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女子减肥7年花20万元体重翻番 做切胃手术后瘦9斤

 

  原标题:被减肥药减掉的青春

\

  李丽太想瘦了。

  她吃减肥药,药的说明书上写一天吃两次,李丽一天要吃4次或5次。她同时吃两三种减肥药,盼着能撞上一种有用的。7年间,“数不清”的胶囊、药片、冲剂进了李丽的胃里。

  她还去拔罐、埋线、针灸、火疗、健身……有的是细针扎在肚子上,有的是在脂肪堆积处铺上一层毛巾,大火在上面燃烧,有的是把特制的线埋进两条腿,让其融化在身体里。

  但是最终,体重秤上的指针还是顺时针走了小半圈。从18岁减到25岁,李丽体重翻了一番。

  体重称上的指针指向204,李丽最终对各式各样的减肥方法失望了。她决定切掉80%的胃。

  刚开始减肥的时候,身高1米6的李丽只有100斤。那时“瘦”在她眼里是一个数字,她说自己和表妹们一样追求“网红瘦”,“能接受的范围是80斤到90斤,超过100斤绝对不接受。”她对自己的身材不满意,“没有人觉得自己瘦,都觉得自己胖。”

  她几乎不用体重秤,只是偶尔去药店称一下。别人的眼睛可以充当体重秤。“当别人说‘又胖了’‘又胖了’的时候,我就想赶紧去换减肥药。”李丽的语气急促,换药是因为“没有用”,“没有人说瘦”。

  李丽曾享受过这种“瘦”的快乐,她吃一款如今已停产的减肥药,一个月内体重迅速减了29斤,体重到了90斤左右。街上卖的衣服“什么都能穿”的感觉让她开心,别人也说她瘦了,她更加自信。

  因为停药反弹,体重两三个月后便恢复原样。再后来体重反复变化,指针曾停留在150到160一段时间。去年下半年,因为月经不调,李丽吃了含激素的药,长到204斤。

  紧绷至不能穿的裤子和裙子都积在衣柜里,李丽没有扔,等着瘦下来再穿。她是个很爱美的女孩,但已经很久没逛街了。即使朋友邀请也会拒绝,逛街让她感到“手脚无处安放”。

  李丽不停地换减肥药,“万一哪个有效呢?我试一下。”从第一次在药店买回的肠清茶开始,李丽经历了果蔬瘦、左旋肉碱、泰国的瘦身丸和韩国的瘦身贴等几十种减肥药。有的药已经停产了,新的减肥药层出不穷。单左旋肉碱她就买过数十种。

  她说自己很少去主动搜索减肥产品,刷新闻时不断有减肥产品广告推给她,还有明星们的减肥秘籍,最终都会跳到购买链接,而她基本上都会买。

  李丽说自己嘴巴很厉害,有人说她胖,她会严肃地“怼回去”。但在她心里,减肥的念头从未消失。

  她把买来的减肥药包装全部扔掉,带有“减肥”字眼的也抠掉,药放在公司的单人宿舍。有一次她用韩国的一种瘦身贴,那是一张面积很大的膏药,可以盖住整个肚皮,要贴一两天。因为有“很重的中药味”,她喷了很多香水。

  “你吃减肥药的时候别人都会笑你,只有你瘦了人家才问你为什么瘦了。”减肥的事李丽连家人都没有说。

  有的药是口服,她饭前吃,饭后也吃。有的减肥药会让身体排出油。她不停地跑厕所,有时一天六七次,“有点高兴,感觉身体没有吸收这个油。”

  减不下来的脂肪让她愤怒,她上楼也越来越喘。李丽一生气,把在网上买过的减肥药都给了差评。因为给差评太多,淘宝平台认为账号异常,封了她的账号。

  李丽最终决定切胃。7月5日,她独自从老家坐了约4个半小时的汽车到成都,提着一个粉红色行李箱,里面没有装减肥药,入住医院时已是傍晚。

  李丽几乎把工资都花在了减肥上,有时候买减肥药工资不够她还会在网络平台借钱,这些年总共花了约20万元。这次做切胃手术,她没提前通知父母,“怕他们阻止。”她紧急开了三张信用卡,“我不可能因为没有钱就不去做”“想瘦的欲望太强烈了”。

  罗丹是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普外科的医生,负责李丽的切胃手术。在术前检查中,他发现李丽有脂肪肝、多囊卵巢和月经不规律等,如果不治疗,可能很难做妈妈。李丽也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差,有一次感冒引发支气管炎,她在爬山中途咳出了血。

  晚上入睡也越来越困难,李丽心慌得厉害,从凌晨一点到三点,李丽抱着手机从床头换到床尾,不停调整着入睡姿势。她早晨7点起床工作,有时会晕乎乎的。这是减肥药带来的副作用,罗丹说减肥药会引起血压增高,心率加快。

  “基本上可以肯定,现在临床上没有一个正规的、有专业素养、有医德的医生会去推荐肥胖患者使用减肥药”,罗丹说市面上的减肥药或是抑制摄食中枢,让人厌食,或是控制脂肪合成,或是让人排出水分,只能让体重短暂下降,但都会对身体产生伤害。

  罗丹还记得第一次见李丽的场景,他们谈了十几分钟。李丽“不笑”“有些冷酷”,罗丹感到“隔着一堵墙”。但罗丹说很理解,他接触过200多例肥胖患者,知道患者的“自卑”和“敏感”,“有时多看一眼,对他们内心都是巨大的打击。”他曾和几位肥胖患者出去吃饭,有人停下来看,其中一位患者冲上去生气地说“看什么”,甚至因此撞了车。

  手术前李丽把自己爱吃的炸鸡、烤鱼等全部吃了一遍,她担心之后不能再吃了。她甚至向医生提议切掉全部的胃,“为了瘦的更快些。”医生拒绝了,切胃后几天,她在医院的秤上称了下,瘦了9斤,“觉得瘦得不够快。”

  现在李丽的肚子上有一道术后留下的几厘米的淡粉色伤疤,她盼着尽快愈合。瘦下来她想出去旅游,也想去开个眼角。公司宿舍里还有两三盒没吃完的减肥药,她说“放那儿,想丢就丢了”。

  她终于告别跟着“流行”吃减肥药的日子了,手机里的一张照片提醒着她当初的模样,那时她有马尾辫、斜刘海和脸上的婴儿肥。她也开始阻止身边的表妹和朋友吃减肥药,“没必要吃,因为你已经很好了。”这些话她也想对18岁的自己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丽为化名)

  实习生 袁文幻

特别推荐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