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乡干部套取百万扶贫款大吃大喝:每天2瓶白酒1条烟

 

  原标题:每天两瓶白酒、“独爱”年份茅台。。。。。。这些落马官员都是“酒蒙子”!

  [编辑/刘姝蓉 统筹/陈威]中国纪检监察报今日(1月5日)报道了沈阳一乡党委书记套取近百万扶贫款大吃大喝被“双开”的相关情况。据审查人员介绍,沈阳某乡党委书记杨宇新所套取的扶贫资金用于个人挥霍。他几乎逢酒必喝,逢场必至,平均每天消费香烟1.2条、白酒2瓶,当地群众送他外号“杨二蒙子”。

  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公开报道中,“酒蒙子”官员不在少数。2017年9月,贵州省委办公厅、贵州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贵州省公务活动全面禁酒的规定》:公务活动一律禁酒,被称为“最严禁酒令”,浙江、黑龙江、吉林、安徽、新疆、湖南等多地均已出台禁酒规定。媒体称,“禁酒令”一出,公务接待中饮酒现象虽然比以前大大减少,但是依然有一部分官员戒不掉酒瘾,顶风违纪。不断升级的“禁酒令”要应对的,正是那些本身也在升级的官场饮酒乱象。

\

  乡党委书记套取百万扶贫款,每天两瓶白酒一条烟

  中国纪检监察报今日(1月5日)刊发的“每天两瓶白酒一条香烟”一文中称,去年8月,沈阳市纪委在对扶贫资金使用情况进行检查时,发现了杨宇新套取扶贫资金问题线索,并对其进行立案审查。随着审查工作的深入,一只利用职权疯狂攫取财政和扶贫专项资金500余万元的“硕鼠”渐渐现形。

  据悉,康平县是沈阳市唯一一个省级扶贫开发重点县,贫困人口占到全市贫困人口70%以上,而柳树屯乡又是县里远近闻名的贫困乡。面对如此境况,杨宇新在担任乡党委书记后,考虑的不是如何带领全乡群众脱贫致富,而是打起了扶贫资金和物资的主意。

  2015年起,他指使下属采取虚构工程项目的方式,伪造工程合同及验收报告,并令人冒用他人身份先后注册成立了两家“皮包”公司,专门用于虚开建筑类发票,总共套取财政和扶贫发展专项资金518万余元,其中扶贫资金90余万元。在套取资金的同时,他还以乡财政资金困难为由,13次从乡代理办违规挪用村级集体资金和村民互助资金435.2万元,其中最多一次,挪用资金高达80万元。

  审查人员介绍,“杨宇新所套取的扶贫资金部分用于个人挥霍。他几乎逢酒必喝,逢场必至,平均每天消费香烟1.2条、白酒2瓶,当地群众送他外号‘杨二蒙子’。从2014年10月就任乡党委书记之后,仅吃喝宴请接待费用就高达42.1万元。不仅如此,他还借其父亲去世之机大操大办,违规收受礼金达18万元,严重败坏了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

  去年10月,杨宇新受到开除党籍和公职处分,并被追缴违纪所得,其相关违纪线索也被移送司法机关。目前,一场旨在斩断伸向民生资金黑手的检查工作仍在沈阳市持续开展。仅四个月时间,就发现问题线索6895件,党纪政纪处分244人,移送司法机关10人,挽回经济损失1612万元。

  轰动一时的百万“天价酒事件”

  2017年7月6日上午,中央纪委发布消息称,中国中化集团公司原党组成员、总经理,中石化集团原党组成员、中石化股份公司原高级副总裁蔡希有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7月18日,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官方网站消息,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中国中化集团公司原党组成员、总经理蔡希有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蔡希有最“广为人知”的,便是“天价酒事件”。蔡希有曾任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高管多年,和已经落马的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苏树林,中石化原总经理王天普“交情”颇深。此前,有网友发帖披露称,中石化广东石油分公司购买几百万高档酒供私人支配。这些“天价酒”正是为王天普和蔡希有等人准备的。网帖还称,蔡希有酷爱名牌法国红酒,又是海量,一顿饭至少要喝它一两瓶才过瘾。

  而“中国石化新闻网”也曾刊文称,蔡希有曾带领集团公司物装部、联合石化、法务部、生产经营部负责人一行到长炼老红军老干部住宅、劳动模范家庭和部分一线困难职工家庭和生产一线看望职工。在某老红军家中,当蔡希有从口音中听出该老人是辽宁口音时,主动说自己也是辽宁人,又同在中石化工作,很有缘分,这时老人的女儿立即端上两杯红酒,蔡希有与张村老人举杯共饮。

  从滴酒不沾到“独爱”年份茅台

  2016年播出的由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大型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曾披露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的落马细节。面对镜头,杨卫泽忏悔说道:“原来私人企业主请我吃饭,我认为大家都很熟悉了吃就吃吧,好像觉得不是什么大事,这实际上就是思想上的放松,到最后放纵,最后害了自己。”

\

  杨卫泽,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他36岁就成为了江苏省最年轻的厅级干部,44岁成为全国最年轻的省委党委常委,历任苏州市委副书记、无锡市委书记等重要领导职务。2015年1月,他因严重违纪涉嫌违法接受组织调查。调查组发现,除了其他严重违纪问题,十八大之后在中央三令五申强调八项规定精神情况下,杨卫泽仍然经常出入豪华场所接受宴请。

  “也应该说一开始对这种豪华的东西,我们也是很反感的,自己也不喜欢吃鱼翅、鲍鱼,包括酒我也是不喜欢的,过年我在家一滴酒都不喝,后来就变成了一种习惯了,甚至我请人的时候我不喝酒好像我不热情,然后他请我吃的时候,我不喝酒好像不够意思。然后最后就变成自己好喝酒了,就喜欢吃茅台,就喜欢吃年份茅台。”杨卫泽表示,一开始的想法就是不能沾,到后面就好像小的东西收下以后,等于大家之间也建立个关系,人与人之间这关系,无论干部还是和企业之间的一个关系,不要把人家拒之于门外,到最后就成了不收白不收的状况,所以最后变成了不可收拾。

  杨卫泽从接受企业老板安排的饭局,到与几个老板关系密切之后开始收受小礼物,再到逢年过节收受红包,再演变成大笔金额的权钱交易,最终因此涉嫌犯罪。这是不少落马官员共同的堕落轨迹。

  为不留证据,矿泉水瓶装茅台

  矿泉水瓶装茅台并非网络段子,而是发生在天津的一个真实案例。天津市医药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建津“用矿泉水瓶装茅台”的违纪细节曾多次被报道。在反腐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中,张建津说,“你明显地在桌上摆个瓶子,你放的是茅台还是五粮液,如果人家用手机给你拍个片子,那网上不就有证据了吗,所以就把那个茅台酒就倒在矿泉水瓶里边,然后拿矿泉水瓶子在大家分酒的时候,再分着倒着喝”。

\

  天津市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孙月表示,张建津爱好喝酒,讲究越醇越好,年份越高越好。他本人也有这个爱好,其他的私企老板也是迎合这个爱好,他们的这个后备箱里,车的后备箱里长期放有各种茅台,各种酒,15年的茅台、30年的茅台。

  为了和张建津处好关系,私企老板也不惜花大价钱。2014年张建津因公务出访意大利,期间正逢他过生日,陪同的老板在米兰一家高档餐厅为他庆生,聘请外籍名厨,吃高档西餐喝名牌洋酒,花费上万欧元。还有一次张建津到香港开会,私企老板为他安排的晚宴可谓奢华。私企老板通过和张建津的交往得到了药品的独家代理权,获得了丰厚的经济回报,而张建津也在觥筹交错中越陷越深。

  “给安排了一条鳄鱼的一个尾巴,那条尾巴应该很大,差不多得有一米,那个摆的,当时就摆的是整个带形的,也很好看,但是我觉得应该是很贵的,肯定也是预定的,反正就是显示他的热情”,张建津说,“他为什么会请你吃饭,点这个高档的菜,喝这个高档的酒,而且花很多钱。因为他的钱他也是做生意赚来的,他也不是自己就有银行。那因为我是一个国有企业的负责人,负责着一个企业的经营管理权。所以投我所好,我高兴了可能跟他合作中的一些事情就多一些,他可能获利的机会就多一些。”

  除了吃私人老板的,张建津也用公款吃喝,有的化整为零报销,有的就以办公用品、加班餐费的名目入账。目前,张建津除了严重违纪,也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送命酒”:官员接受私人宴请酒精中毒致死

  2016年12月20日,湖南省永州市科技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奉来生在酒桌接受私人宴请大量饮酒后,因酒精中毒非正常死亡。据报道,奉来生在江华瑶族自治县白芒营镇朋友家参加酒宴。同日下午5点,奉来生与江华瑶族自治县王姓民警(战友关系)乘私车返回住所,途中接受私人宴请。两人在冷水滩区一土菜馆与17人就餐,席间大量饮酒,此后在折返冷水滩区零陵北路某酒店地下停车场准备安排休息时,昏迷不醒。经现场120医生诊断,系因酒精中毒身亡。

  事件发生后,湖南永州市蓝山县环保局近召开全体干部职工会议,要求全局所有人员不贪杯、不劝酒,不斗酒、不酗酒,培养健康的生活习惯和情趣。根据2017年的公开报道,有媒体梳理发现,喝酒死亡的官员不止一例,十八大以来,至少有21名官员违规喝酒后非正常死亡。

  2017年,贵州省委办公厅、贵州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贵州省公务活动全面禁酒的规定》。规定明确:自2017年9月1日起,全省范围内的公务活动,一律禁止提供任何酒类,一律不得饮用任何单位和个人提供的任何酒类,包括私人自带的酒类。全省范围内的公务活动,一律禁止公款赠送任何酒类。在工作时间内和工作日午间,一律不准饮酒。此外,重大外事活动和招商引资活动,确需提供酒类和饮酒的,须按一事一购买、一事一审批的原则,由承办单位报分管该单位或该项工作的负责同志审批,同时报同级纪委备案。

  在贵州之前,浙江、黑龙江、吉林、安徽、新疆、湖南等多地均已出台禁酒规定。从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开始,到2013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中明确规定工作餐不得提供高档酒水,再到各地不断出台“禁酒令”。“禁酒令”的严格程度也一再升级:从工作日午餐不得饮酒,到在工作时间内和工作日午间,一律不准饮酒;从公务接待不得提供高档酒水,到一律禁止提供任何酒类;此外,安徽、湖南更是将酒精饮料也列入被禁行列。

  媒体称,“禁酒令”一出,公务接待中饮酒现象虽然比以前大大减少,但是依然有一部分官员戒不掉酒瘾,顶风违纪。不断升级的“禁酒令”要应对的,正是那些本身也在升级的官场饮酒乱象。

特别推荐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