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21年前狠心前夫卖儿子 前夫病死狱中儿子下落不明

核心提示:她是一个苦命女人,前夫生前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整天在外游荡,把家当成旅馆。有一次,她卖木薯得了几百元钱,前夫得知后找她要,她不肯给,结果遭暴力相向,被迫连夜逃回娘家,刚满一岁的儿子也来不及带走。没想到,后来儿子竟被前夫与他人合伙卖掉,她于是愤然报警。前夫被抓后,不久因病死于狱中,然而儿子却至今下落不明。如今,她又重新嫁人组建了家庭,每当想起被卖掉的儿子,她就心如刀割。

 

  狠心前夫竟卖掉了刚满一岁的亲生儿子

  她愤然报警,前夫病死狱中儿子也下落不明

  “找不回儿子是我心底永远的痛”

21年前狠心前夫卖儿子 前夫病死狱中儿子下落不明
谭凤英近照

  当代生活报记者 王建伟 文/图

  核心提示

  她是一个苦命女人,前夫生前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整天在外游荡,把家当成旅馆。有一次,她卖木薯得了几百元钱,前夫得知后找她要,她不肯给,结果遭暴力相向,被迫连夜逃回娘家,刚满一岁的儿子也来不及带走。没想到,后来儿子竟被前夫与他人合伙卖掉,她于是愤然报警。前夫被抓后,不久因病死于狱中,然而儿子却至今下落不明。如今,她又重新嫁人组建了家庭,每当想起被卖掉的儿子,她就心如刀割。

  苦命女人

  遭遇家暴连夜逃走

  今年49岁的谭凤英,原是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人,1993年经人介绍认识了前夫罗某,婚后生下一个儿子,取名罗一暖。

  前夫所在的村子距离谭凤英的娘家大约有20公里,都在很偏僻的大山里,家里主要收入来源就是种植木薯和养猪。然而,前夫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不肯老老实实在家干农活,长年混迹于巴马县城,也不知道都在做些什么。而他一旦回家,就是想方设法找妻子要钱,变卖家里值钱的东西,稍不如意就耍横。

  1995年春节前夕,已经外出几个月的前夫突然又回家。原来,前夫听说谭凤英刚刚卖了一批木薯,手头有几百元现金,专程回来讨要,谭凤英自然不给。遭到拒绝后,前夫恼羞成怒,扬言要“杀了她”。

  就这样,谭凤英深夜逃回了娘家。当采访中记者询问谭凤英,为什么不带儿子一起走?谭凤英回答说:“当时前夫威胁要杀我,我哪里还顾得了儿子。”

  禽兽不如

  前夫卖掉亲生儿子

  在娘家过完春节后,有一天谭凤英去镇上赶圩,遇到前夫村里的人,忍不住打听儿子的近况。村民告诉她说,春节期间前夫带着儿子外出,再也没见带回来,八成是把儿子卖了。

  听到这个消息,谭凤英顿时心急如焚,径直跑回婆家去找前夫。到了前夫家,谭凤英发现不但儿子不见了,连猪栏里的猪也没有了。第二天,谭凤英和妹妹一起去了巴马县城,经过一番周折终于找到前夫。当谭凤英质问儿子的下落时,前夫敷衍他说,送到亲戚家去了,却又不肯说出亲戚是谁,家住那里。无奈之下,谭凤英只好报警,结果警方把前夫带走审讯。

  后来警方向谭凤英证实,经调查走访发现,儿子确定是被前夫罗某卖掉的,警方已经查明,罗某另有几个同伙,参与了该起拐卖案件。至于小孩被卖到哪里了,可能罗某也不清楚,只有等抓到那几名同案犯,才有可能找回儿子。

  不幸的是,前夫在拘留所羁押期间,突然因病死亡。谭凤英告诉记者,她是通过前夫的弟弟得知这个消息的。

  多方寻找

  一有线索就去查证

  前夫病故之后,谭凤英儿子被卖一案至今未能告破。

  1997年,谭凤英经人介绍,与现在的丈夫李先生重新组建了家庭。李先生是广西武鸣人,多年来一直在南宁四处揽活打零工,目前和谭凤英租住在南宁市大鸡村。婚后,谭凤英又先后生下两个女儿,如今大女儿17岁,在一所学校读中专,小女儿15岁也在读书。

  为了挣钱补贴家用,谭凤英在南宁市某写字楼找了一份保洁员的工作,每天骑电动车上下班。谭凤英告诉记者,她和丈夫供养两个女儿读书,生活虽然过得不宽裕,但李先生对她很好,她感到很满足。回想当年和前夫在一起的日子,简直就像一场噩梦。

  2011年,谭凤英从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巴马县警方破获了一起拐卖儿童案,解救了七八名儿童,于是她专程赶到巴马县公安局了解情况。并按警方要求,动员前夫的弟弟一起到公安局抽血采集NDA样本。

  然而遗憾的是,警方通过NDA比对,告知谭凤英说,被解救的儿童中,并没有她的儿子罗一暖。

  无可奈何

  找不回儿子心如刀割

  谭凤英说,2011年她在巴马县公安局留了身份证以及手机号码,担心警方将来有儿子的消息联系不上她,那个手机号码她至今都没有换过。“像我这种没文化的农村妇女,想找回儿子除了求助警方,还能有其他什么办法呢?”

  说着说着,谭凤英眼圈红了。

  当记者问谭凤英,手头有没有罗一暖当年的照片时,谭凤英回答说,儿子周岁时她特意带他到镇照相馆照过相,但那次从前夫家逃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当时别说儿子的照片了,逃回娘家时我连一件衣服都没能带走。”

  尽管儿子已经丢失21年,谭凤英也早已重新组建新的家庭。然而每当想起儿子罗一暖,谭凤英的心就像被刀割一样的疼。“儿子太可怜了,只要儿子还没找回来,我就不可能真正过得幸福。”

  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懂事早。谭凤英尚在读中专的大女儿,非常理解母亲的心情,于是在今年7月份学校放暑假后,帮妈妈把寻亲求助信息发布到《宝贝回家寻子网》,希望能通过该网站扩大寻亲范围。

  在记者结束采访与谭凤英告别时,她一个劲地叮嘱记者,稿件哪天见报请一定要告知她,她去报刊亭买报纸。“你们与网站的志愿者都是好样的,愿意帮我找儿子。无论能否找到儿子,我都由衷地感谢你们!”

  罗一暖信息

  男,1994年1月2日出生在广西巴马农村, 1995年2月春节期间被其亲生父亲与他人合伙卖掉。罗一暖头顶有两个旋,左侧肋部有一指甲大小的灰色胎记。

  谭凤英手机号码:

  15236505919

特别推荐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

热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