

  感谢家人信任和支持,我会好好工作,照顾好自己,安全回来的。在此,一并感谢其他关心我的亲朋好友们,老师们,领导们,请大家放心,我会努力安全组织交过来的任务,平安归来!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

 

  左为医生黄剑伟

  武汉加油! 中国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