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首黑石寻宝

来源: 桂林生活网—桂林日报 2016-08-08 12:11:30 我来说说 阅读
核心提示:黑石村不大,只有四五百人,算个小村子,但是,象征封建社会读书人荣耀的夹石(或称“系马桩”“吊马桩”)有几十条,老房子不少而且保存较好,上百年的李氏宗祠保存完好,古桥古树,古屋古匾,古墓古碑,样样都有,民风也古朴。

  杨迪忠/文 阳著文/摄

  7月上旬的一天,我呼朋唤友,直奔兴安界首的黑石村而去。

  黑石村在广西兴安县界首镇,属于大洞村委的一个自然村。据李承勇老人介绍,黑石村处于湘桂古道上,从界首往南可以到兴安县城到严关到溶江到灵川然后到桂林,往北可以到全州到灌阳直通湖南。黑石村不大,只有四五百人,算个小村子,但是,象征封建社会读书人荣耀的夹石(或称“系马桩”“吊马桩”)有几十条,老房子不少而且保存较好,上百年的李氏宗祠保存完好,古桥古树,古屋古匾,古墓古碑,样样都有,民风也古朴。


大洞黑石村李氏祠宗高大气派,保存完好

  坐落在村头的李氏宗祠,为三间上下两座中间是天井的古建筑,据说上座建于乾隆年间,下座建于光绪八年(1882年)。整座房屋青砖灰瓦,红柱木梁,前一座为二级雕花马头墙,后一座为正堂,主体墙为三级精致马头墙,高大气派,宽敞明亮,为桂北典型老祠堂。大门正中,悬挂着“李氏宗祠”木匾,已有120多年历史了。李承勇告诉我们,原先挂在大门两边的还有“进士”和“武魁”匾,可惜在“文革”时被毁掉了。在大堂的砖墙中,镶嵌着一块清道光十七年(1837年)刻的石碑,距今已经180年历史。碑文上记载:“(李氏)祖居系江西吉安府吉水县,宅名顾村。代有文人。曾修有谱。历以‘景华朝信,孝世仕光,文思孔孟,必愈朝廷’辈数,自我祖景通公迁移粤西……迄后十六代……后世追宗思祖,又定以‘魁元先裕,茂盛光辉’之辈……(续以)‘克绳承祖,继德泽永,芬芳科第,绵延启贻,徽映绪长’字辈……”李承勇老人说,黑石村110多户人家都姓李,明朝洪武初年从江西吉安府吉水县迁到广西资源县中峰乡李家村。自明朝万历年间迁到界首黑石村的开基太公先祖魁仪算起,李氏家族在这里已经繁衍有17代了,现已到了“芬”字辈,李家人到兴安迄今有近400年历史了。


写着“箕裘克绍”四字的旧屋

  夹石在兴安县又叫拴马石、吊马桩等。李老说,旧时凡考上举人、点了进士,皇帝御赐建立夹石,石条上刻写某年某科某某进士或举人,也有不写字的,竖立在其住宅前以显示读书人的珍贵和荣耀。黑石村现有夹石12对。村民们只晓得祖上曾有过显赫的荣光,却数不出是哪一年哪一科中举、及第。

  我们很快找到了12对夹石,并一一照相,仔细查看和记录。这些夹石上大多无字,只有四对刻有文字。最早的是“雍正九年岁进士李如桐建”的夹石一对,竖立在路边,镶嵌在老屋墙里,距今285年。另一对也在路边的屋墙里,仿佛刻着“进士李如柏建”等字样,其他文字和年代都看不清楚了。在祠堂前,竖立着两对夹石,都有文字。一对是刻着“旨奉恩授成均进士壹员李兆崑建”,不见年代;一对刻着“宣统辛亥年立”,却不见功名和姓名。距今105年。


写着“百世居”三字的门头

  黑石到底出了多少进士和举人呢?这里的古夹石好像就说明有3位了。李承勇介绍,现在兴安县网络公司工作的李祖兴的先祖曾经是进士,前几年其古屋还挂着一块“进士”匾,后来被人偷走了。据熟悉村里情况的李祖德讲,李家的祖宗是明代广西省长一级高官的秘书,不知道是不是进士;在乾隆年间,村里出了个大学士,肯定是进士了,叫李茂华,其墓碑有记录。后我查了有关资料,得知其墓碑记录内容如下:“皇清例授大学士显考李公讳茂华字翰若之墓”“生于乾隆辛酉岁(1741年),没于癸卯年七月二十六日,享春光五十有五”“嘉庆元年(1796年)丙辰岁季秋立”。李茂华的坟墓在离黑石村五六公里外的百里村,在一座长满杂草的山岗上,是一座很大的古墓。整块的大青石围砌的墓的扶手已倒塌,直径4米多的墓穴因被盗已塌陷,草丛中有一块直径1米多的坟墓盖石,形状像古代的官帽。可惜,碑上没有其生平事迹,也无法从新修的李氏家谱和近年出版的县志上查找(2002年版的《兴安县志》,没有列出“兴安历代科举”类的栏目)。李祖德说,还有个叫李步云的,是乾隆年间的武举人,得中第7名;他儿子李宏典,也是武举人,考得第8名。在村西北的土岭“响堂山”上面,有清道光年间建的李家先祖李步云和其三子李宏典的坟墓。墓碑上刻着父子俩都是“皇清例授武信郎”(正六品武职官)。李祖德说,李步云用的大刀有120斤重,前后左右砍四门,水泼不进,远近闻名。李宏典的墓碑上写道:“生于嘉庆十八年五月,没于道光壬寅岁十一月。幼习孙吴,及长游泮,壮岁登科。进京皇榜题名。扶危有志未遂,于是贻情花鸟,乐享田园……”李祖德年纪不大,是1967年生的,但是满头白发,而且稀疏,体胖,显得老成许多。他说,先人的故事主要是他太公讲给他奶奶听,他奶奶经常对他讲的。他还说,有个叫李辉耀的,也考中了武举人,但是后来他去帮别人代考,被发现后取消了功名。他是光绪二十八年逝世的,被气死的。现在还保存着他练武的一套东西。他练武的石头凳子有360斤重,现在埋入了房屋门前的泥巴里面,还看得见,中间有个孔眼,抱起来练武的,力气好大。我们在一家门前,果然见到了这练武的石头!


成均进士李兆崑奉旨建立的夹石

  当然,最令村人感到自豪的,还是李家的那位大学士。李祖德多次提到他,每次脸上都充满着自豪和愉悦。他说,大学士相当于宰相呢。据资料显示,清朝不设宰相或丞相,皇帝之下统管朝政的最高行政长官,就叫做大学士。朝廷设满、汉大学士各二人,自雍正八年起其品级定为正一品。这就意味着大学士成为清朝最高的官员,犹如历朝的丞相,品列文官之首。

  据退休的兴安县文化旅游局原局长李祖靖说,在清朝乾隆、嘉庆、道光和咸丰几朝,是黑石村李家人辉煌的时代,现存的古迹几乎都是那时留下来的。到了清末和民国,这个村子渐渐没落了。日本鬼子来时,老宅子差不多被烧光了,只留下了李氏宗祠等几座古宅。从前,他家的大门上就挂有“武魁”的匾。全村自古尚武,武举人和武进士出了不少。可惜在“文革”时牌匾都烧掉了,只留下田头地尾上散落的几十条夹石和几块古碑,有的古碑和夹石还被拿去架桥修路了。

  后来我查阅资料得知,黑石村现存的四块刻有文字的夹石,大多不是真正的进士立的。其中两块夹石上在“进士”前加上了“岁”或“成均”修饰词,表明他不是殿试考取的“进士”,而是贡生的民间美称而已。“成均”一词,一是指古之大学,二是泛称官设的最高学府。“进士”是指科举时代通过皇上殿试考取的人。“成均进士”则是对古之大学生,即贡生起的一个美称。民间还有“乡进士”“恩进士”“岁进士”等雅称,分别与举人、恩贡、岁贡、拔贡等功名相对应,其实都不是真正的进士。不过他们所获得的功名,往往一律刻上大大的“进士”二字,只在题款上用小字注明获得者是举人或贡生。有些现代人不明就里,见到写着“进士”字样的古匾古碑,以为其主人真的中了进士,其实不然。但是,不是进士,而是举人或贡生等功名,是未来的“进士”,却又是无疑的。

  如此看来,黑石村在数百年的历史中,确实是出了不少举人和进士的,但是谁也说不清楚具体情况,也无史料可查。

  黑石村保留下来的古宅,除了李氏宗祠外,还有一些住宅,也是比较有特色的。李承勇老人带着我们去看了几座,并做了介绍。在一座老房子门头上,写着“箕裘克绍”四字,白底黑字。在李承勇老宅后面,有一座古宅地基全部是用青条石(料子石)砌成的,露出地面近1米高,然后才用水砖砌;其侧门上写着“长发其祥”四个大字。承勇老人的老屋,屋墙全部用褐色冷砂泥拌合石灰砌成,特别坚硬。其他古宅,大部分也是用这种材料建筑的。在李祖兴老屋,我们见到了他82岁的父亲和78岁的母亲,二老身体都很好,很随和,大家立即把镜头对准了两位老人,给他们留下了幸福相伴的记录。在这座古宅前,建有一个罕见的半圆形的小平台,村民叫着“月亮坪”。此坪全部用青条石砌成,围绕在大门前。李承勇和李祖德都说,这是有大功名的人砌的,主要是光耀门庭的作用,全村也只有这一个!

  在李祖德的老宅,我们还看见了一块古匾,仍高悬在堂屋木梁之上,刻着“老成乡望”四个大字。祖德说,这座老宅有200多年历史了。古匾是他家老太太60大寿的贺匾。老屋里还保存着完好的香火板,上面用白漆写着“繁衍堂”“天地君亲之神位”“左昭”“右穆”等字样。

  黑石村现存的两座古桥,大约修建于乾隆年间,据说是黑石村的风水眼。李承勇说,我们整个村庄倚靠西北的山岭,房子坐北朝南而建,村东头的石拱桥锁住了小河的水口,村西边的接龙桥接住了水源和龙脉。在荷包堰,我们看见水田中荷花正在盛开,一群鸭子在水中嬉戏;古桥溪边,柳树成荫,一派美丽的田园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