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四川小伙不远千里来桂赴女同学约 却陷入“传销窝”

核心提示:9日中午1点左右,四川籍小伙陈东(化名)从桂林乘坐火车到达成都站,他终于松了一口气。6天前,陈东受高中同学的邀约来桂林游玩,不料却陷入传销窝点。所幸,在临桂区打击传销部门的帮助下,得以安全返程。

 

  不远千里来桂赴约 却陷入“传销窝”

  揭传销“新画皮”隐蔽性欺骗性更强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晚报记者周绍瑜)9日中午1点左右,四川籍小伙陈东(化名)从桂林乘坐火车到达成都站,他终于松了一口气。6天前,陈东受高中同学的邀约来桂林游玩,不料却陷入传销窝点。所幸,在临桂区打击传销部门的帮助下,得以安全返程。

  近年来,我市各级政府部门加大了对传销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传销空间也被进一步挤压。而事实上,如今的传销呈现出越发隐蔽的特性,且活动形式多样,“洗脑”方式不断翻新。这在一定程度上,给打击工作带来了困难。

  千里赴约却陷入“传销窝”

  陈东是四川省广元市人,今年24岁。5月7日晚,逃离传销组织的他走进报社,向记者讲述了其遭遇传销的经历。

  去年,陈东从四川省某高校毕业后,在高校所在地的城市工作了一年时间。今年4月,他辞去工作准备回老家发展。正是这时,他接到高中女同学小林(化名)的邀请到桂林玩。“以前和她关系较好,平常也都有联系,接到邀请后也没想太多就过来了”。

  5月3日,陈东坐火车抵达桂林后,小林接他到临桂区某住宅楼的出租房住下。一开始,小林陪着他在桂林市区游玩。然而,接下来几天的经历,越发让陈东感觉“不对劲”。

  据陈东回忆,5月5日上午,小林和她弟弟请他到灵川县大圩镇方向的一个景区游玩,同行还有近200人,分别搭乘两辆大巴车。在车上,陈东看到小林姐弟俩和其他人聊天,都是以家人的身份称呼,这让他感觉很奇怪。而接下来的5月6日、7日,小林租住的出租房里,开始有人来“授课”,后来,她又带着陈东到同一小区的其他人家中“上课”。

  “这些上课的人,说是投资3万多块钱,就能在两年时间里挣到上千万元,还说到他们组织的发展模式、挣钱方式等。”陈东已明白自己陷入了传销窝点。期间,陈东试图说服小林,但对方不仅没有接受,还责怪他,“不尊重自己的朋友”。

  5月7日下午,趁着去桂林园林植物园游玩的机会,陈东借机离开了小林等人,并来到报社求助。5月8日上午,记者和陈东来到临桂区打击传销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简称临桂打传办),反映了其遭遇的情况。当天中午2点左右,在陈东的配合下,临桂打传办突袭了小林的出租房,并将小林姐弟带回办公室进行政策宣传和教育。

  昨天,根据临桂打传办向记者反馈的信息称,经过对该姐弟俩的劝导教育和政策宣传,两人已认识到参加传销组织的危害和错误,且态度较好。而打传办依据《禁止传销条例》对两人进行处罚,并遣返回原籍。下一步将依法对其租住的出租屋进行处理。

  愈发隐蔽的传销活动

  近年来,我市各级政府部门加大了对传销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且一直保持“高压”态势。与此同时,传销的活动形式不断变化,“洗脑”方式不断翻新,这使得传销违法行为更具有隐蔽的特性。

  一位在临桂打传办工作了9年多的工作人员称,从传销的形式来看,传销违法行为从最初有“产品”的传销方式,变成“连锁经营”,再到如今的“资本运作”。传销组织往往打着“阳光工程”、“西部开发试点项目”、“纯资本运作”等所谓的幌子进行传销活动。

  “相对于以往,现在的传销方式呈现出更隐蔽、更升级的发展趋势。”该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一方面体现在,传销培训场地既无产品也不直接收取入门费,或者收取后迅速转移资金。另一方面则是,无产品“空壳理念”、“人头”的传销。

  此外,经过多年发展,现在的传销已经很少有吃大锅饭,一群人打地铺的场景。取而代之的是住小区,不限制人身自由。参与传销者往往以家庭或“朋友圈”为单位,分散租住,集中授课和一对一讲课等。

  以此次的陈东经历来看,也印证了这一点。陈东说,小林和她弟弟两人租住在临桂某住宅小区一户三室两厅的房子。5月6日、7日“上课”时,两名“讲师”拿着电脑,来到小林的房里“授课”。或者是,小林带着他到小区其他出租房里听课。

  新型传销的隐蔽性特征,也给打击传销工作增加了一定难度。

  “如今的传销组织,反侦查能力较强,造成我们取证比较难。”临桂区打传办负责人张健说,如今在传销窝点的现场,很难查获传销头目以及用于传销的商品、财物或组织者的账户、会计凭证、账簿。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一些传销活动“升级”逐步向网络化、信息化方向发展。传销组织打着“电子商务”、“原始股投资”、“基金发售”、“网络资本运作”等幌子,实施网络传销及相关联的经济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

  打击传销仍需努力

  针对目前“打传”的严峻形势,我市各级政府部门也在及时调整应对措施,加大对传销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

  张健介绍说,在加大宣传、营造“打传”氛围的同时,他们采取各种措施加强对敏感区域的监控和巡查力度。针对传销活动方式、时间不断变化的情况,临桂打传办将有限的人力优化组合,不分早晚、休息日对市民广场、文化广场、电视塔等敏感涉传区域进行巡查。同时,临桂公安各基层派出所(队)继续强化对各责任区域的监管,发现涉传活动及时处置。今年4月份,临桂打传办还组织了两次由公安、工商、市容、文化等部门联合参与的集中清理整治行动。

  根据临桂打传办统计显示,截至5月5日,今年他们一共检查出租屋571户,取缔传销窝点30个,行政查处涉传人员20个,教育遣散人员3904人,解救涉传人员34人,刑事立案1起。“通过常态化的高压打击,传销活动明显减少,有效挤压了他们的活动空间。”张健说。

  据桂林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公众账号平台“平安桂林”通报,5月5日晚,市公安局按照自治区公安厅“神剑.打击传销犯罪”专项行动部署,由多警种、多部门联合作战,对正在桂林市区内进行聚会庆祝的某传销团伙头目实施集中抓捕,当场抓获涉嫌传销违法骨干53人,缴获涉案车辆财物一批,并依法对其中26名涉嫌传销犯罪嫌疑人实行刑事拘留。

特别推荐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

热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