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10岁娃游邕江失踪两月 父亲坚信儿子还活着(图)

核心提示:今年10月中旬,正在读小学五年级的周联钏早晨去上学,晚上却没回家。几天后,周联钏的3名同学称,事发当天中午放学后,他们和周联钏相约去邕江游泳,结果周联钏不慎溺水。警方介入调查后,对此说法尚未证实。

 

10岁娃游邕江失踪两月 父亲坚信儿子还活着(图)
母亲手机里只剩周联钏这一张照片

  当代生活报记者 王建伟 文/图

  核心提示

  今年10月中旬,正在读小学五年级的周联钏早晨去上学,晚上却没回家。几天后,周联钏的3名同学称,事发当天中午放学后,他们和周联钏相约去邕江游泳,结果周联钏不慎溺水。警方介入调查后,对此说法尚未证实。

  为了找到儿子,周联钏的父亲周泽广花高价租船沿江搜寻多日无果,如今将近两个月过去了,他依然坚信儿子尚在人世。12月9日,记者前往周泽广家采访,周泽广看着儿子的房间,衣物、图书等物仍按原样放置,忍不住潸然泪下。他说:“不管儿子同学反映的情况是真是假,在没找到尸体之前,我坚信儿子尚在人世,希望通过寻亲故事栏目能找到关于儿子的一丝线索。”

  儿子失踪

  父亲遍寻不着报警

  今年47岁的周泽广,家住南宁市良庆镇稔水坡,妻子名叫苏桂连,夫妇俩共育有两个孩子,12岁的大女儿周仕洁目前读初一,10岁的小儿子周联钏则在当地一所小学读五年级。周泽广平日和妻子双双在建筑工地打工,日子过得平平淡淡。

  2016年10月18日早晨,周泽广像平常一样,骑电动车把周联钏送去镇上的学校,却没想到从此父子俩再也没能见上一面。当日下午5时许,周泽广接到儿子老师打来的电话,询问周联钏下午为什么没去上学,周泽广顿时预感不妙。“儿子的学习成绩虽然一般,但从来没有逃过学。”周泽广告诉记者,“从稔水村到学校大约2公里,儿子平时中午放学并不回家,而是到镇上的一所午托班吃饭、睡午觉。”

  接完老师打来的电话,周泽广立即跳上电动车,往学校方向沿途寻找,却没发现儿子的任何踪影。当晚9时,周泽广赶到当地派出所报警。

  同学反映

  邀约游邕江时溺水

  到了10月20日,周泽广从儿子的学校获知一条重要线索——有3名同学说,周联钏去邕江游泳时溺水。

  原来,20日上午,老师组织周联钏所在的班级全体同学开会,要求知道周联钏下落的同学主动把情况向老师汇报。班上的3名男生这才说出,10月18日中午放学以后,3人和周联钏一起相约去邕江游泳,谁知周联钏不慎溺水,下落不明。

  周泽广告诉记者,此事是老师告诉他的,由于牵涉的3名男生并非稔水村人,周泽广不认识他们,也没法亲自找出3个孩子,当面印证关于儿子溺水的说法。

  据周泽广了解,学校在得知这一情况后,曾陪同警方对3名当事男生进行过询问,但询问结果至今不得而知。

  12月9日下午,记者联系良庆区警方,希望了解这3个孩子反映周联钏溺水以及事发时现场的一些情况,但警方以该案涉及未成年人,且尚未证实当事小学生的询问笔录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父亲坚信

  不见尸体就有希望

  自从儿子失踪之后,周泽广夫妇再也无心打工,周泽广每天尝试沿江寻找,苏桂连更是终日呆在家里以泪洗面。

  苏桂连说,本来手机里拍了不少儿子的照片,但之前都被儿子删除了。“他嫌我手机里面的照片太多,玩游戏比较慢,所幸还留有一张,只是图片效果不是很好。”

  得知儿子溺水之后,为了寻找尸体,周泽广曾多次租来渔船,沿着邕江下游搜寻,最远找到了六景镇,但始终一无所获。“船的租金很贵,每天至少要1000元,我接连找了很多天,但家里经济条件实在有限,最后只好放弃。”周泽广叹气说。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只要儿子的尸体一天没找到,周泽广夫妇永远都抱有一线希望,他们坚信儿子很可能并没有溺水身亡,尚在人世。“现在,谁说我儿子不在了我都不信,除非我亲眼看到他的尸体。”周泽广说,“我儿子失踪时上身穿的是学校校服和牛仔裤,如果有人发现他,无论是什么结果,都希望能及时告知我,我的手机号码是13667718797。”

特别推荐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

热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