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深圳特区首任市委书记逝世 他被称中国“孙悟空”

 

  原标题:中国的“孙悟空”走了|深圳第一任市委书记吴南生病逝

  “面对当时重重阻力和压力,我和我的同事们有过‘约法三章’:只做不说,多做少说,做了再说。总之就是一句话,要趁那些反对办特区的人糊里糊涂弄不清楚看不明白的时候把经济搞上去再说。”

主管特区工作时的吴南生。图片来自网络

  主管特区工作时的吴南生。图片来自网络

  2018年4月10日16时19分,深圳特区第一任市委书记、广东省政协第五、六届主席吴南生在广州病逝,享年96岁。他的秘书张宜光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

  吴南生是广东经济特区的主要奠基者之一,1979年3月,他向中央提议广东改革开放先走一步,划出一块地方,用各种优惠政策把外资吸引进来。邓小平说,就办成特区。

  铁幕拉开,中国大变革的时代轰然来临。当年,在创办特区时,吴南生主动请缨,提出“广东先走一步”,并说出“要杀头先杀我”的豪言。

  改革开放已走过40年,吴南生的一生也就此定格。

  “南生,你去当中国的孙悟空吧!”

  吴南生的名字总是和深圳经济特区的建设联系在一起。他是广东经济特区主要拓荒者。从1979年起,他负责筹办广东省三个经济特区,任广东省经济特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兼深圳市委第一书记、市长。

  他曾在多个场合回忆,那是“提着脑袋办特区”。

深圳第一位市委书记吴南生。图片来自网络

  深圳第一位市委书记吴南生。图片来自网络

  1979年1月,广东省委分工吴南生到汕头去传达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他在家乡汕头看到了不忍直视的一幕:楼房残旧不堪,摇摇欲坠,道路坑坑洼洼。打电话十次有九次不灵。整个城市经常停电,夜里漆黑一片。自来水管年久失修,下水道损坏严重,马路污水横流……

  吴南生回忆,在汕头的那段时间睡不好觉,闭上眼睛就想:“我们当年豁着性命扛起枪杆闹革命,可不是为了换取眼前这样一副江山啊!”有朋友提议,敢不敢办台湾那样的出口加工区?敢不敢办自由港这类的东西?

  朋友的话启发了吴南生。在省委常委会上,吴南生在汇报工作时说,建议在沿海划出一片地方,用各种优惠政策吸引外资。吴南生主动请缨,“如果省委同意,我去办。要杀头就杀我。”

  很快,吴南生的想法得到了中央支持。邓小平给了三句话:“就叫特区嘛,陕甘宁就是特区。中央没有钱,你们自己搞。要杀出一条血路来!”

  1979年7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广东省委、福建省委的两个报告(即著名的1979年中央50号文件),决定对广东、福建两省实行“特殊政策灵活措施”,决定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试办“出口特区”。这为后来中国经济的起飞奠定了基调。

  时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习仲勋对吴南生说:“南生,你去当中国的孙悟空吧!”随后,吴南生全力负责三个特区的规划和筹建工作。

1980年,吴南生(前排左三)、吴健民(前排右二)陪同谷牧(前排左二)、考察珠海。图片来自网络

  1980年,吴南生(前排左三)、吴健民(前排右二)陪同谷牧(前排左二)、考察珠海。图片来自网络

  筹划特区的第一件事,是立法。吴南生曾回忆说,两千多字的《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从起草到公布,修改13次,只用了一年时间。随后,他又陆续解决了蛇口工业区的问题、组织108人的规划设计图案,绘制经济特区的蓝图……很快,深圳偷渡、外逃现象消失了。

  “我们办特区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就是,特区要闯出一条改革经济体制的路子。”吴南生曾回忆说,“说白了,就是要改掉那种苏联模式的、自以为是的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的路子。”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了。1984年春天,邓小平到深圳、珠海,看到经济特区确实办起来了,老人家很高兴,为深圳、珠海题了字。回到北京后,他向中央提议,开放全国14个沿海城市。

1984年春,邓小平视察深圳、珠海后与吴南生等合影。前排左起:吴南生、马万祺、邓小平、马万祺夫人、卓琳。图片来自网络

  1984年春,邓小平视察深圳、珠海后与吴南生等合影。前排左起:吴南生、马万祺、邓小平、马万祺夫人、卓琳。图片来自网络

  吴南生后来总结深圳特区对中国改革开放的贡献时说,特区最大的功劳就是突破,把市场经济引进来了,应该说中国的市场经济就是从特区开始的。“从深圳、珠海、汕头开始,到珠江三角洲,到全国。我说市场经济是个没有腿的巨人,他走到哪里,谁都顶不住的。引入了市场经济,使中国经济进入了世界经济大循环。”

  晚年:推动潮剧复兴和发展、热心公益

  吴南生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说,他出生在汕头市的贫民窟,父亲在汕头小公园骑楼下修理钟表,是工会积极分子。读小学时,他就开始读蒋光慈的《少年漂泊者》、鲁迅的《故乡》等许多文学作品,已经能写两三千字的文章。

  据《南方日报》报道,1935年, “一二九”运动爆发,吴南生写了一篇名为《评萧红的〈生死场〉》的文章,发表在《星华日报》上,笔名叫“左慈”——《三国演义》中掷杯戏曹操的狂道士,“那时觉得他很厉害,代表正义的声音。”那年吴南生14岁,得了2元稿费,堪称一笔巨款。

晚年的吴南生。图片来自网络

  晚年的吴南生。图片来自网络

  吴南生回忆,当时父亲失业十年,心情不好,动不动就拿挑水的绳子打他,“我很硬气,就是不哭,他就愈发生气地打。现在好了,妈妈劝他,不能再打了,孩子已经长大,会在报纸发表文章了。从此以后,爸爸就没再打我了。”他陆续发表了不少进步文章,成了汕头市小有名气的作家。

  因为发表这些文章,引起了老党员的关注,并在1937年8月破格入党,并参加革命。

  1945年日本投降时,吴南生回忆,整个延安都沸腾了!没有电灯,大家就点亮火把,在一个个山头、窑洞间传递喜讯,我们还把破布点燃,跳着,唱着……

  吴南生见证了共和国的成长史,并成为深圳改革开放的开拓者。

  在改革闯将之外,吴南生还是一位富有才华的作家、书法家和书画鉴赏家。

吴南生与启功切磋书法艺术。图片来自网络

  吴南生与启功切磋书法艺术。图片来自网络

  他对潮剧颇有感情,参与和创作了一批有代表性的潮剧剧目。在上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中期,曾力推将《苏六娘》、《荔镜记》、《告亲夫》、《闹开封》、《王茂生进酒》、《刘明珠》等剧目,拍成电影,发行海内外,让潮剧成为全国知名的大剧种。

  96岁高龄时,他还在关心广东戏曲走出广东、走向世界的问题。据媒体报道,吴老在与广东潮剧院的领导和演员们交流时,特别叮嘱一定要把戏曲的字幕做好,让听不懂广东方言的观众看得懂、欣赏到广东各个地方剧种的独特艺术魅力。

  作为广东省公益事业促进会的终身荣誉会长,吴南生一直热心公益。2012年,在报纸上看到梅州三姐妹没钱交学费的报道后,他连晚饭都顾不上吃,打电话给广东省公益事业促进会,辗转找到三姐妹,把大学四年的学费统筹安排处理好。后来在接受采访时,吴南生说:“要重视这件事。出现这样的事情后,大家伸手拉一把。”

  后来,吴南生还倡议,广东省公益事业促进会开展“圆梦大学”的项目,资助梅州、河源、揭阳、汕头、潮州5市106名考上重点大学的困难学生。促进会还与南方日报联合设立“广东大学生重症救助基金”,筹集200多万元善款,已救助15名贫困重症大学生,其中吴南生带头捐赠60万元。

  人物生平

  吴南生:

  1922年出生于广东省汕头市,1936年参加革命工作,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75年后,他任广东省委常委、省委书记。

  1979年初,吴南生负责筹办广东省三个经济特区,兼任省特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同时兼任深圳市委第一书记、深圳市长。

  1985年任广东省第五、六届政协主席。

  2018年4月10日16时19分,因病医治无效,在广州逝世,享年96岁。

  (本文综合整理自南方日报、羊城晚报、广州日报、汕头日报、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

特别推荐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

热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