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男孩被困传销组织 寄回下体带血图片求救(图)

核心提示:17岁的卢健(化名)被骗进入传销组织被困后,寄回带血图片向家人求救。事发之后,荥阳市公安局高度重视,并成立由刑侦大队牵头的专案组。

 

  (原标题:17岁男孩被困传销组织寄回下体带血图片,河南警方跨省营救 

男孩被困传销组织寄回下体带血图片 警方跨省营救

  映象网12月18日消息,17岁的卢健(化名)被骗进入传销组织被困后,寄回带血图片向家人求救。事发之后,荥阳市公安局高度重视,并成立由刑侦大队牵头的专案组。

  12月16日晚上,荥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兵分两路,一路奔赴江西新余,一路奔赴湖南衡阳寻找卢健,映象网记者被特许跟踪报道。17日晚上,由副大队长徐子乾带队的其中一路民警,历时43个小时,终于在衡阳南边一城乡结合部找到失踪已达21天的卢健。

  专案组民警兵分两组出省营救

  由于卢健手机从12月10日晚上7时起一直关机,15日下午,在荥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卢女士把儿子传回的带血图片拿出来交给专案组民警。经过专案组民警分析研判,认为照片没有PS成分,是真实的。但对于卢健下体部位的大滩血迹,以及纱布粘在身体部位来看,刑侦副大队大队长徐子乾说:“照片是真的,但下体部分带血迹的纱布有可能是直接粘上去的。”

  对此,刑侦大队大队长王卫华说,不管照片是否存在作假成分,但孩子现在有危险是事实。“不管有多辛苦,我们必须马上出发找到孩子。” 

男孩被困传销组织寄回下体带血图片 警方跨省营救

  随后,刑侦大队民警李子龙迅速对卢健的出行轨迹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11月28日21点02分,卢健在郑州市二七广场附近一网吧上网至23点48分离开,随后到郑州火车站坐上了K1159次火车,该趟火车凌晨00:14分从郑州火车站发车。当天下午14点01分,火车到达湖南衡阳。

  在专案组民警研判过程中,卢健的母亲卢女士一再强调,她的孩子是在江西新余。

  卢女士说,孩子已给他说过了,他是去了湖南衡阳不错,但在那里呆了没多长时间,就由那里的厨师长带着他们一行人去了江西新余。“孩子在没有失去自由之前,他说的话是可信的。所以说我认为,孩子目前还是在江西新余,但具体在哪里,孩子的手机一直关机联系不上,她也不知道。”

  针对这种情况,刑侦大队兵分两路,由大队长王卫华带领一组民警去江西新余排查,副大队长徐子乾带一组民警去湖南衡阳寻找。

  当天晚上研判会结束,刑侦大队民警回家做好出发准备。映象网记者被特许跟踪采访。

  排查第一天没有任何结果

  12月16日凌晨时分,记者跟随荥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徐子乾一组到达湖南衡阳东站。

  记者一行奔波到市区时,天色渐亮。匆匆吃了一点早餐后,徐子乾便和李子龙来到衡阳市公安局。而此时,奔赴江西新余的大队长王卫华也已到达市区。

  在衡阳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徐子乾对卢健到达衡阳后的活动情况展开调查,希望能从中找到蛛丝马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当地人纳入警方视线。这人是谁?家住哪里?

  徐子乾带领民警一起找到了这嫌疑人的家。在衡阳市区一老旧小区内,专案组民警走访得知,嫌疑人的父母及其本人,都在贵州,除了逢年过节,基本没有回来过。

  线索暂时中断,此时,又一当地人纳入专案组民警视线。经过一天的摸排走访,这名嫌疑人最终也被民警排除。

  此时,已是晚上9时许,专案组民警来不及吃饭,每个人买了一块面包就回到宾馆分析研判。综合分析后,民警认为,传销团伙成员具有很高的反侦查意识,他们采用的身份证信息多为伪造。

  这样的结果让专案组民警颇为头疼。“必须转变侦查思路,要不这样排查一个月也找不到被困男孩”,徐子乾说,明天不再这样排查,必须依靠手段才会有结果。

  研判会结束,已是晚上11时52分。徐子乾与大队长沟通后得知,江西新余那边也是没任何消息。

  警方43小时救出17岁被困男孩

  17日早上8点,在当地警方的大力配合下。专案组民警来到了市区南边一城乡结合部。经过走访附近群众得知,在一栋小产权楼的7楼,一星期前经常听到有一男孩的哭声。听声音像是有20岁左右。

男孩被困传销组织寄回下体带血图片 警方跨省营救

  徐子乾随即来到该住户家里敲门,但一直无人开门。走访楼上楼下住户得知,该住户家中有人,经常是不到30岁的年轻人。当卢健妈妈拿出照片让一老奶奶辨认时,老人说:“我见过这个孩子,不错,就是在这个楼的七楼。前几天还见他们几个年轻人一起出来买吃的呢。”

  老人这么一说,更增加了民警的判断。在确定该住户不是常住人员后,专案组民警和当地警方沟通后马上联系了社区。

  得到房东电话号码后,专案组民警联系房东得知,这套房是他的不错,但两年前他就已经卖给了另外一个人。他已经不算房东了。

  此时,已是下午3点。又联系另一房东后,房东称是他把房子租给了当地一刘姓男子。他马上打电话让其过去开门。

  等待有一个多小时后,房门终于被打开,但此时房屋内空无一人。就连简单的家具都没有。其中一个卧室的墙上,取走的黑板上留有很明显的痕迹,地上的烟头到处都是,一个皮箱引起了专案组民警的注意。打开皮箱后,发现里面有一件带血的白色上衣和一条黑裤子。

  待卢健母亲卢女士仔细辨认后得知,带血的白色上衣短袖并不是她儿子的,但这条裤子确实是她儿子的。卢女士说:“我给儿子买的裤子,我认得。况且儿子是厨房的面点师,这条裤子上还有面粉的痕迹。所以我确定。”

  说着说着,卢女士拿着儿子的裤子哭了起来。 

男孩被困传销组织寄回下体带血图片 警方跨省营救

  当天晚上7时,当地警方传来消息称,有居民反映不远处的一民房内,有疑似传销人员。专案组民警赶过去后协调房东打开房门后发现,屋子里只剩下一个男孩。

  “你叫什么名字?”徐子乾问,男子回到说:“卢健”。警方走访得知,他们在查处他们第一个窝点时,其他成员看到后就已逃跑。

  至此,专案组民警在到达衡阳43个小时后,终于找到被困21天的卢健。

特别推荐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

热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