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桂林工业记忆】桂林这个厂80年代就承接了美国业务,连杭州厂都拍来电报求助(图)

来源: 桂林生活网 2019-07-11 08:46:31 我来说说 阅读
核心提示:1978年8月,我从华南工学院(现为华南理工大学)毕业后,由国家统一分配到原邮电部桂林通信机械厂(简称542厂)工作。正是在这一年底,我们党召开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全会的中心议题是讨论把全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从此,经济建设作为党的中心工作,科学技术工作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从1978年至2008年,我在该厂工作整整30年。前13年主要从事焊接技术工作,是30年中最有朝气、最有活力、也是成果丰硕的13年。


桂林普天通信设备厂改制领导小组与企业改制工作人员合影,后排左起第5位为笔者为笔者(2007年)

  (一)、我到杭州522厂,不出三天即把问题解决了

  1982年,542厂承接了美国德立台阿姆柯公司TE型缝纫机电机的制造任务。经过全体技术人员的不懈努力,电机的各种加工技术已臻成熟,各项技术指标达到了商家的要求。我当年在542厂钣金车间负责焊接设备及焊接工艺技术。德立台公司TE型电机定子铁心的紧固要求必须采用焊接工艺技术,这项工艺技术当时在国内还未见报道,属于新技术新工艺。经过反复摸索,到了1983年下半年,我已熟练地掌握了这门工艺技术。

  杭州522厂(现为东方通信)与桂林542厂同属于邮电工业总公司(现为普天集团),两厂在同一时间承接了同一产品的制造任务。直至1983年8月,522厂的其他制造技术已掌握,唯独电机定子铁心的焊接质量仍未过关。他们曾于当年上半年从上海请了专业技术人员协助解决,结果不理想。又于当年8至9月两次派技术人员到542厂参观,最终仍然掌握不了这门技术。

  此前,542厂技术科的周科长特别提醒我,兄弟单位派人来了,不给参观是说不过去的,但是,不必介绍工艺技术的细节。这样,到了11月初,522厂向542厂拍了电报,要求尽快派人到杭协助解决电机定子铁心的焊接技术问题。对此,542厂技术部门不赞成派人前往,其理由是,两厂制造同一产品,说是兄弟单位,实际是竞争对手,真所谓教会了徒弟打师父。最后还是厂长表了态决定要派人去,理由是,兄弟单位要求援助,若不派人去,到时不好向总公司交代。

  我于当年11月底到了522厂,不出三天即把问题解决了,第四天即回到桂林。记得522厂为此专门制作了一面锦旗,还送了两大包龙井茶。回厂后,我问厂长两包茶叶如何处理,厂长说,既然你不好意思接受,那就送到厂办招待客人吧。当见到技术科周科长,他连呼我是傻瓜,问我为什么不在杭州多呆几天,把杭州游个遍才回来,我说在杭州连洗个热水澡都不方便,加之饭菜又不对胃口,所以还是想早点返回。周科长说,只要你提出要求,他们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西湖的风景秀丽迷人,西湖的龙井香气浓郁。然而,用辛勤汗水浇灌的技术创新之花,更加艳丽诱人,结出的果实更加香甜芬芳,回味无穷。

  回想起来,我之所以对电机定子铁心焊接这项技术掌握得快,取得良好效果,有一个人起到关键作用,他就是电机技术总负责人周威炎。周总于上世纪50年代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70年代末从哈尔滨汽轮机厂调到桂林542厂,他见多识广,有很强的进取心和事业心。我在摸索电机定子铁心焊接技术期间,由于他的经常督促和鼓励,使我才有了攻坚不畏难的信心和勇气。项目成功后,他建议我好好总结一下,并将其写成文章投到相关刊物。我即将此成果加以总结,并以论文的形式发表于工业技术类核心期刊《微电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