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桂林学子首次出征机器人亚锦赛斩获铜奖(图)

核心提示:2017年12月中旬,第十一届亚太地区机器人锦标赛在新西兰举行。本次亚锦赛中,桂林榕湖小学机器人团队中的三名队员韦修煜、谭溢豪、曲浩榛参加挑战。他们凭借独具一格的创新精神和熟练的组装操作能力,与来自亚太地区的45支队伍展开激烈角逐,一路过关斩将,最终获得2017年亚太地区机器人锦标赛VEX IQ挑战“环环相扣”项目铜奖。

 


榕湖小学许荣耿老师正在指导学生进行机器人操作。

  □本报记者 陈静 文/摄

  2017年12月中旬,第十一届亚太地区机器人锦标赛在新西兰举行。本次亚锦赛中,桂林榕湖小学机器人团队中的三名队员韦修煜、谭溢豪、曲浩榛参加挑战。他们凭借独具一格的创新精神和熟练的组装操作能力,与来自亚太地区的45支队伍展开激烈角逐,一路过关斩将,最终获得2017年亚太地区机器人锦标赛VEX IQ挑战“环环相扣”项目铜奖。

  据了解,亚太地区机器人锦标赛是由亚洲机器人联盟主办,面向亚太地区国家和地区的中小学生的机器人比赛,优胜者将获得世界机器人锦标赛参赛资格。据市教育局电教站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榕湖学子出征机器人亚锦赛并斩获铜奖,是桂林学生第一次参加境外比赛并获奖。机器人比赛到底有何种魅力,在我市机器人教育发展如何,又面临什么问题,记者对此进行了走访调查。

  桂林学子首次出征机器人亚锦赛斩获铜奖

  爱笑的韦修煜、健谈的谭溢豪,还有腼腆的曲浩榛——— 近日,记者见到了这三位同学。他们同是榕湖小学六年级四班的学生。

  提起这次比赛,三人记忆犹新。他们表示:第一次去参加这样的比赛,让他们大开眼界。“对手是来自韩国、香港、澳门等地的强队,压力特别大。”韦修煜说。对于谭溢豪和曲浩榛来说,印象深刻的是国外比赛的方式,“比赛要求高,不仅要有工程日记、设计思路等等,还要进行答辩。”

  “这次是铜奖,下次有机会,我们还要去试试。”对于比赛,三个队员都有各自的经验和教训。虽然这次比赛三人配合获得了铜奖,但仍找到了跟强队之间的差距,对于未来的比赛,他们很有信心。这次比赛让他们懂得,原来,光是机器人做得好也未必能赢,团队协作、策略运用等同样非常重要。

  指导老师许荣耿告诉记者,这次比赛因为种种原因他没能去现场指导,但孩子表现还是很不错的。对于这三个“高徒”,许荣耿颇为自豪,他们是他从机器人成长营几十名学生里挑选出来组队的,计算机知识底子好,脑子灵光,动手能力强。“之前还参加了这一赛事国内华南区的预选赛,获得了冠军。”许荣耿说。

  课堂:校园里逐渐兴起的机器人课堂

  在榕湖小学教学楼四楼的机器人成长营教室里,十多台笔记本电脑齐刷刷码在实验室桌子上,机器人成长营社团成员点击鼠标进入机器人编程软件。实验室内,一张画有各种颜色轨道的场地纸上,摆放着几个类似乐高玩具的模型。学生们告诉记者,这是机器人要完成的任务模型,而他们手里拿的类似乐高拼成的“小车”就是机器人。他们将电脑上搭建完成的机器人任务指令输入到机器人模型中,而后反复测试机器人完成任务的性能。

  聊起机器人,孩子们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如何声控启动,如何编程,他们聊得不亦乐乎。四年级的许秦玮正在用操纵杆熟练地操作机器人。他告诉记者,自己现在对市面上售卖的玩具赛车不是特别“感冒”,对他们来说那些太小儿科了,而自己亲手制作的“赛车”可以完全按照自己需求改变路径速度。

  “许老师,快帮我看看,怎么卡住了?”其中一名学生大声呼喊,但作为指导老师的许荣耿无动于衷。在他眼里,这是孩子“自己能解决的问题”。“如果走线不稳,才是技术难题,老师会和我们一起解决。”老成员戴福森老练地说。

  “机器人培训中,我们要传递给孩子们的是一种学习方法,你遇到问题应该采取何种合理的解决方案,这才是我们的初衷。就像调试机器人过程中遇到的难题,在现有资源的情况下应该怎么去解决,我们老师不会干预太多,反而孩子们有时可以带给我们惊喜。成绩不会是我们评价一个学生的唯一标准。”对于机器人培训,许荣耿有自己的一套理念。

  “别看现在机器人成长营有30多个孩子,可谓兵强马壮,但其实一开始真的举步维艰。”提起机器人成长营现在的发展,许荣耿说,“机器人不像很多人想象中的高大上,我们社团操作的很多内容都是小学信息技术教材内容的拓展。”许荣耿告诉记者,刚开始被“机器人”这个高科技名头吸引而来的孩子,一旦见到一台电脑、一堆像玩具一样的模型,不少人就兴致索然,索性离开了。许荣耿半开玩笑地说,记得大约在2009年成长营成立之初,因为是新兴项目,一开始报名参加的人很多,但听说每人要有一台可以带到学校供培训使用的电脑,学生就走了一半。“那时还不是每个家庭都有电脑。等我说需要每个孩子购买一套3000多元的设备供使用的时候,班里没有一个人留下。”

  “机器人就是个花钱的项目,要想完全依靠学校很难,必须要有家长支持。”许荣耿说,一套设备根据不同的项目从几千块到几万块不等。后来在市教育局电教站的设备支持下,又加上有了不少家长的支持,机器人成长营才有了今天的规模。“我们学校也很重视,不仅给了我们专门的教室让我们不再打游击,也有一定的资金支持。”许荣耿说。


榕湖小学机器人成长营的孩子正在进行机器人操作

  家长:希望提高孩子的动手能力和智力

  和孩子们对机器人的热情相辅相成的是家长的支持度。这几年,随着机器人大赛、创新大赛的异军突起,在青少年中俨然已经成为一大热门项目。随之而来的是家长对这个项目的支持和热捧。

  “一开始只是说男孩子喜欢动手嘛,玩着玩着能学到不少知识也挺好,如果有能力能参赛就更好了。”在采访中,一位姓蒋的家长的话代表了不少热衷让孩子参加机器人培训的家长的心声。

  蒋先生的儿子今年上小学二年级,但是学机器人已经有三年时间了。蒋先生告诉记者,现在孩子班里报机器人培训班的就有十几人,以男孩居多。他的儿子虽然才9岁,现在已经开始接触机器人编程。

  蒋先生说,给孩子报的这个机器人培训班一年6000多元。“一开始的时候就是单纯让孩子有一个自己比较有兴趣的活动,动手也可以开发智力,学校也在关注这一块。下一步有一些学校可能会单独针对这一部分有特长的孩子有一个更好的政策吧,包括以后的升学。”现在他们每年都要参加比赛,也会对孩子的阅历方面有很大帮助。

  在采访中,和蒋先生抱有同样想法的家长不在少数,但现在能够开设机器人学科的中小学还是少数,于是庞大的市场需求转向市场化的机器人教育培训,这也使该行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此次去新西兰参加比赛获奖的榕湖小学三名同学。

  校外:各类机器人培训机构参差不齐

  “去问一下这家机构给几年级授课。如果这家机构能明确告诉你,他们有初中及以上的高年级机器人课程,并且系统教授编程,那么恭喜你,找对了有含金量的培训机构。”在采访中,作为较早涉及机器人培训的校外某机器人培训机构负责人小施告诉记者,他们业界里有一个对培训机构简单的检验方式,有些机器人班只招收小学三年级以下学生,内容以搭积木为主,加上一些简单的机械动力。“这样的班就是在‘忽悠’,一名普通大学生只要培训一周,就能成为机器人培训班的老师。”

  2004年,刚从上海交大毕业的小施第一次接触机器人比赛,当时他作为一所小学的科技老师参加了由乐高玩具公司组织上海几所小学举办的一场赛事。当时,知道乐高有这种比赛的人并不多。小施发现,比赛确实培养了孩子的思维能力、动手能力、团队意识,不同于传统的应试教育。而后,依托学校的资源,小施对此有了系统的学习,并多次组队参加各类机器人比赛,取得不错的成绩。

  2012年,小施选准机器人培训从上海回到家乡桂林创业,本以为还要在创业阶段苦苦挣扎好几年,然而没想到,不到一年市场忽然爆发了。“那一年,家长们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机器人比赛,报名的学生一直在增加。”也就在那一年,各种国外的机器人赛事也纷纷来到中国,比如美国的WER、FTC,日本的ROBO-ONE等等。这几年,全球最知名的几个机器人大赛发展速度很快,像FIRST系列比赛,也是全美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机器人赛事。如今,FIRST比赛已经在全球铺开。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每9名录取学生中,就有1人参加过FIRST比赛。2012年,同济大学等国内几所高校联手把FIRST系列赛事中的高中组比赛引入中国,它如今在中国赛区已经举办了好几届。全球另一大知名机器人赛事是VEX机器人世界锦标赛,主办者主要也是来自美国,协办者中不乏全球著名的硅谷企业,而支持者中还包括美国太空总署(NASA)、亚洲机器人联盟等。

  “过去,家长和我说的最多的话是,让孩子来玩玩。”小施感慨“现在,越来越多的家长对我说,希望孩子能坚持学下去,比赛获奖,将来从事机器人行业。”小施告诉记者:“然而,市场上的培训机构大部分是滥竽充数,门槛很低。”在采访中,不少培训机构负责人不约而同表达了这样的意思。他们归纳,这个新兴的创新教育市场,如今呈现金字塔结构,底层是大量突然冒出、简单粗糙的培训机构,而越往上,有能力从事高品质赛事培训的机构越少。


拼装这小小的机器部件就要花费不少时间。

  探索:“企业+学校”让更多孩子爱上机器人

  “以前不少家长认为孩子学习机器人是瞎玩,现在则逐步改变了这种认识。尽管如此,相对于沿海发达地区来说,我们对机器人教育的认识及观念还相对落后。”在采访中,市电教站副站长秦晓刚坦言。他认为我市机器人教育有很好的基础,但机器人教育的氛围仍未形成,还有待深入挖掘,在社会上大兴科技教育之风。

  所谓机器人教育,即通过组织、搭建、运行机器人,激发学生学习兴趣,培养学生综合能力。秦晓刚表示,相对于现在日趋火热的机器人产品,在我市学校层面的机器人教育尤显不足。当然,受经济发展水平影响,机器人教育的成本相对较高,也使得它不易被更多人接受。

  记者从市电教站统计的数据看到,虽然资金等方面相比南宁、柳州两地仍显不足,但我市近年来参加一些赛事的成绩还是很不错的。仅2017年,我市共获得5个自治区级冠军。其中,中华小学获得纳英特智能挑战赛小学组冠军,市第十四中学获得FLL工程挑战赛初中组冠军,市第十七中学获机器人足球初中组冠军,市清风实验学校获得初中组篮球冠军,市第十九中学获得机器人足球高中组冠军。参加全国赛事获1个二等奖,3个三等奖。

  “机器人融合了机械原理、电子传感器、计算机软硬件以及人工智能等众多先进技术,相关的课程教育给学生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市电教站负责机器人教育的申振武老师表示,随着时代发展,机器人教育的目的正在发生变化,以前学习机器人侧重于参加各项比赛,没有明确的方向,现在的机器人教育则向培养创客方向转变。跟之前相比,现在的机器人制作周期要短得多。由于省去了基础电路开发的过程,学生可以利用已有的平台设计开发自己个性化的东西,一切奇思妙想皆可通过自己的手去实现,这也使得机器人课程被学生们所喜爱。

  市教科所相关负责人介绍,从去年秋季学期开始,我国从小学一年级起开设科学课。按照教育部去年下发的《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科学课的性质由“启蒙课程”改为“基础课程”。在教学内容方面,新修订课标新增了“技术与工程领域”的相关内容,更加重视培养孩子的创新能力、动手操作和实践能力,倡导探究式学习。从“启蒙”到“基础”的一词之差,科学课的地位变得更加重要。而如何能让科学课更深入地开展,是各级教育部门及教育工作者今后共同面临的课题。

  “采用‘学校+企业’模式或许会有一种比较好的尝试方式。”在采访中,不少学校的机器人课程老师和相关专业人士介绍,目前市面上机器人教育品牌繁杂,且自成体系,互不兼容,开放度较低。而且机器人竞赛的组织多数是由某些机器人制造商独立或联合举办,建议采用学校购买企业服务等方式进行合作。另一方面,教育部门需要加强对中小学科学课教育的投入,努力提高相关专业教师队伍质量。学校应该多设立类似机器人创客这样的社团,让更多学生早日接触并了解机器人,这样才能有更多的孩子有机会参与到机器人项目中来,感受科技的魅力。

特别推荐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