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当年中共地下党荔蒙特支唯一健在成员张成富回忆往事

核心提示:这里家家户户窗明几净,村庄宁静而安详。若不是“革命老区”的巨大牌坊立在村口,若不是地下党、游击队遗址残垣仍在,恐怕不会有人想到,几十年前,一群年轻人曾为了新中国解放事业,在这个小村庄演绎过一段令人闻之热血沸腾的激情岁月。

 

  当年中共地下党荔蒙特支唯一健在成员张成富:那不仅仅是往事,那是历史,那是我们激情燃烧的岁月———

  我在地下党的日子


这个岩洞就是特支党员们开会的“飞鼠岩”。图为1948年8月,时任中共桂东地工委副书记吴赞之和中共修荔蒙阳工委副书记张赞周到杜莫指导工作,商讨建立武工队事宜。 (资料图片)

  荔浦县城以南14公里,321国道路边,是杜莫镇大张村。

  这里家家户户窗明几净,村庄宁静而安详。若不是“革命老区”的巨大牌坊立在村口,若不是地7/下党、游击队遗址残垣仍在,恐怕不会有人想到,几十年前,一群年轻人曾为了新中国解放事业,在这个小村庄演绎过一段令人闻之热血沸腾的激情岁月。

  唯一的彩照

  在荔浦县杜莫镇大张村,有一栋两层的小楼。这不仅是村里的活动中心,更是杜莫镇革命老区陈列馆。这个约摸30平米的小陈列馆,2014年10月建立以来,接待了不计其数的瞻仰者。大张村作为当年中共地下党荔蒙特支(荔浦、蒙山特别支部)领导下的中共蒙北支部、蒙北特支的驻地,当年革命先辈们的珍贵史料便陈列于此。

  每当又一批参观者到来时,总能听到陈列馆里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述说着。“当年,我们硬是提着锄头、刮子、马刀、菜刀把来抓壮丁的国民党、警兵赶了出去……”这个声音,飘出陈列馆,在宁静的村庄里回荡。

  讲述者叫张成富,1932年出生的他,已经85岁高龄。每当有参观者来到陈列馆,他都会换上最喜欢的军绿色外套,匆匆从位于杜莫镇上的家里赶过来。站在陈列馆那一面挂着当年支部成员个人照片的墙壁前,挨个讲述那时候他们的传奇故事……

  在他最喜欢久久凝视的那堵墙壁上,十四名当年支部的成员照片,只有张成富老人自己的照片是彩色的。这些昔日生死之交,同胞战友,如今都已经驾鹤西去。“那样的岁月,刻骨铭心,怎能忘,怎能忘?”有时候,张成富这样像是在对别人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使命的召唤
 


张成富在革命陈列馆内讲解特支党员故事。

  1942年,由于叛徒的出卖,桂林大批地下党员身份暴露,罗文坤、苏蔓、张海萍等一批地下党员英勇就义。这就是历史上给中共广西省工委造成惨烈损失的“桂林七九事件”。之后,当时省工委组织紧急撤退一些地下党员到荔浦、修仁、蒙山一带继续进行革命斗争,并成立修荔蒙特支。后根据形势发展需要,1944年2月,修荔蒙特支分为中共荔蒙特支和修仁支部。荔蒙特支的大本营,就设在荔浦县杜莫镇。

  抗日战争时期,荔蒙特支就是一支活跃的队伍。不但成立了战时工作团,向群众宣传抗日救国,还成立了抗日武装大队,在杜莫与当时的日本侵略者进行过三次激烈的战斗,狠狠打击了侵略者的气焰。

  解放战争时期,在当时国民党的镇压下,荔蒙特支成员转入地下活动。

  1948年,张成富16岁,刚从蒙山县中学毕业回到老家杜莫。他至今记得,回到老家没多久,有一天,大张村小学的教师陈祖才找到他,将他拉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你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带领大家干革命?”这时候,张成富才知道,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陈老师,是一名地下党员,而且还是当时特支的副书记。

  “我愿意。”张成富这个懵懂少年,怀着一腔热血,就这样加入到了革命队伍当中来。当时,张成富并没有去考虑走上这条路,就意味着随时可能为了新中国的解放事业献出生命。在他一声决绝地应承之下,是对陈祖才信任的一份承诺,更在冥冥中感觉到一个使命的召唤。


 张成富老人在当年特支住所边,向记者介绍:“当年我们就是从楼上的窗户监视各种动向的。”

  “信仰”的分量

  出于安全和保密考虑,初入革命队伍时,张成富接受的是引荐人陈祖才的单线联系和指导,1949年3月,张成富成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员。

  “当时的主要工作就是深入群众做思想工作,号召大家团结在一起,对抗国民党政府,并宣传新民主主义思想。”张成富回忆。短短时间,张成富就发展了多名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员。突出的表现,也让张成富得到了组织的信任,开始参加特支的工作会议。而正是如此,张成富对共产党员的认识,有了质的飞跃。

  大张村旁有一座石山,山上有一个隐秘的岩洞叫“飞鼠岩”,张成富在这里结识了当时特支的地下党员们。他惊讶地发现,平时那些熟识的老师、农民、劳工,竟然都有一个隐藏的党员身份。“当时国民党政府在大张村跑腿传信的村丁张先珏,居然也是地下党员。”张成富这才认识到,中共地下党与国民党的斗争,是需要多么缜密的心机。“张先珏其实是一个知识分子,但为了伪装,在担任村丁的时候,帮国民党贴一张布告,还故意倒过来贴,假装不识字。”说起大家这些斗智斗勇的细节,张成富老人不禁也笑了起来,神情里毫不掩饰得意的情绪。

  而更多的情节,并不是这么轻松愉快。当时特支的地下党员们并没有工资一说,不但要养家糊口,还通过下田劳作、赶干其他苦力活等筹措活动经费。

  苦吗?苦。张成富毫不避讳当时生活条件的艰辛。但在这样的条件下,大家依然怀着无比的热情,为解放事业鞠躬尽瘁。

  “这就是信仰,共产党员的信仰。”

  在这样的信仰感召下,1949年9月,张成富由陈祖才、张先珏(又名邓胜标)作为介绍人,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无烟的战场

  解放前,驻扎在杜莫镇的国民党政府,有8个警卫,七条枪。武装力量相比,荔蒙特支地下党员们作为武器的马刀、锄头,可谓实力悬殊。当时的斗争,更多的是角力。在杜莫的地下党活动,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当时我们主要是发动群众对抗国民党的‘三征’(征兵、征粮、征税)。国民党兵一来,我们在当时的特支驻所楼上的窗户里就能够远远地看见,就立即发动群众藏好粮食,并躲避起来,不让他们得逞。”张成富回忆,采取回避战术,让国民党政府的人无功而返,既能保全大家,又起到了对抗的效果。但并不是每次都能全身而退,正面冲突最终还是难以避免。

  1949年9月17日凌晨,国民党政府抓走了青年团员谢发英、为地下党做好事的梁其玉和李绍坤等五人。为了营救他们,荔蒙特支的地下党员们集结起来,准备以命相搏。然而,5名被抓走的人,当天被转移到蒙山县城,以当时的武装力量,无法再进行营救,最后,被抓走的5人,有4人不幸遭到杀害。

  还是要搞枪进行武装斗争!地下党员们坚定了这一想法。支部党员们,办法使尽,好不容易凑到了三十多条枪。但这依然不够。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但桂林地区仍未解放,地下党组织仍在坚持斗争。同年11月26日,荔蒙特支得到一个消息,国民党最后有一个连的溃败部队要经过杜莫。“搞一次大的!枪就有了。”特支的成员们,决定伏击这支溃败队伍,获取一批武器。

  但未曾想,当看到大批部队过来时,地下党员们的伏击遭到了激烈抵抗,还被一路追赶着进了村。事实让人意想不到,地下党员们伏击的,并不是国民党溃败队伍,而是解放军的前哨部队!原来,那一个连的国民党溃退已经被解放军“收拾”了。这“大水冲了龙王庙”,万幸的是,双方都没有人伤亡。

  这支解放军队伍了解原委后,给荔蒙特支留下了缴来的重机枪、轻机枪、步枪和大批子弹。荔蒙特支,迎来了武装力量最强大的“春天”,为日后对抗国民党残兵寇匪奠定了基础。

  而这一天,也正是荔浦迎来解放的日子。

  永远的传承

  解放后,张成富被派往蒙山县委工作。1992年,离休回到杜莫老家。

  国家政府给他颁发的“开国将士”勋章,让在和平时代的张成富,也一点没有忘记当年的岁月。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张成富就开始致力于党史史料的收集、整理和回忆文章的撰写,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历史资料。其中,1.6万字的《中共蒙北地下党的建立、发展和活动情况》,系统地介绍了1942年至1949年共8年时间里中共修荔蒙地下党组织在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的活动情况。

  2014年,荔浦县杜莫镇筹划建设杜莫革命老区陈列馆,主要陈列中共荔蒙特支党员在杜莫的活动情况,使用过的实物等。陈列馆建成后,张成富自愿担当义务讲解员,与前来参观学习人员共同回忆六十多年前那段不平常的激情燃烧岁月。

  除署名外均为记者莫林骐 通讯员周俊远 黎振勇 文/摄

特别推荐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