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全州12岁男孩被拴铁链6年,背后原因让人无奈

 

  桂林生活网(桂林晚报首席记者申艳)12岁,正是阳光般灿烂的年龄,而全州一个12岁的小男孩却长年被铁链拴在家门口,已经6年时间。4月4日,记者见到了那个男孩,他母亲称铁链拴儿子的行为实属无奈。

  小男孩被铁链拴家门口

  4月4日上午,记者来到全州县凤凰镇三塘村委夏家村,在一座红砖楼房前,一个小男孩坐在家门口的水泥门槛上。

  男孩眉头紧锁,静静地望着地板发呆,他上身蓝色短袖T恤,下身深蓝色运动裤,脚上是一双拖鞋,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如果不是被一条铁链拴着的话,他看起来就跟普通的农家孩子一样。铁链一头缠在小男孩左脚脚踝上,上面锁着把挂锁,另一头系在他身后的家门上。

QQ图片20180407184452.jpg

被铁链拴住后,小强只能移动这点距离

  见到生人,男孩迅速起身,笑着打量,目光最后停在记者手中的手机上,还把手伸过来。但有铁链的束缚,他没法靠近,他只好弯腰去扯铁链,试图摆脱束缚。

  这时,一名中年妇女从旁边大门走了出来说:“你不要给他手机玩,他会把你的手机摔烂去的。”

  小男孩智力方面有问题

  这名中年妇女姓邓,42岁,是小男孩的母亲。

  邓女士一共有3个孩子,小男孩是大儿子,叫小强(化名),今年12岁。

  “医生说小强智力有问题,天生,二级残疾。”邓女士说,她先后带小强去桂林市区和全州县城的医院看过病,但因为家庭贫困,他一直没法接受系统的治疗。现在每天靠吃药来控制病情,虽然小强每个月有50元残疾补贴,但还是不够买药的钱,他每个月药钱接近200元。

QQ图片20180407184510.jpg

  “要是不吃药,小强晚上整夜不睡觉,也不愿躺床上,在家跑来跑去,要么扯墙上电线,要么拆父亲的手机,连家里的电视遥控器都被他拆烂过。”邓女士。

  邓女士说,小强虽然不会说话,但耳朵能听得见,也听得懂话。“他喜欢和两个妹妹玩,有时会抢妹妹手里吃的东西,我喊他不要抢,他还是会听我的话。”

  邓女士说,小强除了智力和语言能力有问题外,他双手也有问题,抓东西的时候有些发抖,所以没法拿筷子吃饭,都是用手抓饭菜吃。

  拴铁链是实属无奈之举

  邓女士说,小强5岁多的时候就开始被拴了,至今已有6年了。刚开始拴的是草绳,可他自己能解开,才改成铁链,铁链要是不上锁,他一样能打开。

  “又没钱给他治病,不拴住他不行,他老是往外面跑,一年要跑出去10多次,甚至半夜都跑出去过。外面车又多,要是出了交通事故就麻烦了。急得家里人到处找。有时是其他村村民看见了帮拦下,打电话喊我去接。有时候是派出所民警帮找到送回来。”邓女士说,丈夫要出去干活,家里就他一个劳动力,全靠他一个人支撑。二女儿读书了需要接送,小女儿5岁也需要人看管,家里还有一个80多岁的公公,老人双腿走不了路,也需要人照顾。她根本没法成天盯着小强。

  “小强晚上睡觉的时候没有拴他,还有我白天不用做事的时候也不拴他,可他不听话啊,一不留神就跑了,我现在都想成天拴着他。”

QQ图片20180407184506.jpg

  邓女士说,3天前那个上午,她没有拴小强,让他在房里看电视,她准备去淘米做午饭时,还拿了面包给他吃,心想能哄住他不要跑。然而,当邓女士淘好米回头时,发现面包被小强吃了一半,人却不见了。后来是隔壁村村民看到小强,给她打电话,她才赶去把人接回来。

  邓女士告诉记者,小强还爱玩火,3年前的一天,她和丈夫在家,便没有拴小强,谁知小强趁大人不注意,跑到厨房玩火,还点燃自己的裤脚,结果把小腿烧伤了一大块,后来是敷草药敷好的,现在还留有明显的疤痕。

  邓女士也知道这样一直拴着小强不好,毕竟他一天天长大了,她和丈夫一天天变老了。“我也好想有钱给他治病,能治到不拴他他也不乱跑就好了,如果他能生活自理,我老了也就放心了。”

QQ图片20180407184514.jpg

  村委干部正着手寻求帮扶

  4月7日,三塘村委妇联主席蒋水秀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她知道小强个人及家庭情况,村委干部也很重视,在政策帮扶上也是倾斜他们家的,给了他们家贫困户和低保户补助,每个月有1000多元的补助。另外,小强每月也有50元的残疾补助。

  邓女士家是三塘村委第一书记肖莹富扶贫的帮扶对象。肖莹富告诉记者,今年3月份开始,他对接邓女士家开展扶贫工作,他第一次去邓女士家走访是跟村支书一起的,了解到了小强这个情况后,他当时就跟邓女士夫妇提出,这样把孩子拴着也不是个办法,他们说了这样做的难处,也是为了孩子安全考虑。随后,他又跟村支书也讨论了这事,村支书表示村委能帮助的都帮助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肖莹富也多次去邓女士家走访,也给小强买了衣服、裤子和鞋子。他还发动身边的朋友一起去看望过小强,给他带去了一些慰问品。

  这些日子,肖莹富也在考虑如何帮助小强,他从邓女士夫妇那里了解到,他们作为父母也不清楚小强到底患了什么病,他们只笼统地说是智力问题,生下来就这样。还说去医院做CT检查,小强不愿配合,最后不了了之。

  肖莹富告诉记者,他和村支书商量过,等清明节假期过完,他们一起去跑下县残联和民政部门,看小强这样的情况有没有相关的帮扶措施。肖莹富计划先搞清小强的病情,然后看有没有治好的可能。

  广西桂盟律师事务所涂政律师认为,由于小强存在智力方面的问题,邓女士作为监护人,出于善意考虑,把他用铁链拴住,防止他被别人伤害,也防止别人伤害他,主观上不构成虐待,这种做法不违法。但是,这种办法不利于患者病情好转,应该及时送孩子就医,及早将孩子身上的铁链拿掉。如果家里缺少医疗费用,她可以向政府部门求助,或者向社会寻求爱心人士帮助。

特别推荐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