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印象长征.红军走过的那些美丽古村_上畔塘

   \

  我的朋友蒋建刚告诉我,凤凰镇的上畔塘是一个当年红军走过地方,邀我们去调查核实。可我翻遍了我所有的资料,都找不出红军当年经过该村的记录。但他说的言之凿凿,且当地还有一个失散的老红军,不容人不信。

  一个阴雨绵绵的春日,我和县党史办的蒋廷松、县广电局新闻部邓琳主任、县文物管理所的王晖所长相邀一同去探寻事件背后的真象。  \

  上畔塘村位于桂林市全州县凤凰镇,距县城22公里,距镇政府所在地约4公里,距湘江大坪渡口约10公里,清时属建乡,现属于凤凰镇三塘村委管辖。旧时称为“旺塘”、“湴塘”、“畔塘”等,大抵是因为村子周边有不少天然水塘吧。村子的旁边还有一个下畔塘村。  

\

  从石塘前往上畔塘古村的故道,是一条宽约一米青石板路。形状各异的青石板被自然平整的拼放在了一起,青石板是桂北特有的大理石。石板路弯弯曲曲地穿过一片田野后,又拐了一个弯就到了村口。  

\

  在绵密的丝雨里,我们走近上畔塘。村子周围山秀水清,林木丰茂,古树众多。附近有高大的白面山、鬼仔山、大众山、平石山等,村前有两道潺潺的溪水不息地流淌。我们踏着悠闲的脚步,轻轻地走来,依然惊起了一群在水沟边觅食的白鹭,飞不远,又在另一块田边落下,人与自然是如此的和谐,我不禁有点痴了。  

\

  踏在古老的青石板上,穿梭在春天的田野里,吸一口带着泥土清香的清新空气,听着踢踢哒哒的脚步声,细细品味历史的变迁,我仿佛能感受到先人们匆匆的脚步。不知什么时候,天空中飘起了细雨,悄悄的,听不见淅沥的声音,象雾象雨又象风,柔柔地滋润着大地。  

\

  村口竖立着几块高大的旗杆甲石,彰显着该村先人的荣耀与辉煌。村子不大,始建于何时已无从考证,因为这里原来的唐姓和赵姓居民,自蒋姓搬来之后,又搬迁到了别处。如果仅从蒋明亨、蒋明道兄弟在这里定居算起,上畔塘村建村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明朝成化年间(1464-1487年之间),至今已有500余年历史。  

\

  据家谱记载,上畔塘村蒋氏族人乃三国蜀相蒋琬之后裔,是全州梅潭蒋氏十大房之一的城西隅蒋忠良枝后人。先祖蒋湘儁于宋咸淳4年(1268年)中举、咸淳7年(1271年)成进士,官昭州户录,诰授资政大夫。他是全州自宋代以来最早的进士之一。蒋湘儁曾孙蒋明亨(1434-1510,庠生)生五子:廷瓒、廷琬、廷美、廷璸、廷珊,这就是上畔塘村五房人的由来。“五房”人在上畔塘村定居繁衍,逐渐壮大,部分后人陆续迁往全州石桥头、大码堰、外枧、古留、才湾、田心、社公塘、班竹塘、大广塘、旷家、大坪等村以及荔浦县弓背村等地方。  \

  村中保存完好的明清古民居还有30多幢,最具代表性的是蒋家大院,被全州县人民政府于2012年公布为全州县不可移动文物。经过文物部门测量,蒋家大院及其附属建筑总面积(含古石板路、古石板桥、古井,古门楼以及民国民居、倒塌拆毁老宅遗址等)约一万多平方米,历史跨度涵盖清朝嘉庆以来到民国年间一百多年。主体建筑以徽派风格为主基调,曲弄幽巷,高墙深院,四合院,马头墙,小青瓦,人字顶,砖雕、木雕形象栩栩如生,花格窗棂浮雕玲珑剔透,令人叹绝,所有的建筑都透着一种古老沧桑的味道。布局之工,结构之巧,装饰之美,营造之精,文化内涵之深,在桂北都是不多见的,用县文物管理所王晖所长的话说,这是桂北地区明清时期官绅民间建筑的代表作。

  由于农村的贫困,大批村中的年青人都去城里打工生活,如今村中只剩下一些老人在此留守。大部分老房子无人居住,房屋因年久失修,有很大一部分房屋已倒塌,破旧不堪,偌大的村庄显得格外寂静。偶尔也会遇到一两位年逾古稀的老人,每逢有人到此寻访历史的足迹,他们都会热情地给你讲上几段有关老宅里的扣人心弦的故事。  

\

  在上畔塘蒋氏公祠前,现已年逾九十的蒋锦元老人和八十有六的蒋锦治老人给我们谈起红军过上畔塘和上畔塘抗日自卫队的故事。蒋锦元告我们,民国23年冬天,当时他七岁了,他们村来了一支300多人的队伍,后来知道他们是红军。他们穿着草鞋,衣裳破烂,没有粮食,又冷又饿,但是红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并在村中宣传抗日思想和主张。

  蒋焕熙当时在村里是远近闻名的大户人家,是前清官员,为八品教谕钦加五品衔奉政大夫,田地庄屋甚多,家境优渥。

  蒋焕熙顾大体识时务,了解红军是抗日的部队,连夜命长工磨米准备粮食。第二天就为红军准备了很多担大米,还资助了红军几百块花边(银元)以便红军购买生活用品。当时红军在上畔塘村住了一夜,红军战士就住在子昌公祠里。第二天他们就赶往大坪渡口了。  

\

  当年给红军磨米的作坊如今已经破败不堪。  

\

  值得一提的是,有一名小红军战士因为腿脚不便,身体虚弱,就留在了村里。据蒋伯寓儿媳回忆,那时蒋焕熙一家对小红军悉心照顾,熬药给小红军治疗身体,而蒋伯寓心善,天天送饭给小红军吃。这名小红军叫唐高,江西人,当时十四五岁。他让小红军安排住进了村旁的庵堂里,当时庵堂里面还住着蒋焕熙族中的堂妹一家,无儿无女。为了方便照顾小红军,蒋焕熙让小红军拜认堂妹为养母,堂妹夫家是安和人姓郑,家贫无依,回外家居住。庵堂周围还有不少祭田,也送给他们种菜种粮食吃。后来,唐高又给石塘仁甲村一唐姓裁缝做了三年徒弟,靠帮乡亲缝补衣服鞋子为生。他在上畔塘住了十多年,一直住到解放后才回到江西老家,而他也一直未娶,大概也是思乡心切吧。唐高离开上畔塘时大概三十出头,倘若他还在人世,现在也已经有将近一百岁了。  

\

  上畔塘抗日自卫队是一支响当当的队伍。这个队伍的大队长就是蒋涣熙的次子蒋伯衡。

  蒋伯衡之所以拉起这支队伍说来话长。这要从他哥哥蒋伯寓说起。蒋伯寓乃桂系陆军上校军官,曾任担任桂林市市长陈恩元的专职秘书和副官。全州沦陷时,他已解甲归田,从部队回到家里协助父母处理家政之事。1944年秋,日军侵入上畔塘村,进村后发现蒋伯寓的小儿子蒋锦鋆躲在茅厕,于是将其拖出暴打,不久其子便伤重去世。蒋伯寓悲愤万分,誓与日寇不共戴天。可是当时他重病在身,心佳力不佳。他二弟蒋伯衡年轻力强,且在国军里担任陆军少校。于是他将二弟招回,共商抗日保家大计。  \

  蒋伯衡为了保家御敌,义不容辞,将生死置之度外。蒋伯寓拿出所有的钱财支持弟弟购买枪枝弹药抗日。在他们的动员下本村有十多人加入了他领导的抗日自卫队,他们是蒋玉璇、蒋玉璲、蒋玉澄、蒋锦铿、蒋锦俊、蒋锦侠、蒋锦伋、蒋步兴、蒋业莘等。其中蒋锦伋是蒋伯衡的保镖,当时35岁,年富力强、结实有力。队伍很快就发展到了二三百人,驻地在今全州安和镇文塘村。他率队同日寇激战数十次,给予敌人有效杀伤,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为保卫家乡做出了一定贡献。

  在一次战斗中,蒋伯衡从凤凰塘底村率几个队员一路小跑追击4名日本兵,新队员好几次开枪都没打中日军,日军见状非常嚣张,马上压了上来。此时蒋伯衡沉着冷静,一枪撂倒一个,接连打死3名日军,击伤1名,日军见状纷纷后撤。但第二天只发现三具日军尸体,有一具失踪。另据村中老人回忆,当时在上畔塘村新塘发现一具日军尸体,身上有枪伤,推测就是那名当时没被打死的日本兵。

  在建乡(今凤凰、安和地区)一次夜袭中他率队用杀猪刀砍杀了二三十名日军,缴获了一部分武器弹药。

  另有一次,蒋伯衡率队在凤凰镇造化塘村围困住了一小股日军,日军躲在一座老宅中负隅顽抗,猛烈放枪。由于敌人火力较猛,为避免伤亡,他下令围而不破,与日军僵持,双方开枪对峙。到第二天清晨日军已经没有了动静,蒋伯衡预判到日军可能已经没有了子弹,于是命令部下冲进老宅中活捉了这股日军,经过清点,一共是9名俘虏,随后他将日军俘虏上交。

  最惨烈的一次战斗发生在凤凰镇洗马塘村。当时日军驻扎在庵堂山村,后来有部分日军在洗马塘村侦察时和抗日自卫队相遇,于是双方立马接仗,驻扎在庵堂山的日军主力获悉后纷纷涌进洗马塘村,人数大约有一两百人之多。当时蒋伯衡获悉后便率队联合内外建乡等地的抗日自卫队共三支抗日队伍一起围攻日军,战斗极为激烈,打死打伤日军众多(详数不明),但抗日自卫队伤亡也很大,达数十人之多。而日军为了报复抗日自卫队的袭击,也放火烧光了庵堂山村的所有民宅。

  还有一次,日寇突袭本村,蒋伯衡侧室唐夫人怀抱几个月大的女儿同乡亲一起逃难到山中躲避,日寇很快就搜索到了山里,这时候女儿开始哭啼起来,为了不被逼近的日寇发现,唐夫人忍痛用手捂住了女儿的口鼻!待日军走后,唐夫人才松开手,这时候才发觉女儿已经没有了呼吸……

  在共同的抗日斗争中,他们与中共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并肩战斗,相互支援,给予敌人沉重打击。当时游击队大队长杨庆祝尊称蒋伯衡为“大哥”,还试图做他的思想工作,拉其参加游击队,蒋伯衡考虑到大哥蒋伯寓生病卧床在家,小女又刚身亡不久,家中事务较多需要他处理便婉拒了杨队长。抗战胜利后,全州县政府还补偿了一部分粮食给蒋伯衡,后来他就做起小本买卖归隐田园。  

\

  蒋锦元老人说,古村虽小,但很有故事。你们来时,村旁的每一对旗杆石的背后都是一个故事,都能反映一个时代的变迁。据统计上畔塘村明清时期考取庠生、贡生、举人达27人(迁移出村的未统计)。其中考取文举人2名,武举人1名,庠生、贡生24名。有6人被封为奉政大夫,两人被封为武略骑尉,卫千总衔、候选千总1人,登仕郎、修职郎、文林郎、儒林郎若干,任直隶州判、直隶州教谕、知县、教授各1人,另有三人被“恩授正九品”。有“一门三举人、六大夫”之说。据统计目前该村保存旗杆石约有12对之多。

  古村的历史确实很丰富,采访时间很短,还有好多古村的秘密,来不及挖掘。天色已晚,到了离开的时候。  

\

  全州春天的天空就像一张娃娃脸,上午来的时候还是瓢盆大雨,傍晚离开的时候却已晚霞满天。一不小心把一把新买的雨伞丢在了古村,边样也好,留下一个念想,下次再来深挖古村的故事。

  沿着鹅卵石铺就湿滑村道,在热情的乡亲们的陪送下我们踏上了归途。回望古村,整个村子是那样的宁静安详,池塘、祠堂、绿水、青山、白鹭、晚霞,寥寥(袅袅)炊烟,还有遍地的油菜花,一点也没有商业气息,路上所遇见的村民都是那么的淳朴!仿佛这里就是世外桃源。  

\

  发现了什么?  

\

  世外桃园不过如此吧?!  

\

  老人、古道、古村,夕阳西下。  

\

  陆离斑驳的马头墙,再也没有一马当先的气势!  

\

  蒋焕熙宅邸共有三级马头墙六面,墙头边上塑造有龙赏荷图案,亦很罕见。

  \

  各座宅第门头均装饰有门匾以及彩绘、灰塑,有各种吉祥文字和古代人物花鸟图案等,观赏性较高,为典型的徽派建筑风格。  

\

  目前整个古村内保留有几乎完整的古石板路、鹅卵石古道,另外有数条几百米的石板路延伸至山中,仍保留完整未被破坏。(文/绿树村人)

 

特别推荐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

热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