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红军长征与桂林:灌阳县的红色遗迹

核心提示:80多年过去了,灌阳县红色遗迹犹存,一处处长征遗迹,一件件革命文物,仿佛在讲述着一个个鲜活的革命故事,把我们又带回到当年那段艰难的岁月。

 

  历时十三天 红军长征过灌阳

  灌阳东部与湖南省交界雷口关、永安关、高木关、清水关是红军长征进入广西的重要通道。

  1934年11月25日,红一军团主力攻占永安关,进入灌阳。随后几天,军委两个2个纵队、红一军团第十五师和军团部、红三军团第五师、六师,红五团第十三师、第三十四师,红八军团、红九军团陆续进入灌阳,冲破敌人阻挡向全州挺进。

  红军在灌阳除了行军打仗外,还做了大量群众工作。红军政治部在灌阳文市镇玉溪村祠堂制定了《关于瑶苗民族中工作的原则指示》。这是红军长征以来发布的首个民族工作文件,成为党的民族政策具体落实的重要蓝本。中央红军还向当地的少数民族群众认真宣传瑶苗民族政策,行动上严格执行,从而赢得了桂北各族人民的大力支持和帮助。这次民族政策的制定和实践,为后来乃至解放后制定党的民族政策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中央红军从1934年11月25日陆续进入灌阳,至12月7日最后一支部队离开灌阳,历时13天,足迹遍及4个乡镇400多个村屯,6000多名红军将士长眠在这片土地上。

  浴血保证主力顺利渡过湘江

  红军长征经过灌阳只有13天,期间发布的首个民族工作文件,使得全党、全军对民族工作和民族政策的认识提高到了新的高度,对后来红军长征顺利通过其他少数民族地区和提高少数民族的觉悟,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发生在该县境内的新圩阻击战,是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的第一仗,是最艰苦、最惨烈的一仗。红三军团的第五师以巨大的代价确保了军委纵队及后续部队的安全;为保证中央纵队和红军主力顺利渡过湘江,红三十四师作出了重大的牺牲,以其沉重的代价,完成了中央军委交给他们的后卫任务,为中国革命写下了最悲壮的一页。

  80多年过去了,灌阳县红色遗迹犹存,一处处长征遗迹,一件件革命文物,仿佛在讲述着一个个鲜活的革命故事,把我们又带回到当年那段艰难的岁月。

  新圩阻击战陈列馆:再现红军入桂激烈第一仗


灌阳县新圩阻击战陈列馆。 记者滕嘉 摄

  1934年11月25日,红军主力从永安关和雷口关进入广西。此后七昼夜,中央红军在湘江上游广西境内与国民党军苦战,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多人。而新圩阻击战被称作“红军长征入桂第一仗”。

  在灌阳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一行来到了位于新圩阻击站主战场前沿阵地枫树脚的“新圩阻击战陈列馆”。陈列馆造型为五角星建筑,由四个底部宽度12米的五角星向中间靠拢组成。陈列馆左边有花岗岩主题雕塑,雕塑由六位红军将士不怕牺牲、骁勇善战的形象组成,正面有前中央军委会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迟浩田的题词——— 新圩阻击战。

  “新圩以南至排埠江长约八千米的战线为新圩阻击战的主战场。”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研究员、灌阳县史志研究专家文东柏站在陈列馆前介绍说。

  新圩至马渡桥道路两侧丘陵连绵,是灌阳至全州、兴安的必经之地。为保卫中央纵队和红军主力渡江,阻止灌阳县城方向的桂军北上切断红军西进通道,中革军委电令:“我红五师主力应坚决保持杨柳井、红(枫)树脚在我手中.”

  1934年11月27日下午,师长李天佑、政委钟赤兵率领第14团、15团及军委炮兵营共3900余人,驻守在枫树脚附近的山头上,师部指挥所设在杨柳井。28日拂晓,桂军向红五师前沿阵地发起进攻,三大阻击战的新圩阻击战率先打响。

  战斗中,红五师师参谋胡震、第14团团长黄冕昌牺牲,第14团政委和第15团团长、政委均负重伤,营以下干部大部分牺牲,二千余人血洒新圩。

  在新圩阻击战中,红三军团第五师将临时战地救护所设在新圩镇下立湾村的祠堂里。大部队从新圩撤防时,形势紧迫来不及将重伤员转移,敌人竟将这些重伤员用绳子捆住手脚,活生生投入和睦村与光明村交界的酒海井里。

  酒海井是一口形似盛酒容器的深井,井口宽约2米,下有暗河相通。文东柏介绍说:“井里到底投了多少我军战士没有精确的数字,粗略估计应该不少于108个,很多战士都是无名英雄。”

  下立湾村红军临时战地救护所旧址现在已是全国文物保护单位,酒海井前也立起石碑,供后人凭吊。

  “像枫树脚这样惨烈的战斗在新圩阻击战中还有很多。”文东柏说,经过连续4天3夜的新圩鏖战,红军3个团顶住桂军7个团的进攻,以牺牲近4000人的代价,保证了红军渡江通道的左翼安全,完成了掩护中央军委纵队和后续主力部队通过新圩至古岭头地域这条生命线的战斗任务。


桂岩村的红军亭。记者滕嘉 摄

  修睦村无名烈士墓:铭记“绝命后卫师”奋勇杀敌

  在红军经过灌阳时,有一支为中央红军主力突围断后的英勇之师打得尤为惨烈,几乎全军覆没。这就是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

  由龙岩市革命历史纪念馆和灌阳县民政局组织重修的红三十四师无名烈士墓位于灌阳县水车乡修睦村,现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和灌阳县党员干部教育培训基地。记者一行来到这里看到,烈士墓前摆放着鲜花。灌阳县人大教科文卫法工委主任科员唐章正告诉记者,刚刚有人前来祭扫过。

  “在中央苏区反‘围剿’中,红三十四师英勇善战,屡建战功。”唐章正介绍说,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团第三十四师,从1934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开始,一直担负着全军总后卫的重任。11月30日,该师在师长陈树湘、政治委员程翠林的率领下,按军委电令前往新圩接防,并在灌江水车段上架设浮桥渡江,遭到敌机轰炸,牺牲200多人。

  在继续抢渡湘江无望的情况下,师长陈树湘当机立断,率领部队东返,准备沿原路转至湘南打游击。部队在青龙山、新圩两地遭到追堵,损失惨重。

  “因部队急于西进,伤亡人员一时难以处理。水车、修睦等村的群众将部分伤员掩藏,将牺牲的红军官兵尸体掩埋,其中有18具红军官兵的尸体集中葬于此处。”唐章正面对掩映在青草绿树间的红三十四师烈士墓说,1990年,水车乡矮山脚中学师生,根据附近群众指点,找到当年埋葬红军烈士的地点,为其立碑,以缅怀红军先烈。

  记者获悉,正在热播的30集电视连续剧《绝命后卫师》讲的就是红三十四师。该剧是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央电视台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重点剧目,主要描写红三十四师在长征途中担任红军总后卫,全师6000人在师长陈树湘带领下,不怕牺牲、奋勇杀敌、血战湘江,最终胜利完成掩护中央红军突围任务的故事。


新圩下立湾祠堂——— 战地救护所旧址。通讯员蒋人轲 摄

  玉溪村祠堂:见证红军瑶苗民族政策确定

  在灌阳散居有瑶族、苗族等少数民族居民。在红军经过时,很多瑶民为红军带路,提供情报和粮草食物,很多瑶苗青年还参加了红军。

  记者在灌阳探访长征遗迹中发现,在红军途经灌阳的数十个村庄,至今仍留有“红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红军和瑶民是一家人”等千余条标语。

  在采访期间,灌阳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说,红军长征瑶苗民族政策就是在文市玉溪村祠堂制定的,记者觉得应该立刻前去看看。

  记者来到玉溪村看到,该祠堂保存完整,许多村里的老人聚在祠堂聊天。

  80多岁的村民文庚有说,红军在这里驻留了5天,当时他才刚出生不久,后来多是听父辈们讲述这段历史,“说得最多的就是红军到这里如何对群众好。”

  “瑶民来访,民族政策由此定”的故事也在村里广为传颂。

  与记者同行的文市镇政府工作人员讲述了当年的情形。

  1934年11月28日,在红军总政治部驻扎灌阳文市镇玉溪村时,来了一个在红军战士们看来穿着非常奇特的人,这人一进门就深深作了个揖,看到通信员倒茶,连声喊“红军大人”。坐下喝茶以后,他说明来意:“听说红军大人来打富济贫,替天说道,我们瑶家兄弟非常喜欢,我们瑶王让我送一道公文来,愿同你们联合,你们是红家,我们也是红家,大家都是一家人。”说完掏出一封黄纸朱字的信,信上开头一行大字是“奉天承运瑶王致红军兄弟”。

  这件事上报后,引起了中央的高度关注。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和代主任李富春专门组织召开了相关会议,针对红军战士对民族问题的极端重要性以及我党民族政策的严肃性知之甚少,讨论并拟定了《关于瑶苗民族中工作的原则指示》,并于第二天在《红星报》上刊登,同时会上还制定了在瑶民中吸收先进分子入党,并在瑶族群众中进行必要的与可能的共产主义教育的方针。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到,红军政治部在灌阳文市镇玉溪村祠堂制定的《关于瑶苗民族中工作的原则指示》是红军长征以来发布的首个民族工作文件,成为党的民族政策具体落实的重要蓝本,玉溪村因此成为中国共产党民族政策发祥地之一,永载青史!

特别推荐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

热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