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女孩为给弟弟治病出卖自己 遇到喜欢男子做处女膜修复

核心提示:我从来不是特别有野心,更不是特别爱虚荣的女孩。尽管家境特别,但在读大学前,我依旧保持了善良和乐观。 我父母都是残疾人,父亲跛脚,母亲双目失明,还有个弟弟。……

 

  红尘滚滚谁的爱情无尘埃

  口述:芊云 撰稿:情感工作室 一川烟草

  花未绽放就凋零

  我从来不是特别有野心,更不是特别爱虚荣的女孩。尽管家境特别,但在读大学前,我依旧保持了善良和乐观。

  我父母都是残疾人,父亲跛脚,母亲双目失明,还有个弟弟。父亲在街边摆了个修自行车的摊子,我从记事起就牵着妈妈的手四处捡破烂卖钱,这些微薄的收入与低保金一起支撑着过日子。

  尽管生活拮据,但我和弟弟从不羡慕别人,知足常乐。我们时常为了过年包的一顿饺子,别人送的一件新衣而欢喜,家里总有笑声传出。在这样的家中长大,我虽然有点自卑,但还是乐观地面对生活。8岁时,在亲友和好心人的资助下我上了学,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努力读书,不过智商真的一般,万般辛苦,只考上了一所大专学财会。

  就在这时候,10岁的弟弟得了尿毒症。本来就贫穷的家庭哪里支撑得起高昂的医药费?父母到处求助,社区、弟弟的学校都组织捐了款,一家晚报善良的编辑也曾策划了一个报道,为我们募捐。然而治疗尿毒症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捐款只维持了一年多就用完了,父母再也无法可想,要我退学打工,挣钱给弟弟治病。

  我不肯,一个大学没毕业的女孩子能找到什么工作?就算找到工作了也挣不够医药费啊!还不如我一边做家教一边想别的办法。

  虽然贫穷,但我天生丽质,这大概是命运给予我唯一的一点眷顾了。从我读高中开始,就被很多男人——— 这里有我的同学、我的老师、后来又有家教的雇主,真诚或者别有用心地关照着。从前我都假装不懂,一概敷衍过去。现在,一切都不同了,我没资格再纯真,我需要钱。我把我的第一次给了我的老师,因为我知道他有钱有办法。在床上,我流着泪讲自己的悲苦命运,老师对我爱怜不已,给了我很多钱。有过第一次就不介意第二次,有了第一个人当然也很容易接受第二个人。我需要钱啊,我也付出了代价,彼此愿打愿挨。

  当我把昂贵的交费通知单一一销掉后,爸爸很惊愕,但他什么都没问,只是看着我深深叹气。

  尽管我用各种方式挣得了很多医药费,可到底也没有挽留住弟弟。与弟弟一起走的,还有我的青春。是的,我的青春还未曾绽放,就已经在命运的风雨飘摇中凋零。

  千帆过尽遇真爱

  弟弟病危前后,我正在与一个在某权势部门的孩子家长交往着,他一直给我钱。弟弟离开后,我说我不要钱了,马上要毕业,我想要个好工作。他还算有情,想方设法把我安排进了银行。

  上班后,我割断了从前的一切联系,重新开始我的人生。这时,年轻帅气的大学教师陈栋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工作所在的银行离他任教的高校不远,他常来办事,一来二去就熟了,他开始追求我。

  仿佛是一轮明月,我整个的心都被照亮了。

  如果不是我坚持读了财会学校,如果不是与那家长有过不伦之恋,如果我不是进了这所银行,就算我天生丽质,也无缘结识陈栋这样的男子。那么我的人生,也许就像东家的小兰,在街上卖着烤串;或者像西家的明明,到处给人打工。嫁的人也脱不了底层的圈子。

  我暗下决心,不能让幸福从身边溜走,我已经为我的亲人奉献了那么多,那么久,我必须要抓住陈栋。更何况,只有我有了好前途,今后才可能更多地照顾父母。

  我卖掉了父母的房子,另外在城郊租房子安置他们,每月给他们生活费。他们已年迈,不用再修车、捡破烂了。

  对陈栋,我隐瞒了出身,只说父母早已过世。割断了所有的旧日联系,我用心努力做一个小女子,温柔款款,甚至特意去医院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更让他喜欢迷恋。

  出身知识分子家庭、成长于大学校园的陈栋一身书卷气,十分单纯,对我所说的一切都深信不疑。他的父母家人亦都喜欢我的温柔沉静,虽然对我来自城市底层不无遗憾,但好在我毫无牵绊,陈栋又那么爱我,也就没再阻拦。

  我们很快结婚生女,波澜不惊地走过了七年之痒,生活丰裕从容,女儿被我教育得聪明伶俐,人见人爱。我终于过上了做梦都不敢想的明亮幸福的生活。

  往事再次被提起

  然而,该来的还是要来。

  一天,我们一家去饭店吃饭,回来时刚拐进小区,迎面遇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他是我曾经交往过的一个男人,当时是个卖钢材的小老板。我正想赶紧走开,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和陈栋彼此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原来他们竟然是多年未联系的小学同学。我跟陈栋说你们聊,我先带孩子回家了,然后惊慌地对他点了点头,正好碰上他意味深长的目光。

  回到家,我一边哄孩子睡觉,一边心乱如麻。

  我想起自己和那个小老板不太多的交往经历。我们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完全是金钱和欲望的关系,他怎么可能为我保密?估计这时候已经在跟陈栋说我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了吧?我的心立刻沉到了深渊,原来所有命运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码,不知何时就要连本带利地结算。我能怎么样呢?我只能认赌服输。

  我坐在客厅里,一直等到半夜陈栋才回来,满身都是酒气,满脸都是痛苦。果然他什么都知道了。

  我删繁就简对陈栋说,我成长在城市底层,父母都是残疾人,他们竭尽全力把我送进了大学,后来弟弟又得了尿毒症,我四处做兼职赚钱,发广告单,做家教、街头摆摊……可那些钱太少,远远不够,我只能想办法赚更多的钱,这是我的命,我没法选择,对不起!

  陈栋良久不语,开始一根接一根地抽烟。随着烟灰缸中的烟蒂不断增加,我放弃了心中的最后一点幻想。

  我说,陈栋,你别为难了。我们,离婚吧。谢谢你给我这么多年的爱,我真的很满足了。女儿还小,就暂时跟我吧,你当然可以相信我能把她教育得很好。当然孩子大了,你能给她更好的生活,我会把她还给你。

  然后我不再犹豫,转身回了卧室。在关上房门的同时,泪水就滚滚涌下。

  谁的爱情无尘埃

  离婚也是一项大工程,涉及很多问题,不是一句话就能完成的。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按部就班地上班下班买菜做饭带孩子。陈栋有时回来有时不回来,除了面对女儿时表情略显生动之外,他变得沉默而凝重。

  我没再说什么,如果一切都无可挽回,我只能愿赌服输。我开始筹划离婚后的日子,除了现在我们住的房子外,陈栋的父母另外还给了我们一套房子。虽然在这场婚姻中我是过错方,但我相信善良、爱孩子的陈栋会让我和孩子住在这套房子里的。我在银行的收入不低,嗯,我们不会过得太困窘,并且到那时候,我不必再躲避谁,可以把父母接来了,让年迈的他们也享受天伦之乐。想到这儿,我忽然觉得一切都公开也没什么不好的,失去婚姻,可以找回亲情啊!残酷的命运无法让我成为单纯美好的妻子,就让我做有情有义的女儿吧。

  日子一过就是两个月,我有点挺不住了,不管怎样,总得有个了断啊!

  这天,陈栋早早回家了,本以为他要谈离婚,没想到他竟然掏出一把钥匙递给我,说我去了解过你的往事了。你是个好女孩,只怪命运太残酷,怪我们相遇太晚,我没有能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我已经在小区租好了房子,我们明天把你父母接过来吧,距离近,可以随时照顾。

  我没接钥匙,冷静地问陈栋,你都想好了?以后也不计较我的往事?就算你不计较,可你不怕别人说什么吗?

  陈栋沉默了一下说,我想好了。你认识我之前的事与我无关,我知道你是个美好善良的妻子,是个温柔可亲的妈妈,这些,就够了。至于别人,随便说什么吧。红尘滚滚,谁的爱情没有一点尘埃?谁的婚姻不是千疮百孔呢?

  听到他如此诚挚的表白,我再也抑制不住,伏在他肩膀上肆意哭泣起来。

特别推荐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

热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