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改革开放40周年·桂林印记:一九七九年沐浴改革开放春风 桂北大地充满生机

核心提示: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热烈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是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的重要举措,是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蒋榕珍珍藏的1979年七星区成立之后召开的第一次先进集体、先进生产(工作)者代表大会照片。(记者桂晨翻拍)

  私营经济盘活:个体经济走向春天

  1979年11月12日,中共中央批转中央统战部等6部门提出的《关于把原工商业者中的劳动者区别出来问题的请示报告》。《报告》指出:1956年对私营工商业实行公私合营时,把一大批小商、小贩、小手工业者以及其他劳动者统统称为私方人员,按资产阶级工商业者对待。这个问题长期没有得到解决,当前应明确他们本来的劳动者成分。据相关数据统计,文件下达后,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桂林市有70万小商、小贩、小手工业者被从原工商业者中区别出来,恢复了劳动者身份。1979年12月20日,桂林开始以市服务公司为试点,区别小商、小贩、小手工业者和其他劳动者。

  “1978年以前,大街小巷所有的商铺全都是国营或者集体的。比如,市服务公司管理发,市食品公司管国营饭店、米粉店等,没有个体户,大家都只有一种身份,就是工人。味香馆是桂林的老牌米粉店,老乡亲饭店是以面食为主。我是厨师,还有几个同事管收银、收碗什么的,吃米粉、吃饭的人排长队。”今年63岁的贺明至今记得1978年刚刚进入市食品公司时的情景。

  随后,桂林的个体经济也开始出现。据资料显示,1979年,解放东路开了一家“良友米粉店”,是市中心一带最早的个体米粉店之一。在那个二两卤菜粉不仅要收两毛钱,还要交粮票才能买的年代,个体米粉店是一个大胆的尝试,也让贺明看到了改革的方向。“国家鼓励劳动致富,干个体也是支持国家建设。”贺明说。

  与此同时,一些企业、工厂因为经营不善,不少工人选择停薪留职或跳出体制,自谋出路。1979年,在翻胎厂工作的石正忠从厂里离职,在文明路口摆了一个露天补鞋摊,成了我市最早一批个体户之一。1980年7月25日,原临桂县五金厂职工秦小六保留工籍,自谋出路,拿着老母亲借给他的200块钱到县书店仓库选购图书后,到乐群市场门口摆起了书摊。

  1981年市个体劳动者协会成立,个体经济开始渐渐活跃起来,不少集体公司也开始转型。1982年,市第二饮食公司成立,实行独立经营,自负盈亏。“当时的国营饮食门店多处于繁华商业区,以承办筵席宴会为主。1982年火车站附近也有了个体小饭店,主要以大众家常菜为主。”贺明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小饭店急缺厨师等技术人才,所以他和很多同事开始尝试做起了“兼职”,在休息日到小饭店打工,增加收入。1992年8月,市饮食公司与市服务公司、桂林饭店合并组建桂林市饮食服务总公司,探索“国有民营”的经营路子。“总公司开设了饮食原材料、炊具总汇两个门店,经营调味品、粮油、土特产、器具、饮料等5个种类80多个品种。桂林酒家、同来馆、老乡亲饭店等根据各自经营特点,实行内部招标、承包,将企业的经营效益和职工的切身利益直接挂钩。”贺明回忆,这些举措让企业进入市场的同时,也将职工引向市场。一些原来在体制内的厨师甚至选择停薪留职,自己开起了小饭馆。“那时候,大家都很感谢改革开放的政策。毕竟单纯依靠国营或集体管理餐饮确实活力不足,餐饮本身就应该是一个百家争鸣的行业,开放个体经济既满足了市民对美食的追求,也让大家的钱包鼓了起来。”贺明告诉记者。

特别推荐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

热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