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上班第5天手指没了,仲裁过程中公司竟“不翼而飞”!法院最后这样判了...

来源: 桂林生活网—桂林晚报 2019-06-13 11:00:54 我来说说 阅读

  2015年6月中旬,木工苏先生作业时,左手食指不慎被锯断。伤情痊愈后,他拿着仲裁委的裁决书和工伤残疾十级认定书来到公司索赔时,发现这里已经人去楼空。原来,为逃避赔偿责任,苏先生前东家先悄悄更改公司名称,最后甚至直接注销了公司。无奈之下,苏先生只好向法院提起诉讼,将原公司的三名股东侯某建、卢某征及李某林一起告上法庭。

  近日,经七星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各部门作出的劳动关系认定和工伤鉴定的程序合法,依据的事实和法律清楚,决定和仲裁结果有效,原桂林香楠雅阁家具有限公司应负工伤保险待遇给付义务;三名被告作为该公司股东,是公司注销过程中的法定清算组成员,三人隐瞒工伤保险待遇给付的债务,对原告的利益造成了重大损害,应共同承担赔偿责任,遂依法判决三人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2万余元。

  上班第5天 手指没了

  2015年6月14日,苏先生接受工友邀请,来到香楠雅阁家具有限公司的工厂打工,从事实木家具制作。公司主管与苏先生协商约定,其薪资获取方式为无底薪,按件计费,多劳多得。但未就试用期和签订劳动合同的事项予以说明。由于苏先生经常在各种小作坊打零工,不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况也很常见,因此他并没有提出意见。

  上班第五天,苏先生正在给一张小靠椅制作椅背时,意外发生了。木材经过镙机时,裁线不知为何走偏,苏先生的手上瞬间鲜血喷涌,他大喊一声连忙缩回双手。工友们循声看去,只见苏先生的左手血肉模糊,食指末端晃荡着一个物体,凑近一看,竟然是一节指头。随后,工友们赶紧叫来主管,一同把苏先生送往医院救治。

  由于断指未能得到有效保护,苏先生的血管神经已全部坏死,当天晚上,医生为其进行了断指分离手术。随行而来的主管替苏先生支付了2500元治疗费用后,便默默消失在人群之中。此后,公司方面再无人出面前来探望苏先生和对后续治疗及赔偿进行交涉。因无钱支付后续治疗费用,苏先生在接受完手术后立即离开医院返回了全州老家。

  仲裁过程中 公司“不翼而飞”

  2015年11月,苏先生申请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对自己和家具厂的劳动关系进行认定,家具厂经通知未派人前来,仲裁委缺席审理后作出裁决,判定双方虽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苏先生受家具厂管理并安排工作,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

  2016年3月,苏先生向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这一过程中,家具厂仍然没有露面。更离奇的是,苏先生听工友说家具厂似乎已经悄悄改了名。由于工伤认定十分顺利,苏先生没有把这一迹象放在心上。但正是因为这个疏忽,给接下来的索赔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2018年初,苏先生拿着仲裁委的裁决书和工伤残疾十级认定书,再次来到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准备进行伤残补助金的仲裁申请。令他想不到的是,这次仲裁委对他的申请不予受理。

  原来,就在工伤认定之后不久,桂林香楠雅阁家具有限公司已经于2016年6月在工商管理部门进行了注销,注销公告刊登在当年4月21日的市级媒体刊物上。因为被申请主体“不翼而飞”,仲裁委无对象可裁,只能不予受理。苏先生又把公司的三个股东列为被申请人,但仍然不符合仲裁法的相关规定。

  面对这样的情况,苏先生懵了,可仲裁委方面也无可奈何,这样的事在他们看来也实属罕见。在仲裁委的建议下,苏先生决定直接向法院起诉试试看。然而,他在法院也碰了壁。七星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发现作为被告的桂林香楠雅阁家具有限公司在工商登记系统查询不到,作为应诉适格主体的对象不存在,案件根本无法审理,于是劝说苏先生撤回了起诉。

  公司不见了 原股东要赔偿

  面对无法仲裁又无法起诉的境况,想着正在上学的儿子和精神二级残疾的妻子,作为家中唯一劳动力的苏先生抱着厚厚的鉴定材料,几乎陷入了绝望。

  可苏先生的法律援助律师没有放弃,她反复梳理案件材料,终于从家具厂的注销手续里发现了问题。据公司法关于企业注销的程序规定,公司注销至少应在省级以上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刊登公告,而香楠雅阁家具公司仅在市一级的媒体刊物上刊发了公告,注销程序涉嫌违法。律师提醒苏先生,也许能以此认定注销无效,从而令家具厂继续承担工伤赔偿责任。

  2019年1月,律师带着苏先生再次来到七星区人民法院,以注销程序违法递交了起诉材料。

  这起涉及劳动者身体健康权利,又经两次起诉的疑难复杂案件引起了法院注意。立案庭主管负责领导召集相关人员专门就该案的立案依据进行讨论,讨论结果为企业注销程序是否可以倒流涉及的法律问题过于复杂,且偏离了本案的关注焦点,原告的诉求是寻找承担工伤赔偿给付责任的主体,根据工伤保险给付规则,企业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补助费用全部由企业承担,而本案涉及的企业已经注销,造成给付主体不清的后果,因此法院立案及审理的重点应为查明相关费用给付责任主体。基于此,原告仍以家具厂作为被告的起诉方式不妥。

  最后,法院建议苏先生及其代理律师直接以家具厂原股东作为共同被告,提起劳动争议诉讼,使案件得以顺利受理。

  接下来,立案庭又将该院具有丰富疑难劳动案件处理经验的法官确定为案件主审人。主审人详细研究卷宗和证据材料后认为,各部门关于原告劳动关系、工伤、伤残等级的认定和鉴定的过程无实质法律问题或程序法律问题,问题在于企业注销后原股东承担企业应负债务是否具有法律依据。在查阅了大量法律著作和法律条文后,主审法官终于在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条找到解决这一矛盾的关键钥匙。

  日前,在被告“照例”缺席的庭审上,七星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各部门作出的劳动关系认定和工伤鉴定的程序合法,依据的事实和法律清楚,决定和仲裁结果有效,原桂林香楠雅阁家具有限公司应负工伤保险待遇给付义务;被告作为该公司股东,是公司注销过程中的法定清算组成员,三人隐瞒工伤保险待遇给付的债务,对原告的利益造成了重大损害,应共同承担赔偿责任。依法判决被告侯某建、卢某征、李某林三名原香楠雅阁家具有限公司股东,共同赔偿原告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共计12万余元。案件受理费由三被告承担。

  目前,案件公告已经送至原告苏先生手中,被告方也正在送达中。

  记者蒋璇 通讯员李旻 余慧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