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所小学里只有一名老师,一间教室教多个班!资源这位女老师却一待就是30年(图)

来源: 桂林生活网—桂林日报 2019-12-24 11:20:14 我来说说 阅读
  12月20日上午,资源县河口瑶族乡猴背村委西冲屯,建在山坡上的西冲小学的教室里,53岁的李淑梅老师正在大声领读拼音,讲台下坐着7名学生。李淑梅是猴背村西冲小学唯一的一名老师——— 准确地说,是代课老师。教室里坐着的7名学生分属学前班、一年级和二年级三个班级。
\

  李淑梅在给学生上课。

  “现在就我一个老师,没有办法,只能复式教学。”课间,脸上已布满皱纹的李淑梅有些无奈地说,刚刚她在给一年级的4名学生上课,学前班的2名学生则跟着一年级的学生一起学习,而唯一的1名二年级学生则在一边自己写作业。由于要按时完成教学课程,李淑梅告诉记者,目前她只能完成一、二年级语文和数学的全部课程,而音乐、美术、体育等其他课程她就无暇顾及了。

\

  李淑梅领着学生升国旗。

  但即使这样,学校7名学生的家人都还是对李淑梅十分感激。“农村教育条件差是没办法,她能在这里坚持代课,不让孩子们去20多里路远的学校读书已很不错了。”段吉友是学生赵振权、赵漫汐两兄妹的爷爷,儿子儿媳妇在外省打工,自己又要打理家中的田地,两个孩子如果去河口中心校读书,他根本没有时间去陪读。“多亏这个教学点又恢复了办学。”段吉友高兴地说。

\

  尽管没有成为一名正式老师,但李淑梅教学依然一丝不苟,认真负责。

  2008年,由于猴背西冲小学生源的逐年减少,西冲小学停止了办学,仅剩的几名学生被迁到河口瑶族乡完小上学。由于离学校有10多公里的路程,一、二年级的孩子就要背着被子去学校独自生活,一些家长不放心,不得不安排家中一个大人去学校周边租房陪读。“这让他们享受更好的教育资源的同时,也增加了他们的上学成本。”河口瑶族乡中心校校长肖辉军说。

  没过几年,一些学生的家长无法承受到集镇租房陪读的成本,提出恢复猴背西冲小学教学点。已停办多年的学校去哪里找老师?肖辉军告诉记者,他们考虑到猴背村的实际情况,曾经也想为这里招聘一名特岗教师,但这位老师一听说是要去猴背村教学点教书,就拒绝了;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抱着试试的态度坐着三轮车去了趟猴背村西冲教学点,到学校外面了看了几眼,车都没下就直接走了。

  这时候,猴背村的村民想到了曾经在西冲小学上课的代课老师李淑梅。当时的李淑梅,正一边带着儿子在河口完小上学,一边打零工维持两人的生活。“那时候我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回到猴背西冲小学教书。”当猴背村西冲屯的村民找到李淑梅,苦苦哀求她回去教书的时候,距离李淑梅离开这个她开始代课老师生涯的教学点已有12年。

  1986年,初中毕业在老家猴背村务农的李淑梅收到猴背西冲小学的召唤。当时,山区教师极度缺乏,在西冲小学,李淑梅开始了她长达30年的代课老师生涯。

\

  中午,李淑梅帮孩子们整理被子。

\

  山区冬天寒冷,李淑梅在教室里生一盆火供学生课间取暖。

\

  李淑梅跟学生们一起吃午餐。午餐的菜是学生早上从家里带来的,由于条件简陋,孩子们只能将热饭盖在上面一起吃。这时候李淑梅像妈妈一样,总是把好吃的从自己碗中分给学生。

\

  课间,李淑梅在跟学生一起做游戏。

  “那时也没想那么多,能做一名教师也还是不错的。”回忆当初的选择,李淑梅脸上掠过淡淡的微笑,“主要还是自己喜欢教书。”据她回忆,当时猴背村西冲小学有6个年级70多名学生,教室是两座简陋的木房子,两名公办教师带着6名代课老师。“那时候教学条件比现在苦多了,工资就几十块钱,到集镇的公路也没有通,我们出去开会、领学习资料都是靠步行。”李淑梅说,那时尽管日子很苦,但跟学生在一起她感到很快乐,同时她也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憧憬:有朝一日成为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为此,李淑梅一心扑在教学上,吃住都在学校,自己的终身大事都抛在一边。“那时候想着只要自己努力,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到那时再谈婚论嫁也不迟。”

  原本以为过不了几年就能转正,12年以后却被证实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憧憬。1998年秋季,听闻代课老师即将被清退的消息后,挣扎多年转正无望的李淑梅离开了猴背西冲小学。而就在李淑梅离开学校两年后,资源县开始大面积清退代课老师。

  离开教师岗位时,李淑梅已过而立之年,成了当地有名的“剩女”。她不得不外出打工。在龙胜打工的两年里,李淑梅匆匆结婚。2001年,她在猴背老家生下了儿子。

  2003年,当时已被撤销的猴背村另一教学点猴背屯,有学生家长找上门,希望她能帮教育他们年幼的孩子。当时在家带儿子的李淑梅看到七八岁的孩子就要到12公里外的学校上学,也体谅家长的心情,便答应重拾教鞭。就这样,2003年至2005年,李淑梅带着猴背屯的6个孩子完成了二年级的课程,而当时家长给她的工资不过是每个月300元。

  教完猴背屯的6个学生,葱坪村竹湾屯的家长又把她聘过去教了一年。“那是我日子最苦的几年,母子二人一年到头不买一件新衣服,吃不上几顿肉。”回忆过往的岁月,李淑梅声音有些哽咽。由于是匆忙结婚,李淑梅跟丈夫感情并不好,两人是长时间异地分居。2014年,在外地打工的丈夫得病去世。

  在葱坪代课一年后,河口中心校要求葱坪的12名学生必须到集镇的完小上学。这样,李淑梅这个代课老师又失业了。“从那以后我觉得我以后不会再有机会站上讲台了,因为那时候撤点并校是大势所趋。”但令李淑梅没有想到的是,2010年,猴背村西冲、上冲头等几个偏远村屯的村民会自己出钱来请她回去做老师。

  “我知道他们是迫不得已,反正我的儿子也能住校了,我就去帮帮他们。”李淑梅告诉记者,在河口几个教学点来回教书,如今她对代课老师的身份已经不再计较了,她发现自己其实是喜欢乡村教师这份职业,而不是教师这个身份。“只要能站在讲台上给山里的孩子们上课,我心里就满足了。”李淑梅说。

  如今在猴背村西冲小学,李淑梅独自一人领着7个孩子上课生活,她既是老师,同时也充当着保姆的角色。“他们年纪这么小,生活上我也要照顾他们的。”中午11点50分,李淑梅上完课后就来到二楼的厨房,给孩子们准备午餐,然后领着他们一起吃饭、午休。

  2014年,河口中心校考虑到猴背村西冲教学点的实际情况,为李淑梅申请了一份一个月1600元一年只领10个月的财政工资,河口中心校能为她争取的也就仅限于此了。李淑梅依然是一位没有任何社会保障的代课老师,她随时都有再次下岗的危险。“做了几十年的代课老师,现在我也只会教书了。不管以后怎么样,只要现在还能让我在这里教书,我就好好教下去。这或许就是我的宿命。”李淑梅喃喃自语。

  记者汤世亮通讯员曾治云 李林娟/文 记者汤世亮/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