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俄罗斯大选观察:如果普京不参加选举 我们选谁呢

 

  原标题:俄罗斯大选:“如果普京不参加选举,我们选谁呢?”

  39%的被采访人表示

  如果普京不参加选举

  他们将不知道把选票投给谁

\

  俄罗斯大选:“独角戏”和“陪跑人”

  本刊特约撰稿/李明富

  本文首发于总第836期《中国新闻周刊》

  相比于俄罗斯总统普京直到2017年12月6日才宣布参选,他的“政敌”们早早就宣布了将参与2018年总统竞选的消息。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席帕姆菲洛娃28日表示,自选举活动开始至今,委员会收到了51份有关提名俄总统候选人的通知。

  除了弗拉基米尔·日里诺夫斯基、根纳季·久加诺夫、格里戈里·亚夫林斯基等传统的对手之外,还有三名女性也宣布将参加2018年总统大选,包括俄著名艳星叶莲娜·别尔科娃、女记者兼歌手叶卡捷琳娜·戈登和女主持克谢尼娅·索布恰克。

  不过,总体来看,普京参选的政敌主要是传统“陪跑团”和现代“娘子军”。现任总理梅德韦杰夫则表示会继续从政,但在这一政治周期内不会参选总统,他的潜台词是不会与普京竞争总统宝座,但仍然会在普京下一个任期中担任要职。

  普京华丽登场,政敌相形见绌

  “我将参加俄罗斯联邦总统选举。没有比这更合适的的地方和更恰当的时机来宣布这一消息了。”俄罗斯现任总统普京在2017年12月6日出席高尔基汽车厂85周年庆典活动时,对台下汽车厂工人说出了这番话。

  关于普京是否会参加2018大选的话题各界关注已久。此前,普京曾在多个场合被问及是否将参加2018年大选,但他都没有做出正面回应。

  但就在国际奥委会宣布禁止俄罗斯参加2018年2月在韩国平昌举行的冬奥会的次日,普京选择在高尔基汽车厂宣布参选。对于时机和场合的把握,普京再次表现出作为重要政治人物的成熟与老练。

  普京不急于宣布参选消息,主要出于大局考量,他究竟是要代表政党出战,还是以个人身份参选,都需要从长计议。此外,这在策略上也有“后发制人”的考量。如果普京过早地宣布参选,反而会成为舆论对象,成为矛盾焦点,过早消耗支持者的热情,产生审美疲劳。而当人们对其他参选人拉票造势行为感到疲倦时,普京再以一位成熟理性的政治家形象华丽登场,对手的形象也就相形见绌了。

  俄罗斯《观点报》报道称,在国际社会加大对俄制裁、俄罗斯被取消平昌冬奥会参赛资格的背景下,普京宣布参选“能将俄罗斯社会和总统团结在一起”。

  2018年3月的俄罗斯大选结果并没有多少悬念,即便普京自己曾坦言,来自国内外的力量都试图削弱他的领导和影响。

  俄罗斯反对派主要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尔尼,被认为是普京最强有力的竞争者,但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以纳瓦尔尼曾被判缓刑为由,裁定他没有资格参加总统大选。律师出身的纳瓦尔尼在反对派力量中拥有重要地位和影响力,他早几年参加过莫斯科市长选举,得到超过四分之一的选票。

  在目前已宣布参选的候选人之中,俄自由民主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和俄共主席久加诺夫被认为是最老的“陪跑者”,从上世纪90年代一路“陪跑”至今,已经古稀之年的两人仍然没有合适的接班人,只能自己坚守在一线,为党派发声。

  俄罗斯“亚博卢”党创始人亚夫林斯基虽然宣传声势浩大,但效果甚微,从2016年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的结果可以看出,“亚博卢”党并没有收获理想的支持率。

  反对派中最大的亮点当属女主持人克谢尼娅·索布恰克。2017年10月18日她宣布参加俄罗斯总统大选,并公布了自己参选网站的链接,引起舆论轰动。

部分参加俄罗斯总统竞选的“娘子军”:(左至右)俄著名艳星叶莲娜·别尔科娃、女记者兼歌手叶卡捷琳娜·戈登、女主持克谢尼娅·索布恰克。图/视觉中国

  部分参加俄罗斯总统竞选的“娘子军”:(左至右)俄著名艳星叶莲娜·别尔科娃、女记者兼歌手叶卡捷琳娜·戈登、女主持克谢尼娅·索布恰克。图/视觉中国

  克谢尼娅·索布恰克生于1981年,其父是俄政坛重要人物索布恰克,是普京的导师和政坛引路人。克谢尼娅管普京叫叔叔,有媒体称,普京还是她的教父。有趣的是,有着这份特殊关系的两人在政治上却相悖而行。

  今年36岁的克谢尼娅刚刚达到俄罗斯总统参选人最低35岁年龄要求。虽然年轻,但名声大噪的克谢尼娅已经做了很多“坑叔”的事。早在2011年,克谢尼娅就跟后来遇刺身亡的俄罗斯知名反对派、前副总理鲍里斯·涅姆佐夫一起,在莫斯科萨哈罗夫大街举行“诚实选举”反普京大示威,并于2012年5月6日在博洛特纳亚广场参加集会,要求普京退出政坛,扬言要发动百万人大游行。

  选举不仅关乎将来,也关乎一个结束

  虽然刚开始宣布参选的候选人数较多,但很多候选人可能因为收集不到足够多的签名或者不符合宪法要求,最终不能参与选举。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教授奥列格·马特维切夫认为:最终获得竞选资格的人数不会超过五个人。他还预测称,普京的得票率不会比往届低,应该在60%到70%之间;其他候选人当中,没有人的得票率能够超过10%。

  不过,在俄罗斯现实政治中,普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反对派。因为反对派的存在不仅不会影响普京最终赢得大选的结果,反而有助于他更好地赢得胜利。

  2016年俄罗斯联邦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布的俄罗斯第七届国家杜马选举中,全国仅有5200万人参加投票,这一数字占整个俄罗斯选民人数的47.8%。这一投票率创下了近年来的新低,远低于1993年的54.81%、2003年的55.75%、2007年的63.78%和2011年的60.21%。低投票率已是俄罗斯政治生活的一大问题。虽然俄罗斯早就取消了选举中对最低投票率的规定,但面对没有悬念的总统选举,如果反对的声音过于微弱,民众如果失去兴趣,大量民众不参与这项重要的政治生活,那么在一场“独角戏”中赢得大选也就索然无味了。

  俄罗斯媒体的一项调查显示,39%的被采访人表示,如果普京不参加选举,他们将不知道把选票投给谁;17%的人表示将会弃权,12%的人将会放弃选票。另有调查表明,70%的受访者支持普京继续担任总统一职,其中,67%的俄罗斯年轻人愿意在2018年俄罗斯总统选举中为普京投票。

  当普京的第四个总统任期开启已经不具有多少悬念时,相比普京在这个任期里会做什么,外界更为关注的是普京时代结束之后的俄罗斯会走向何方。这也是让大选结果没有悬念的普京留给俄罗斯的最大悬念。

  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瓦列里·萨洛瓦认为:“(大选)这次投票,不仅仅是关乎将来,也是关于一个结束。”萨洛瓦教授所说的关于结束,就是关于普京时代的结束。

  如今俄罗斯反对派并没有形成能够从根本上扭转俄罗斯政治结构的气候,它们关于俄罗斯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并没有提出什么有效的战略,通常只是一味地抨击当局者,就像克谢尼娅的“反对所有人”一样停留在口号层面。

  萨洛瓦指出:“俄罗斯不会出现第二个普京。政治人物退场时,所创立的制度也会随之退出历史舞台,所有靠这些制度支撑的相关联系也随之而散。”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特别推荐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