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自己砍掉85个处室,辽宁哪来这么大魄力?

核心提示:辽宁省新一轮机构改革砍掉85个处室,减少大量处级领导职数,新闻中还称“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是政府自身的一场深刻革命,要继续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坚决披荆斩棘向前推进。”

 

  原标题:自己砍掉85个处室,这个省份哪来这么大魄力?

  最近,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了一条消息。

  辽宁省新一轮机构改革砍掉85个处室,减少大量处级领导职数,新闻中还称“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是政府自身的一场深刻革命,要继续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坚决披荆斩棘向前推进。”

  砍掉85个处室,的确算是“壮士断腕”。

  那么,这条登上《人民日报》的新闻,这次被辽宁省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林国军称为“动作最大的一次”机构改革,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又是怎么改的呢?

  减少192名副处级以上领导

  这次辽宁的机构改革,共涉及到省政府55个部门一半以上的处室职能、编制调整。共减少296人的行政编制,其中有192名为副处级以上的领导。

  具体精简了85个处室,其绝对数量占10%左右,如省发改委由原来的46个处精简为36个处。

  林国军此前向媒体介绍,为有效破除制约振兴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从根本上解决政府部门直接配置资源、管得过多过细以及职能错位、越位、缺位的问题,辽宁省政府梳理明确取消、下放职责,进一步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和行政效能。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在此次机构改革中,辽宁省政府对辽河管理局、凌河管理局、大伙房水库管理办公室、青山工程办公室、沈阳经济区办公室、沿海经济办公室等多个厅级部门进行了机构撤并、职能合并,对省委、省人大等四大班子后勤机关事务管理进行了集中整合;调整省工业和信息化委、能源局、旅游发展委等机构设置和管理体制,尤其是整合了省软环境建设、政府服务和企业服务机构。

  “4人以下的处不允许设置”

  具体是怎么改的呢?

  辽宁省编办政府机构编制处副处长杨阳告诉《人民日报》记者:“原来,不少部门有3个人的处,一正一副一员,根本干不了太多事儿,就是安排干部、解决级别。”而现在呢,杨阳说,“4人以下的处不允许设置,减少了大量处级领导职数。”

  辽宁省曾经为了一些重点工作的开展新增了多个正厅级机构,如2010年成立了省辽河保护区管理局和凌河保护区管理局,2014年,辽宁省辽河保护区管理局和凌河保护区管理局整合为省辽河凌河保护区管理局。为了统一全省河流保护和治理工作,加强省辽河凌河保护区管理局与水利部门的沟通协调和相互配合,2016年2月,将省辽河凌河保护区管理局由省政府直属调整为由辽宁省水利厅管理。

  这样一改,原本属于凌河保护区管理局的3位编制人员便进驻了水利厅,1名为政策法规处的副处长,2名组成驻厅工作组,承办省辽凌局行政许可事项12项,审核转报事项1项共13项审批业务。

  这些机构的精简和变化是一夜之间发生的吗?

  三年磨一剑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此次机构改革并非一蹴而就。

  2013年11月15日,辽宁省委、辽宁省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印发<辽宁省人民政府转变职能简政放权实施意见>的通知》,里面提到六项主要任务,其中包括“优化职能和机构设置”这一目标。具体要求为“按照同一件事由一个部门负责的原则,最大限度地整合省政府部门相同或相似的职责;确需多个部门负责的,要明确牵头部门,建立信息共享和协调配合机制”。

  这份《通知》里还专门提出要整合食品药品安全监管职责、卫生与计划生育职责、新闻出版与广播电影电视管理职责等;整合房屋登记、林地登记、草原登记、土地登记职责,整合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职责,根据职责整合情况对有关机构进行相应调整。

  随后,辽宁省编办发文落实,指出省政府转变职能简政放权工作事关重大,任务艰巨,所以需要突出重点、分批实施、逐步推进,用3至5年的时间完成各项任务。与机构改革有关的任务主要有:

  2014年的任务有几项涉及到机构改革,如重新界定省政府部门的主要职能,优化各部门的内设机构设置,解决内设机构职责交叉重复、分工过细和非业务处室过多等问题;

  2015年提出整合一批业务相同或相近的检验、检测、认证机构;

  2016年进一步强调减少一批部门职责交叉和分散;

  2017年基本形成“权界清晰、分工合理、权责一致、运转高效、法治保障的省政府机构职能体系”。

  机构改革的结果如今呈现在我们面前。而机构改革,是从属于辽宁省简政放权的大战略之下。

  辽宁省编办主任林国军说:“让企业投资便利化,让群众办事不求人,这是我们改革的最终评判标准。”

  经济解药

  本届政府开门“第一件大事”是“简政放权”,李克强总理在各种场合的发言也屡屡提及,要求政府进行自我革命。他说要“用减政府权力的‘痛’换企业、群众办事的‘爽’”,“简政放权要从政府部门‘端菜’变为人民群众‘点菜’”,“我们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言出必行,说到做到”。

  辽宁省在行政审批下放方面的工作也做得卓有成效。辽宁推进“放管服”改革以来,40%左右的行政审批事项取消或下放。

  与此同时,为了防止简政放权边减边增、明减暗增,辽宁省政府拿出了“釜底抽薪”之策——实行清单管理。2014年底出台了《辽宁省权责清单管理办法》,2015年省、市、县三级政府全部公布了权责清单。这些权责清单明确了各个部门权责事项,规范了各部门的权责。

  东北的经济结构,大家应该都了解,即“国有经济占比高”和“重工业占比高”,这是当年的优势,也是如今的劣势。2014年8月,国务院发文要求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以简政放权为突破口,促进各类市场主体迸发发展活力。

  体制对于东北经济的影响有多大?简政放权是解药吗?

  举一个几年前的例子吧。锦州市养老综合服务中心是省级养老示范工程,原计划2014年5月动工,尽管领导高度重视,由民政局一位副局长重点协调审批,盖了133个公章,经过39个单位,到了2014年6月还是没能够审批下来。

  这就是当年的“蜗牛审批”。如今,打开辽宁省政务服务网,政府各部门的各项行政审批事项逐条可查,还可以直接在网上办理审批事项。

  变化的内容,不只是被砍掉的机构。

  资料| 辽宁省人民政府、中国机构编制网、辽宁省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人民日报

特别推荐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

热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