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铸与“古严关”

来源: 桂林生活网—桂林日报 2016-08-26 12:20:56 我来说说 阅读
核心提示:原来的严关墙垣是绵延很长的,据兴安县文物管理部门老专家说,关西与界屋坪“小严关”的崇山峻岭相连,关东与恭城的龙虎关相连,烽火台、楼阁等俱全,气势十分雄伟。

  1965年5月,时任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国务院副总理的陶铸同志,带领四清工作队曾到兴安县湘漓公社花桥村等蹲点。陶铸同志到兴安的时间不长,但却做了许多利民的实事,也在兴安人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他亲自打电话给湖南省衡阳专区,要求衡阳专区无偿支援兴安县一万株优质柑桔苗。多年之后,兴安县的荒山变果园,成了全国闻名的柑桔商品生产基地县。又如为了方便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和游客在灵渠旅游,他指示在灵渠之上修建了四座桥,这四座桥,现在都统称为“陶铸桥”。他还重建了著名的南陡阁;他见灵渠的泄水天平至上水门一段树木稀少,还亲自从广东省的佛山调来榕树与夹竹桃种植,目的是种上榕树体大好遮荫,夹竹桃艳美好赏景。这些过去的事情兴安的老年人大多知道,也有人写成了文章发表。但是,陶铸与古严关的一些故事,却很少有人提及和记录。下面根据严关口村曹昌文、刘炼斌、刘世元、李世平、曹定华、蔡香莲等老人亲自对我的多次讲述,整理出几个小故事,以此纪念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陶铸同志。


古严关雄姿

  重修古严关

  古严关是广西最古老的关隘之一,在中国也有一定的名气,是楚粤之咽喉南北之要塞,地势险要,位置重要。它具有2000多年的历史,1963年即列入了广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原来的严关墙垣是绵延很长的,据兴安县文物管理部门老专家说,关西与界屋坪“小严关”的崇山峻岭相连,关东与恭城的龙虎关相连,烽火台、楼阁等俱全,气势十分雄伟。正如宋代张舜民诗云:“严关百尺界天西,万里征人驻马蹄。飞阁遥连秦树直,绕垣斜压陇云低。”民国时期,关上还有楼阁。但是,到了20世纪六十年代,严关由于年久失修,一些设施如楼阁、烽火台等已经被毁坏,墙垣变形,需要重新维修与建设。陶铸来兴安蹲点的时候,了解到古严关的这些情况,即多次到严关考察,并作出了维修古严关的决定。大块石料已经准备好了,计划加高关墙,恢复楼阁和亭子等等。兴安县文物管理所的李铎玉所长、县文化馆的刘副馆长等进驻严关口村,住在下街文元华的家里。那时村里是张锡宝当着大队治保主任,上面来的领导要吃饭就安排在他家里。一天,一辆丰田车和一辆北京吉普车来到了严关口村,一个面貌清癯的中年人快步走下了车子,中等身材,留着平头,头发有些花白,后面跟着几个干部,他就是令人尊敬的陶铸同志。县乡和村的干部们迎接上去,认识他的老同志也纷纷站了起来,表示敬意。“你们都来了,好。”他环顾四周,向大家含笑致意。浓黑的双眉下,目光炯炯,敏锐中蕴藏着可亲的和善。他掏出一个小本子,来到每一个人面前,逐一记下他们的名字和单位,不时交谈几句。陶铸十分认真地视察了正在施工的维修工程后,又去大队部召开座谈会,听取工程进展汇报和意见建议,然后安排到张锡宝家吃饭。这时候,陶铸就对他的秘书、警卫班人员说:“我的伙食标准是两荤一素一汤,从来如此。今天还是按这个标准。绝对不要坏了我的规矩。”据老人家讲,陶铸同志每次到基层工作,总是事先“约法三章”:不准迎送,不准请客,不准送礼,并让随行人员监督检查,具体落实。他下乡蹲点,从来都是轻车简从,坚持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他特别反对摆阔气、讲排场,坚决反对假公济私。陶铸来严关检查施工等工作,也是这样做的。可惜的是,古严关维修工程还没有做完“文化大革命”爆发了,陶铸同志被迫害打倒,古严关维修建设工程也被叫停。后来,剩下的工程石料等由于无人管理,逐渐被村民拿去建了房屋,修了道路。古严关也就成了如今的模样。

  补刻“古严关”石碑上的“关”字

  现在严关拱门上面的“古严关”三个大字,是清代兴安县最后一位知县商昌题写的,南面的那块石刻保存完好无损,而北面的石刻因为破损而残缺了一个“关”字。陶铸同志查看了之后,提出了修补的要求。当时负责刻石的工匠是兴安县上水门的秦坤山师傅,他是严关口村民杨怀良的姨父,赶过马车,到过搬运组和竹器社,刻印章,刻石碑都是县里的高手。这“关”字就是秦师傅负责刻上去的。但是,补刻的“关”字是谁写的呢?这是个繁体字,又要与商昌的笔迹一致或相近,怎么办?据我调查采访得知,这个补写的“关”字原来是村里曹昌文老师仿商昌字迹写的。曹昌文,1942年出生,严关口村人,历任仙桥学校教师、校长,严关中学校长和严关学区校长等职,退休后常住兴安县城。1965年,曹昌文23岁,正在村里小学任语文教师,是村里有名的文化人。他经常去看凤凰山上的摩崖石刻,读诗歌看碑文,当时就有一些感悟,也写了一些诗,可惜现在没有保存下来。但是,有一首诗他至今还记得,他在电话中告诉了我。题名《古严关》,诗曰:“雄狮威震古严关,凤凰祥光耀木兰;灵渠一线贯南北,八姐箭穿桂林山。”他引用了典故和故事,写出了古严关的面貌和辉煌历史。就是他,按照施工管理人员的要求,站在严关南面门下,仰望关上“古严关”碑刻,看看写写,模仿商昌的笔迹,把个“关”字写在了一张《广西日报》上,然后拿去给秦师傅刻在一块石头上,再与古残碑镶嵌在一起的。现在,人们看见的北面“古严关”三个大字,其间镶嵌的痕迹,认真的人是不难看得出来的。

  绿化美化古严关

  陶铸同志很喜欢自然环境,爱种树栽花,绿化美化生活环境。他特别喜爱松树,写下了著名的散文《松树的风格》。来到兴安县后,又在兴安倡导种植柑桔,绿化荒山;在灵渠岸上种植榕树与夹竹桃等。这在兴安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在维修和建设古严关期间,陶铸同志也要求栽花种树,绿化美化乡村。于是,严关口村的群众在县乡干部的组织和带领下,积极植树造林,栽花种草,在严关墙垣的周围,屋前屋后,山边岭下,豆子坪至马路边等等,都种上了许多榕树和花草,整个严关口村环境生态变了大样,比以前漂亮多了。对此,严关人民无不称赞。后来,随着陶铸同志受迫害打击,这些榕树和花草也就被人冷落。不几年,一场大雪,就几乎全冻死了。

  整治村容村貌,修建公共厕所

  陶铸同志十分关心百姓卫生等生活环境,注重村容村貌建设。他来到古严关后,看到村民房屋比较破旧,厕所乱搭乱盖,卫生环境很差,于是指示县里和乡村干部,要迅速改变古严关的村容村貌,改变村民的生活卫生环境。不久,严关口村的村容村貌整治工程实施了。全村的破旧砖瓦房和泥土房维修、粉刷一新,家家户户屋前屋后搭建的几十个小厕所全部被拆除,整个严关口村旧貌换了新颜。在上街,统一修建了两座砖瓦房公厕;在下街,修建了3座公厕。这既让村屯形象更加美观了,又培养了村民讲卫生的习惯,也方便了外来游客。这五座公厕一直使用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后来集体经济改革,分田到户,村民建房,它们被先后拆除,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陶铸同志重修古严关的往事,距今已经51年了。严关口村里60岁以上的老人,说起陶铸同志来村里的故事,都肃然起敬,感慨不已。我记录下这几个故事,也就是想让今天的年轻人和后来的人们永远记住陶铸同志的崇高风范,学习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同时也记录下一些与古严关有关的鲜为人知的平凡故事和真实历史,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