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这名副厅级干部几乎不收任何现金 为何仍落马了?

 

  原标题:浙江这名副厅级干部,曾多次拒贿,最后为何还是落马了?

庭审现场

  庭审现场

  站在审判席上,56岁的何加顺比半年前消瘦苍老许多。

  今年4月11日上午,绍兴市委原常委、宣传部原部长何加顺受贿案在台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检方指控,2010年至2013年下半年间,何加顺利用担任绍兴市委常委、绍兴县委书记、柯桥区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房产销售、项目建设等方面的请托事项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559万余元。

  7月2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何加顺犯受贿罪,被处以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随案移送的8件贵重物品和退缴的196万余元赃款,均被依法没收,并上缴国库。

  让很多旁听者印象深刻的是,在何加顺的主要违纪违法事实中,他几乎不收任何现金。何加顺本人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担任领导干部20多年间,曾经多次拒绝他人赠送的财物、股票。为何这样一个似乎有底线的干部,最后一步步滑向犯罪深渊?

  也曾多次拒贿

  何加顺在忏悔书中说,自己曾是个“不图所有”的干部。

  1984年,他参加工作第一年,就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此后仕途顺利,2006年初,何加顺赴新昌担任县委书记。

  命运恰逢其时地给他安排了一堂生动的廉政教育课。彼时的新昌,刚刚经历了一场反腐大风暴,多名县级领导干部因为收受大量现金被查处,这让何加顺第一次近距离受到了警示教育。

庭审现场

  庭审现场

  然而,县委书记这个位置毕竟非同小可,特别是后来升任绍兴市委常委、绍兴县委书记后,何加顺开始深陷各种不同目的、不同动机人员发起的强烈攻势中。

  从收受烟酒、衣物、保健品开始,他慢慢把收受礼品礼物定义为社会上一种“潜规则”,态度也从开始想退,到想退未退,再到后来的心安理得,甚至把我为你办事、你自愿送我物品看成是一种常态。

  曾经的“不图所有”,在何加顺内心逐渐蜕化为只要不收受现金就好。在他看来,这些东西往往价格比较模糊,即使组织查到也可以推说自己不知道确切价格。因此,2011年,在何加顺担任绍兴县委书记期间,当某环保科技集团法人洪某为感谢其在某印染污泥处理项目建设上提供帮助,送上一件价值279万元的“长瓜扁豆”青田石雕艺术品时,他没有拒绝。

  在贪欲中沉沦

  “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何加顺的“雅好”着实让一些别有用心者找准了方向。

  2011年,在何加顺为某房地产项目销售提供帮助后,某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沈某颇为“识趣”地分别于2011年、2012年春节前,2012年下半年送来价值4万元的象牙雕观音像1件、价值8万元的象牙雕螃蟹一对,以及犀牛角盘、犀牛角杯各1个。

  2012年前后,因为何加顺在绍兴县某文化博物馆项目建设上提供了帮助,绍兴某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赵某在事成后也立马奉上了两根价值8万元的象牙原牙。

庭审现场

  庭审现场

  回顾自己一步步走上犯罪道路的过程,何加顺总结一个重要原因是萌生了根植于内心的贪欲:物质的得与失、多与寡成为他衡量幸福的标准。再加上自认为为当地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何加顺渐渐变得飘飘然。

  在何加顺的袒护下,洪某的企业未通过招投标就取得了绍兴县某印染污泥处理项目的建设权,绍兴县还专门下发文件,将全县印染污泥垄断给洪某的企业处理。2012年7月,为感谢并继续求得帮助,洪某表示愿意将2006年购买的杭州富阳一套别墅以173.2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何加顺父母。

  为掩人耳目,双方达成协议,洪某收下何加顺夫妇在绍兴市区的一套价值156.4万元的商品房,另外再拿了一笔21.3万元的钱作为差价及相关利息。事实上,何加顺拿到相关合同时就已经知悉,税务部门是根据354.1万元的价格对这套别墅计征契税。

  此时的何加顺,已经从感慨被“围猎”,堕落为甘于被“围猎”。

  当场泪洒法庭

  2017年5月,省纪委监委第九纪检监察室收到从案管室移交的问题线索,反映时任绍兴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何加顺的妻子、岳父在绍兴市中心医院治疗时住VIP病房,费用却按普通病房结算。

  经调查核实,为求得何加顺对医院工作的支持,医院按医保报销额度55元/天收取床位费,远低于规定的580元/天,两人合计少付床位费17.5万元,且何加顺在知情后仍没有补交相关费用。

  后来何加顺在忏悔书中写道,自己当时已经完全被贪婪控制。

  何加顺不仅没有管住自己,也纵容家人与商人“深度”交往。妻子张某因此成为何加顺案件中一个特别的角色。何加顺坦言,在调到绍兴县的前期,自己对在金融系统工作的妻子还有要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个别企业与其联系的同时,与张某也有接触,他就慢慢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有这些,都是我平时没有严格执行党纪党规,按要求管好家属所致。”在忏悔书中,何加顺痛彻心扉。而庭审当天,在何加顺最后被法警带离时,面对庭下哭成一片的家属,也是泪流满面。

特别推荐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