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桂林】桂林乡间舞动新春祥瑞,浓浓的年味惹人沉醉

来源: 桂林生活网—桂林日报 2020-01-14 14:45:32 我来说说 阅读

  武狮和文狮

  除了舞龙以外,桂林人在重大节日和盛典时还喜欢舞狮。舞狮的由来在中国民间传说已久。据《旧唐书·音乐志》记载:“太平乐,后周武帝时造,亦谓之‘五方狮子舞’。缀毛为狮,人居其中,像其挽仰驯狎之客。二人持绳秉拂,为习弄之状。五狮子各立其方位,百四十人歌太平乐。舞以足持绳者,服饰作昆仑像。”可见早在南北朝时,就有舞狮的仪式。

  在桂林,“武狮”和“文狮”均受到人们的喜爱。舞狮主要分南北两派,北派舞狮以表演“武狮”为主,即魏武帝钦定的北魏“瑞狮”,小狮一人舞,大狮双人舞,一人站立舞狮头,一人弯腰舞狮身和狮尾。舞狮人全身披包狮被,下穿和狮身相同毛色的绿狮裤和金爪蹄靴。人们无法辨认舞狮人的形体,它的外形和真狮极为相似。引狮人以古代武士装扮,手握旋转绣球,配以京锣、鼓钹逗引瑞狮。狮子在“狮子郎”的引导下,表演腾翻、扑跌、跳跃、登高、朝拜等技巧。南派舞狮以表演“文狮”闻名,表演时讲究表情,有搔痒、抖毛、舔毛等动作,惟妙惟肖,逗人喜爱。

  古老龙狮在桂林人手中越发“栩栩如生”

  火红灯笼、各式宫灯、霸气狮子头、水族吉祥物……在张桦看来,一件件纸扎工艺品的完工,就是在为年味增色。

  在恭城镇吉祥街88号的“张福记”,第五代“掌门人”张桦正忙着制作“武狮”狮头。这个春节前,他还接下了为2020年央视春晚制作舞美道具的重任。据张桦估计,2020年春节前,他和团队要制作宫灯近800个,南北狮子头近500个,红灯笼近200个,还有恭城本地传统彩车、传统水族吉祥物等。

  “我们家做狮子已经有5代人了。现在做狮子,我还是按照祖辈传下来的方式,用浆糊和硬纸在老模具上凝出最初的模样,再用竹圈做底部固定,最后再贴上一张白纸,然后就可以精加工了。”张桦说,通常会有匠人手工在狮头上勾画出图案,再进行沥粉、上漆和装饰。一个狮头从准备到做成大概要耗费三天左右的时间,做成的狮子精美绝伦、栩栩如生。

  “我们村的布龙长20米,全部由村民纯手工打造。相比其他地方的龙,我们的龙显得比较有特色。”恭城镇同乐村88岁高龄的村民陈盛刚介绍说,他从十几岁开始做龙,到现在村里还是按照以前的方式在做龙。同乐村的龙由一整块布缝制而成,只有龙头和龙身托举的地方用稻草扎成填充,龙身上的图案全部由村民自己绘制。

  “我们村的龙特点就是快。因为龙身里大部分没有填充物,所以需要快速舞动,让龙身里灌满风,舞起来就跟活龙一般。”村民陈思泉说。

  “制成一条20米左右的草龙需要200多个工日。仅‘鳞片’就要制作3000多个,需要糯禾秆草60多斤,折算成根数,不低于100万根。糯禾秆草是主要材料,另外还需要竹片、藤条、木条等材料,一条完整的草龙重量不低于70公斤。”龙胜当地民俗专家告诉记者,草龙的精妙之处在于舞,每到草龙上阵,10多名受过专门训练的强健汉子,头戴黄草帽、身着黄色套装,手擎草龙在铿锵的锣鼓声中翻飞。经过历代的技艺沉积,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舞龙风格。

  龙胜广南草龙俗名“谷龙”(侗语为“龙把苟”),其编织工艺复杂精致,采用了编、织、嵌、镶、镂等10多种工艺技巧,从备料选材到完工工序有上骨架、上草、上龙筋、衔接等。

  如今,舞草龙已成为龙胜节日庆典和文化活动中不可缺少的表演内容。广南草龙的出色表演,引起了广泛关注,曾在南宁、桂林、柳州等地汇展。2012年,“草龙”成为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篾子编骨架,蚊帐布做皮,绘上花纹点上灯后,做出来的龙才会显得通透鲜活、灵气十足。”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板凳龙的代表性传承人谢龙妹说,板凳龙因以板凳为基础,在板凳上绑扎成龙,故由此得名。一般来说,由三个小朋友组成一条龙,其中两人分执板凳的前脚,一人手执板凳后脚,相互配合跑、动、钻、翻,板凳上的龙则随板凳上下翻滚。民国时期,广西著名艺人谢济舟将四脚改进为三脚,更便于翻滚舞动和表演头顶板凳龙的特技。谢济舟还巧妙地把彩调的身段、扇花、锣鼓等融入板凳龙舞当中。

  临桂当地一位饶姓画师深谙虾龙的制作方法,介绍说,虾龙用竹子制作,分虾头、螯、身、尾四部分。首先,取老南竹破成篾片,裁成所需尺寸,制作出龙骨备用。制作顺序是先定架连筋制虾头,然后根据虾头的比例做虾身、尾和螯。虾身可根据需要分成若干节,每节先定好腹部,连筋成架,然后节节相连成身,最后整体连接成虾的形体。并充分利用杠杆原理,舞动虾龙时使虾须、虾眼及虾螯、虾身、虾尾都能动,像真虾一样活灵活现。最后再用白布裹附在扎成的形架上,涂上虾原色颜料油漆,并根据所需点缀其它饰物。

  为使虾龙灵活易舞,现在人们把虾龙缩短到8米左右,17人即可舞。同时除虾须、螯、身、尾可动之外,虾眼、嘴也可动,丰富虾龙舞动作,舞起来更逼真优美。

  鼓乐齐鸣,浓浓的年味惹人沉醉

  近日,在临桂区五通镇塘尾岭村,村民们正在为春节舞狮做准备。只见现场有不少村民或闲坐在一旁观看,或紧紧围绕着狮子游走。现场锣鼓声铿锵有力,加上村民们阵阵喝彩和鼓掌声,村子里已然有了节日的氛围。

  在现场,记者看到一位白发老人正在挥舞双臂击打牛皮大鼓,鼓声时而铿锵有力,时而轻快愉悦。老人眼睛紧盯着狮子,嘴角挂着淳朴的微笑。训练间隙,老人告诉记者,他叫李冬冬,今年已经75岁了,从十几岁开始打鼓,现在村里的打鼓手是他的侄孙,今天他自己只是“技痒”才即兴打了一段。

  “我们舞的是‘武狮’。在舞狮的过程中还要结合武术,要表现出狮子的‘得意’‘骄傲’。在舞狮的过程中,像‘仙女散花’‘狮子打虎’‘财源滚滚’都能烘托出喜庆、高兴的气氛。”今年22岁的村民李贤德告诉记者,在村子里,只有舞了狮子,才代表过了年。每到春节,家家户户都会准备好“利是”给狮子,象征好运和平安。

  同样的场景,在恭城瑶族自治县恭城镇同乐村也正在上演。

\

  恭城镇张桦在给狮头上漆。记者刘健 摄

  “我们村90%的男性都爱舞龙,只要听到舞龙,大家的手就开始‘痒’了起来,有的人还专门从广东跑回来训练。真的到了要舞龙的那一天,大家早饭都不吃,先去抢到了舞龙的位置才回家吃饭。”同乐村委会主任黄建龙说,不仅大人舞,村子里还专门为小孩子扎了小龙,到过年的时候,小孩子们也会舞龙。

  “我们村有两条龙,而且我们村的龙在周边还很有名气。只要我们的龙一出门,后面就会跟着上百人看我们舞龙。在恭城,我们除了春节,还会在关帝庙会上舞。”陈盛刚说,特别是在春节期间,村里的布龙会到每家每户拜年。一大早,各家各户就会准备好糍粑等特色食物迎接布龙,等到热闹一番后,再欢欢喜喜把布龙送走。

  “我记得自己小时候就会把过年和舞龙舞狮联系起来。那个时候我们总是紧紧跟着龙和狮子,现在我自己做狮子,这种感情无时无刻不在激励着我。”张桦说,中国是舞龙舞狮活动发展与起源地,有着悠久的历史,不仅形成了灿烂的民俗文化,而且有其独特的欣赏和健身价值。舞龙、舞狮也与“过新年穿新衣”、贴春联、挂灯笼一样,是节日喜庆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他相信,这种特殊的“味道”也会一直传承下去。

  记者刘健 通讯员周荣华 李茂香 黄勇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