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芳香路最后五百米即将打通 一场谈判持续17个小时(图)

核心提示:春节假期一过,芳香路建设红线内的建筑物相继完成拆除清理。目前,芳香路旁六合圩市场已基本完成拆除工作,临时市场也已经修建完毕。沿线居民盼望已久的芳香路建设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

 


芳香路征地协议签订现场。通讯员 王亚东 摄

芳香路公园林涧小区沿线道路狭窄,人车混行,交通十分不便。图为1月初还未拆除清理的芳香路西段。

  □桂林生活网--桂林日报 记者桂晨 文/摄

  一项推动8年才即将完成的任务

  春节假期一过,芳香路建设红线内的建筑物相继完成拆除清理。目前,芳香路旁六合圩市场已基本完成拆除工作,临时市场也已经修建完毕。沿线居民盼望已久的芳香路建设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

  芳香路西起七星公园北门建干路口,东至东二环路,虽然规划道路全长仅约2.1千米,自2010年开工至2014年底,便完成了东段1500米的路基及雨污管道建设,然而,芳香路接通建干路口和栖霞桥头约500米的道路建设近两年时间始终不见启动。

  记者查询历年桂林市政府工作报告及相关新闻报道了解到,芳香路建设工程为2009年市重点工程项目之一,红线宽30米,设双向四车道,为城市二级次干道。2010年芳香路与建干北路等工程作为当年新一轮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被列入“1212工程”(即“一桥两园十二路”工程,指龙门大桥、园林植物园、漓东公园、西二环路、万福东路、建干北路、阳江南路、阳江北路、滨江南路、滨江北路、福利路、芳香路、芳华路、站前路、临苏路),当年3月,芳香路与其他5项工程进行了集中开工建设。

  今年52岁的老杨是芳香路项目指挥部第四任指挥长。2014年担任七星区城建局局长的老杨从项目副指挥长升任指挥长。据他介绍,2014年之前,芳香路建设的主要问题是没有资金。他说,“1212”工程大都是市里拿钱,唯独芳香路建设是七星区垫钱。尽管七星区的财政相对其他城区要好一些,但有一段时间区里也很困难,拿不出钱,贷款也贷不到,压力很大。

  2013年11月,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赵乐秦率队到高新区七星区调研,期间也详细了解了芳香路等项目建设情况。当时芳香路道路施工长度已达1000米。他强调了该路修通之后的意义——该路与一并修建的芳香东路连通后,可直通桂林航天工业学院,将缓解六合路的交通运输压力。此次调研有力地推动了芳香路的建设。

  2014年后,芳香路建设指挥部最大的困难是没有人手。当时,七星区的重点项目福隆园、万达广场、塔山片区、漓江桥扩建等相继投入建设。老杨告诉记者,当时他在七星区城建局,多的时候当了18个项目的指挥长。为了芳香路建设,他专门调来城建局的副局长协助芳香路建设工作,结果又被区领导抽调到了塔山项目。还有参与过芳香路征地拆迁工作的黄金搭档“三把刀”——— 福隆园项目建设的征地拆迁工作也是这“三把刀”啃下来的——原七星区城管大队的刘占良、城管大队长李玉良和七星区高新创业园区精通法律的副部长李安,这3个人在芳香路征地拆迁工作推动到一半时也被抽走了,老杨成了“光杆司令”。

  “其实芳香路建设市里一直在加压,每年年终考核都会讲到这个问题,绩效考评总是扣分。”老杨说,“那时候最怕领导来电话了。”他说,有时候区委书记晚上12点、凌晨1点,还打电话过来问“你那个芳香路怎么样了?”老杨苦笑道,只要讲到芳香路,只需一个电话,那整个晚上就睡不着了。

  老杨的同事告诉记者,老杨因为经常半夜睡不着觉,老婆说他疯了,不要命了,但是他也没办法,眼看着同一时期开工的其他工程项目建设日新月异,芳香路建设却迟滞不前,他很是焦虑。

  直到2016年10月,芳香路建设才重新开始征地拆迁工作。

  一场持续17个小时的谈判

  1月13日上午,记者在七星区政府采访芳香路建设工程指挥部指挥长老杨时,他的电话响起。电话那头传来好消息,芳香路项目建设涉及征地拆迁的95户人家中的最后一户刚刚签完协议。

  这意味着,开工建设已近8年的芳香路,最后500米道路上的28户人家都已经实现和谐拆迁,妥当安置。

  而就在1月6日前,芳香路西段房屋征收工作只完成了征收总量的65%.一周时间内,房屋征收工作势如破竹,障碍全部扫清,春节之后将进入基础施工阶段,芳香路“五一”节前就能实现通车。这样的节奏让指挥长老杨长长舒了一口气。

  项目建设,最艰难的就是征地拆迁。

  老杨介绍,指挥部在这8年时间里,曾有和一户人家谈过不下100次的纪录。而与这一户达成协议是在今年1月6日的凌晨。可以说,与该路沿线住户的最后一场谈判整整持续了17个小时。

  据了解,1月5日那天的谈判是从早上8点半开始的。七星区司法局的副书记老刘当天和住户一谈就谈到了下午2点钟,请住户吃了碗米粉后继续谈。然而,围绕着房屋的补偿价格,一直难以达成一致。到晚上10点多,这家人仍然没有同意,老刘就和指挥部沟通说,实在谈不下就不谈了。随后,老刘带着失望的心情走回家去。老刘家离芳香路也就1.5公里左右。他还没走到家,没想到事情发生了转机,谈了整整一天的住户最终给老刘打电话,说“回来吧,刘局,我还想再和你谈一下”。直到凌晨1点,征地拆迁组终于与这家住户签下了协议。

  “很艰辛,嘴唇上都起了血泡。一直不停地讲,心里又‘冒火’,不起泡才怪。”老刘说。

  其实,这背后是他们对住户利益保全付出的最大努力——— 相关部门对这户人家楼房进行了“双登”(对房屋的占地面积、建筑面积进行登记),并对违法建筑进行登记,上报市规划局,办理对违法建筑的强拆令。尽管每天都在进行政策宣传,宣传车转来转去,但因为补偿价格跟住户所提有差距,这一户人家坚持不签协议。按照计划,1月6日本应对其依法依规进行强制拆除。但是,指挥部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努力和住户谈判,以最大限度保全他们的利益。

  一个想方设法争取来的市场

  为做好征地拆迁动员,七星村委召开了多次群众大会,老杨就亲自参加了4次。一次会上,一位种菜的老太太当场提出,自己的菜地每年可收入1万多元,不种菜就亏了。为此,老杨一笔笔帮老太太把账算清楚:除去种子肥料人工的成本,结果算下来也就亏了2000多块钱。当时有100多人在场,大家笑过之后,还不坚持种菜了。

  为了城市建设,村民们让出了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那他们今后的生活怎么办呢?老杨说,指挥部其实都有考虑,芳香路项目建设专门规划了一个农贸市场,用村子的集体经济发展来解决村民们的可持续发展问题。

  据介绍,由于芳香路距离漓江不远,是不能建市场的,但是指挥部想方设法去协调解决。“土地是村民们唯一的生活来源,不能因为项目建设反而导致拆迁的村民更加贫穷。本来是要脱贫的,城市发展的成果也要让他们都能享受,这是社会责任。”老杨说,“为了帮村民们建市场,规划局跑得已经不爱跑了,我还找过主管的副市长,找过住建部驻桂林的王督查员,想方设法协调解决。”


为安排征地拆迁村民生计修建的临时市场即将投入使用。图为1月时即将竣工的临时市场。

  如今,靠近建干路一侧的芳香路路口,本来可以不用拆除那么多房屋的,但为了帮助村民修建市场,建干路口附近所有的房子全拆了。据介绍,在这片空地上将回建一个两层楼的市场,要让每家每户都有吃饭钱。这一举动也赢得了征地拆迁村民的支持,大家把自己的宅基地都拿了出来。

  帮大家积极争取政策,扫除后顾之忧,面临征地拆迁困扰的群众的心理障碍也就渐渐被清除完毕。老杨说,在项目建设中,征地拆迁矛盾往往都很突出。其实,在实际的工作中,工作人员都设身处地地为拆迁户着想。记者多次前往芳香路沿线、指挥部、村委会走访,听到工作组人员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老百姓的利益一定要保护,能给的,工作组一定最大限度地给”。

  有国才有家,如何才不是“纸上谈兵”?

  据了解,修建芳香路东段只花了短短几个月就顺利完工了——2014年4月签订的征地拆迁协议,2014年8、9月份就把路修通了。


芳香路东段双向四车道路面崭新平整。如果全线贯通,从东段到解放桥、市中心仅需几分钟。

  “在项目建设中,建设是最简单的事。”老杨说,但是项目建设工程的前期手续比较复杂。还有就是征地拆迁工作,征地拆迁的费用往往占大头。据了解,芳香路建设项目概算投资为18780万元,其中征地拆迁费用就占11668万元。

  而且芳香路征地拆迁涉及面较大,整个项目建设用地需要征收桂林电子科技大学、广西特色作物研究院、集琦香料公司、市房产局、市园林建筑总公司、华鼎房地产、金刚房地产、驭风修理厂等8个单位和七星村委、汇丰村委2个村委的135亩土地,拆迁城市居民房屋64户、农房31户。

  2016年底再次启动的芳香路建设工程在红线范围内要拆除六合路53号居民谭华英的房屋,已经77岁的她是第一个与政府签订协议的住户。据了解,谭华英这个决定之前遭到了子女的反对,但她对子女说,修路是利国利民的好事、造福老百姓的实事,我们要全力支持。当然,谭华英这样的榜样毕竟是少数。征地拆迁工作始终是项目建设中最棘手的部分。在汇丰村委主任冷周强的印象中,协调征地拆迁最让人受煎熬。“村民思想不统一,思想觉悟高的表态支持修路架桥。有的村民则极力反对,他们认为,没有土地将影响到今后的生活。”

  原来,2014年上半年,修建芳香路东段需要征收汇丰村委将近30亩的土地,其中汇东果蔬批发市场占11亩,太平里村约18亩,还有其他村委3户的土地。此外还有迁坟等问题。冷周强告诉记者,自2009年12月28日汇东果蔬批发市场开业之后,经营户一直都保持着490户左右的规模,规划的芳香路从市场穿过去,经营场地减少了11亩,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果蔬批发市场的摊位减少。汇丰村委作为这个批发市场的业主方,摊位费一年就要少收80万。此外,商户以及他们的仓库还需要重新调整、安置。

  冷周强作为村主任,本可寸土不让,然而他却主动“赶走”了客户。处于风口浪尖的他为协调征地拆迁,调整市场摊位,与经营户打了30多次架,去派出所就有26次,还赔了30多万元。

  为什么冷周强的胳膊肘要往外拐?

  冷周强是七星区最年轻的村委主任之一。他告诉记者,摊位费减少等都是眼前的利益,是暂时的,修路带来的收益却是长期的。最终他说服了各组组长,组长说服了村民,通过层层动员,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完成了土地征收工作。但是围绕着征地补偿价格,经济发展用地指标有无、在哪里,钱拿回来后的分配等问题,今年一些村民还和汇丰村委会打官司,村委会还专门聘请了律师回应村民质疑。据了解,起诉的8户村民虽然败诉了,7户村民在做了思想工作之后,也把钱领走了,但还是有一家人现在都还没有把钱领走。


芳香路征地拆迁工作组工作人员入户做村民思想工作。通讯员王亚东 摄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面临征地拆迁时,不少村民认为,经营自己的土地有效益,自己的地被征收之后,今后可持续的生产生活成了最现实的问题。如何做通村民的工作?如何说服村民?已经担任第二届汇丰村委主任的冷周强说,在与村民沟通时,一定要贯穿“有国才有家”的核心意识。冷周强说,去做工作时,和村民们提“有国才有家”,有的村民觉得好笑。“这电视上说的东西跟我有什么干系?我只关心自己,我要解决温饱,我要走小康。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村民们通常都这样回答冷周强。但是,冷周强觉得,“有国才有家”并不是假大空的一句话,而是一种需要传递给每一个人的核心理念。

  冷周强对记者说,村民这一问,可能他一下也回答不上来,回答不好,但是,时间会作出回答,城市发展变化会作出回答。说到这两年前后的变化,他笑了起来:“征地转眼就过去两年了,村民可能理解了一点点,汇东果蔬批发市场这边的芳香路修通了,出行确实方便了,以前果蔬批发市场的摊位每平方一个月40块钱租不出去,现在80块钱抢着要。到时候,七星村委(公园林涧小区沿线)那边芳香路修通了,从汇丰村到解放桥、市中心也就几分钟,大家会感受更多,理解也才会更透彻。”冷周强说,有发展就有矛盾,如何化解矛盾?只有用真实的变化让村民们感受到家与国紧紧相连。国家发展了,城市发展了,家庭、个人才有更好的发展,他们才能更多更主动地参与到国家、政府的行动中来。

特别推荐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