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桂林工业记忆】桂林这个厂80年代就承接了美国业务,连杭州厂都拍来电报求助(图)

来源: 桂林生活网 2019-07-11 08:46:31 我来说说 阅读
核心提示:1978年8月,我从华南工学院(现为华南理工大学)毕业后,由国家统一分配到原邮电部桂林通信机械厂(简称542厂)工作。正是在这一年底,我们党召开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全会的中心议题是讨论把全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从此,经济建设作为党的中心工作,科学技术工作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从1978年至2008年,我在该厂工作整整30年。前13年主要从事焊接技术工作,是30年中最有朝气、最有活力、也是成果丰硕的13年。


桂林普天通信设备厂职代会代表合影

  (三)、印制板波峰自动焊获得成功

  1989年,随着企业技术的快速进步和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542厂的主导产品程控交换机已形成了几个系列,产品批量大,生产工艺技术要求高。程控交换机的主要部件印制电路板的组装焊接,由手工插焊改为波峰自动焊。工厂购进了一台国产波峰焊机,因机器的性能不稳定,经常出现故障,直接影响印制板的焊接质量及生产进度。

  为此,工厂从厂长、总工程师到装配工,大家都很着急。最后,厂长与总工商量决定,从瑞士引进一台自动波峰焊机,机器是由瑞士公司香港分公司发过来的。香港分公司派两名工程师专程到桂林进行开机调试,其中一名工程师负责电气控制,另一名工程师则负责机械传动。试机那天,两位工程师进厂后马不停蹄,立即进入工作状态,各施其职,忙得不亦乐乎。遗憾的是,他们忙了半天,但试焊出来的印制板焊点大部分产生气孔,有的焊点甚至堆积起来,其状况惨不忍睹。到了这时,两位工程师相互埋怨,都认为对方出了问题,厂方的设备科长也沉不住气,责怪他们调试技术不过硬,要不就是设备有问题。

  我作为焊接专业的技术人员始终未离开现场,一直在观察分析产生焊接缺陷的原因,最后做出了判断,主要是两位工程师不熟悉焊接工艺技术,未能对症下药。我当时找到工厂的副总工程师蔡庆华反映情况,并明确提出焊接缺陷的产生是由于其中焊接工艺参数调整不当所致。蔡总听了我的反映后,同意我当场立即调整焊接工艺参数,果然不出所料,问题终于迎刃而解,在场所有人员皆大欢喜。蔡总为此还专门安排其夫人在家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当天中午,蔡总特意邀请我前往赴宴。

  印制板波峰自动焊获得成功,其实并非偶然。工厂刚从瑞士香港分公司引进波峰焊设备那一阵子,我即开始着急了。这是因为,波峰焊技术对我来说是生疏的,在大学的教材中只简单地提过,根本未系统学过。怎么办,只有硬着头皮抓紧时间钻研。由于时间紧迫,从签订协议、机器进厂到试机验收,时间不超过一个月,只能就近前往本市两家大型电子企业调研。没想到,人家压根不让进门,连最基本的情况都闭口不谈,更别提到现场参观。后来我从广州的同学了解到,此前在南京召开了一个全国性的电子设备及工艺技术研讨会,会后还把会上交流的论文汇编成册。为了尽快掌握波峰焊这门电子生产工艺技术,必须以最短的时间弄到这本书,为此我通过上海的同学从南京图书馆(具体负责汇编,分上下册)购得此书。我正是通过钻研此书掌握了其中的关键技术,在关键的时候解决了一个大难题,从而确保工厂主导产品程控交换机印制板波峰焊自动生产线的正常运行。

  通过这一项目的实践和探索,542厂在短时间内熟练地掌握了波峰自动焊设备性能及工艺技术。为此,善于搞新产品开发的蔡总萌发了仿制瑞士波峰自动焊机的想法,由于当时工厂的程控交换机生产批量大、任务重,因而蔡总的这一设想未能实现。为了让国内的同行能方便地了解和掌握外国波峰自动焊的设备性能以及大面积、多插件、高密度(这是通信工程制造工艺中印制电路板组焊的特点)印制电路板的波峰自动焊工艺,我将此成果及时地加以系统总结,并以论文的形式分别两次发表于国家级工业技术类核心期刊《电讯技术》。

  回顾自己从事专业技术工作十余年的经历,我从内心感到自豪。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一个全国人民跟着党齐心协力建设自己祖国的好时代。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能够在党的中心工作中做出一些成绩,真的是非常难忘的。我觉得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是应该在自己从事的领域走在队伍的前列,发扬刻苦钻研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要比他人承担更大的责任,承受更大的压力,要通过不断的探索和创新,推出具有创造性的成果,为企业创造显著的效益,为国家的科技进步做出更大的贡献。

  (刘岳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