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父亲在工地突发疾病走了 儿子爬上吊车讨要补偿款

核心提示:小申的父亲老申曾在该工地干活,负责铲沙。今年11月6日9时,老申突然身体不舒服,工地负责人第一时间将其送去医院。虽经全力抢救,但最后仍旧没能挽救老申的生命。老申过世了,问题也来了。

 

  父亲在工地突发疾病走了,儿子爬上吊车讨要补偿款

  我们哀其不幸,但不认同他的做法

父亲在工地突发疾病走了 儿子爬上吊车讨要补偿款

  小申爬上吊车追讨补偿款,令人忍不住为他捏一把汗。

  当代生活报讯(记者 胡玲玲)“吊车架子上的那个小伙子已经上去很长时间了。”11月29日10时许,南宁市民黄女士抬头往高处看,心里忍不住有些担忧。“早上7点多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上面了,在上面那么长时间,会不会出意外啊!”顺着黄女士所指的方向,记者看到,有一个人站在邕武路上某工地刚封顶的大楼旁一座吊车的车臂上。记者多方打听后得知,该名男子姓申(以下称小申),他正为自己过世的父亲讨要补偿款。工地的承建方第一时间报警。110、120、119先后来到事发现场。经过6个小时左右对峙之后,事情最终以承建方汇款到小申指定的账户后才落下帷幕。

  事情的起因要从小申父亲的死亡说起。据该工地一位姓陈的负责人称,小申的父亲老申曾在该工地干活,负责铲沙。今年11月6日9时,老申突然身体不舒服,工地负责人第一时间将其送去医院。虽经全力抢救,但最后仍旧没能挽救老申的生命。老申过世了,问题也来了。

  承建方认为,赔偿事宜是要走程序的,双方协商、递交材料、审核材料等等,需要时间。“他们(指家属)也同意了走保险。上周五(11月25日)家属把材料给我们,我们这周一(11月28日)才拿着材料去安监部门备案。”陈姓负责人说,安监局认为这不属于安全事故,不需要备案,但是保险单位是需要安监部门盖章的,“我们本打算今天(11月29日)告诉他们的,但没想到一大早他(小申)就爬上去了……”

  但是死者的家属则认为,6日发生的事情,一直到了28日还未能拿到补偿款,承建方是在打着“走程序”的借口推托。小申的妹夫说:“他(指承建方负责人)当时就说了,只要我们家人签完字摁完手印,协助他们走保险,他就发钱垫付给我们。但我们签字摁完手印,一等再等没消息了。我们追问,他就说要有个过程,要么等要么就起诉。我们担心签完了,钱还是拿不到。现在起争议的就是钱没到账的问题。”

  为什么补偿款会一拖再拖20多天都没有到账?承建方负责人解释说,其实真正开始走保险程序是从上周才开始的,“事情发生后他们(死者家属)提出的补偿金额是90万,我们告诉他们按照规定没有这么高,如果觉得不能接受他们也可以走法律诉讼的途径。另外,在确定补偿金额为30万时,我们也提出先垫付15万,但他们不同意,要求一次付清。”

  在对峙的过程中,小申表示,对方不打款他就不下来。11时59分,承建方给小申家属汇款成功。12时许,小申慢慢从吊车上下来。事情看似结束,但却引发了议论。住在附近的很多居民都看到了小申爬上高处讨要补偿款的这一幕。“万一钱没要到自己掉下来怎么办?”“天气这么晒又这么干,都好几个小时过去了,他会不会脱水啊?”“要钱固然重要,但是应该用正常的途径讨要吧?”市民周女士告诉记者,当天上午还有不少人围观讨论,后来大家都散去了。对于这样的讨要补偿款方式,很多市民并不认同。

  编辑有话说

  即便是无奈之举也不能盲目效仿

  如果你经常关注类似新闻,一定也跟小编一样,有过这样的感触:在维权或索赔的道路上,有一道很奇怪的风景,叫“闹大才解决”。跑十趟相关部门,还不如一次跳楼、堵路。过激维权的招数,往往很管用,不少人因此很快拿到了拖欠的工资或补偿款,获得了赔偿。比如今天这则新闻里的小申。

  小编想说的,不是小申有没有理的问题,而是此类“秀”的“因果效应”。小申追讨赔偿款的成功,很容易让部分人误以为这是正常途径,由此而来的效仿作用也是很大的。这些问题,令人担忧。

  单单从小申事件中围观者的反应来看,我们就发现,有人已经开始“麻木”了。也许是因为预见到“闹大就解决”,也许是认为事不关己。但不管麻木者今天如何,将来若遇到类似的境遇,多少都会回忆起曾看到的各种“秀”,进而产生效仿的念头。

  从某种意义上讲,采用不理智的方式维权,不仅反映了“追讨者”对现实社会的焦虑,而且也诠释了他们的弱势群体地位。面对生活的压力、老板的霸道,再加上相关部门的工作存在瑕疵,讨薪者、维权人除了采用过激方式来表达权利诉求,吸引公众眼球与政府的注意力,并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面对“对手”,无数的“小申”们无奈策划跳楼秀。

  小申可以说自己无奈,但是,法律不能无奈,职能部门不能“打酱油”。有关部门要履行职责,用法律和制度的力量,来化解矛盾。既不能因为有人“闹”,就无条件满足其要求;也不能等到人家“闹”,才去重视人家反映了许久的问题。

  过激维权这种现象,真的需要正视了。需要相关管理部门和社会群策群力,给予制度保障和人文关怀。如果职能部门给农民工提供更多更通畅的维权平台和途径,让他们能通过更加切实可行的途径来解决问题,维权问题是不是就更容易在常规渠道内解决了。此外,城市管理者还要建立行之有效的监督机制,从源头上堵住类似事件的发生。 (覃燕燕)

特别推荐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