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桥上看画画

来源: 桂林生活网 2016-03-07 17:55:37 我来说说 阅读
核心提示:灵渠之上的万里桥,由于连接南北通道,自古就称为“楚越要津”,再加上桥的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桥体雄伟飞扬,堪称兴安水街的名胜。从唐代起,就一直为迁客骚人所钟情,到如今,更为中外游人所喜爱。

  灵渠之上的万里桥,由于连接南北通道,自古就称为“楚越要津”,再加上桥的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桥体雄伟飞扬,堪称兴安水街的名胜。从唐代起,就一直为迁客骚人所钟情,到如今,更为中外游人所喜爱。

  特别是年底的这几天,万里桥是兴安县城最繁盛、最热闹的地方,南来北往的人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人流如潮。桥上,有急匆匆过桥的,有慢悠悠游玩的,有挑担做买卖的,有斜坐桥栏闲聊的,甚至还有谈情说爱的;桥下,渠水清波微澜,水草摇曳,游船时而穿过,伴着浑厚的篙响和清脆的水声,传来一阵阵悠扬的古琴悦音。这情景,好像北宋时卞京的清明上河图的场景,让人有些陶醉而流连忘返。


 

  令人惊讶的是,在桥的北口东边,一位画家不顾严寒,穿着厚厚的羽绒衣正在聚精会神地作油画。他的超常举动和他作的色彩斑斓的图画吸引了过往的众人,很多人驻足围观,有的还用手机拍照。

  有人好奇地问他:“这么冷,你还来画?”画家边画边说:“画起来就不冷的。”

  又有人不解地问:“那么多美景你不画,画这破旧的北街里干什么?”画家停下笔,笑着说——“北街里,有一千多年历史了,是兴安的老古街哦!它和万里桥一样,名声大得很呢!”停了一下,画家指着桥北门柱的对联说:“你们看看这副对联就晓得了。”

  新建的万里桥不知过往游玩多少次了,拍的照片也不知多少张了,然而,并不知道它的真面目。听画家这么说,看了桥北的对联,又查阅有关资料,对万里桥和北街里这两处古建筑,才略有所知。


 

  桥北的对联是这样的:桥名万里沟通楚越雄八桂,渠历千秋襟带漓湘誉九州。对联的意思很简单、明白,就是赞美万里桥和灵渠,沟通了南北,历史悠久,享誉中外。但要深入了解它们的历史、掌故、传说,还得花点时间。

  据记载,万里桥始建于唐代宝历年间,是唐朝桂管观察使李渤于宝历元年(公元825年)建成的。桥最初是虹式单拱桥,只有一层斧刃石砌成,在万里桥的北边五里设有接官亭,唐代的白云驿站就在桥北一百多米远的地方。据说,万里桥距离唐朝的都城长安水路有一万里的路程,所以称它为万里桥。

  有趣的是,明朝有两个名臣流放广西经过万里桥时,都赋诗留迹,抒发悲凉的情怀——“兴安城廓枕高邱,湘漓分水南北流。万里桥头风雪暮,不知何处望神州。”(严嵩《万里桥》)“忆昨含香侍圣朝,风烟回首隔迢遥。客游忽到三江峡,世路今过万里桥。笼内乾坤人独醒,舟中日月赋堪消。戍楼那更炎荒远,横笛秋天爽气飘。”(董传策《兴安渡万里桥诗》)

  而北街里始建于宋代,宽5米左右,长约300米,街道用青石板铺成,两边是明清时期桂北风格的民居建筑,是一条传承千年历史的古街道。这里曾经商贾云集,市井繁华,是南来北往的商船的中转站。

  了解了万里桥和北街里这些历史,我对高耸雄伟的万里桥,更加敬仰三分,而对印象中狭窄、破旧的北街里,则刮目相看,兴趣大增了。

  第二天上午,我冒雨来到万里桥,再想看看那位不知何处何姓的画家画画,可惜,那位画家已不见踪影。

  我站在桥亭里,环顾寒风细雨中的景象,觉得与晴天相比,有一些不同的特点:远处的娘娘桥、马嘶桥、古戏台天韵阁,还有水街两厢高高低低的亭台楼阁,都茏罩在濛濛的烟雨中,似有点南京秦淮河“烟笼寒水月笼沙”意境;而近处古人所写的《万里桥记》石碑和今人所书的“桂林米粉发源地”石刻,则风雨如磐,屹然挺立在桥南的东西两头,相对于那些在风雨中行色匆匆、左冲右突的行人来说,它们是真正的坚定者,是万里桥忠实的朋友。

  我随人流缓步走进风雨中的北街里,脚踩湿漉漉的青石板,游历数百米的一家连一家的商铺,眼观琳琅满目的商品,耳闻嘈嘈杂杂的买卖声,实实在在地见识了一回从前“商贾云集,市井繁华”的情境。最特别的感受是,街道是老的,而气象是新的。

  我心满意足地往回走,走到桥北画家作画的地方,转身用手机拍了一张北街里的照片。打开一看,嘿!与昨天那位画家画的相差无几,古色古香的北街里,人物众多,色彩斑斓,好有诗情画意呢!

  看着照片,我暗自高兴:我在千古灵渠的万里桥上,也创作了一幅与那油画相媲美的作品。(唐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