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我的桂林我的国】1975年,中国农林科学院鉴定并推广杂交水稻——桂林水稻种植开启历史新纪元

来源: 桂林生活网—桂林日报 2019-09-11 09:07:52 我来说说 阅读
核心提示:杂交水稻落地桂林,不仅解决了桂林人“吃饱饭”的问题,而且直接改变了桂林水稻种植的历史走向,桂林水稻种植从此开启历史新纪元。2008年,全国农村工作会议上,农业部对获得“全国粮食生产大户标兵”称号的20位农民进行了表彰,临桂县茶洞乡登云村农民黄英胤是广西唯一获此殊荣的人,与全国各地产粮大户一起,受到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的亲切接见。

  “最开始我们大队拿出这片试验田种植杂交水稻的时候,大家心里都没有底,后来仅用了128天,水稻就可以收割了,而且亩产达到了470公斤左右,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后来我自己也尝试着繁育一些种子,但都以失败告终。”莫科生告诉记者,从那以后,他明白了从品种上解决问题才能真正提高粮食产量。大队的示范田也引起了周围村民的极大兴趣,但苦于缺乏种子,导致杂交水稻还难以实现大面积推广。莫科生选择到雁山农校进行学习,从此,与水稻结下了“别样”的缘分。

  莫科生告诉记者,随着杂交水稻高产示范效果越来越好,大家都意识到了困扰中国农民千百年的“产量低”难题可能在杂交水稻上实现突破,广大农民想要种植的愿望也愈加强烈。

  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以桂林地区农业科学研究所为中心,加上全地区12个县农业科学研究所,共同承担起了全地区和各县的杂交水稻新品种的引进试种、试验示范,以及杂交水稻新品种的试制和高产栽培技术试验,研究为全地区和各县推广杂交水稻新品种积累经验,每年地区种子公司都组织各县种子公司参观新品种的试验示范,选出本地区需推广的杂交水稻新品种。

  王世杰作为当时参与杂交水稻制种工作的一名员工,于1987年7月进入桂林种子公司。“通常说来,杂交水稻就是两个在遗传上有一定差异,同时它们的优良性状又能互补的水稻品种进行杂交,生产具有杂种优势的第一代杂交种。杂交水稻具有个体高度杂合性,杂种后代出现性状分离,所以就需要年年制种。”王世杰告诉记者,在1980年以前,桂林的杂交水稻种子90%都要从外地调入,之后的几年,桂林市场上的种子品种相对比较单一,从1987年底开始,桂林开始以成品杂交水稻种子为母本,广泛开展制种工作。

  “最开始制种的时候,没有多少经验和科研技术积累,条件也特别艰苦。我们在繁殖金优974的时候,由于花期预测出现了误差,导致当年损失很大,最后只能做到保产。”王世杰告诉记者,通过那次失败,他们积累到了许多宝贵的经验,然后他们顺利繁殖出了威优974、汕优974等一系列早稻品种,占全市早稻种子份额的三分之一。

  除了经验技术的缺乏,当时王世杰他们还要面临工作、生活环境艰苦的困境。据王世杰回忆,当时他们没有专门的制种基地,只能用当地农民的田进行制种,而且通常一块田与另一块田的距离比较分散,也较远。最极致的一次,王世杰和同事在水田间来回走了近30公里。在生活上,王世杰和同事们与当地村民一样,经常处于有一顿没一顿的状态,而且最艰苦的时候一年都没有通电。

  “自主选育种子很难,尤其是在配组方面很难成功。为了选育先丰A,我每年都要在桂林和海南之间来回跑,就是想着自己肯定能选育出一种米质优、产量高、分裂强、抗性好的种子。”莫科生说,1975年到2005年期间,由原桂林地区农业科学研究所(后来的桂林市农业科学研究院)育成汕优76等3个品种,全州县五里塘原种场朱德仁选育出威优90等。与此同时,桂林杂交水稻种植的推广速度也在飞速加快。

\

   2018年8月,全州县才湾镇山川村农民在收割稻谷。通讯员唐培穗 摄

  多年苦心经营,桂林的杂交水稻发展“百花齐放”

  “自20世纪80年代我国两系杂交水稻配组成功,90年代在南方稻作区快速发展,两系法杂交水稻也被列为国家‘863’计划重大关键技术和重大成功转化项目。”王世杰告诉记者,两系法杂交水稻是我国在世界上首先研究成功的一种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的新技术,其实就是简化了繁殖和制种程序,减少了种子生产环节,配组自由,稻种资源利用率高。

  “随着两系杂交水稻的推广,桂林的杂交水稻种子品种每年都以上百个数量增长,再也不存在缺种子的情况了,而且还可供市场优中选优。”王世杰说,随着桂林本地制种技术的成熟,越来越多的杂交水稻品种得以在桂林推广。

  2000年后,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的正式出台,种子市场全面放开,形成一套完善的“自产、代产、外调”种子的桂林种业新格局。开放的种子市场,为桂林的粮食逐年增产提供了有利的条件。2001年起,桂林市设立了市级水稻新品种展示区,由桂林市种子站专门组织适宜本市推广种植和区试有苗头的新品种集中连片种植展示,加速了新品种的推广和桂林市主导品种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