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我市秀峰叠彩试行家庭病床 市民在家里住院方便又省钱

核心提示:情趋于稳定的康复期病人,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提出申请后,就可以将在医院才能享受到的服务直接搬回家中。这项名为“家庭病床”的服务在我市秀峰、叠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试行已有三个多月时间……

 

  试行3个多月65名市民在家里“住院”方便又省钱

  家庭病床服务何时能推开?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晚报记者高磊盈 通讯员唐清 实习生邓雨悦)经过明确诊断、病情趋于稳定的康复期病人,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提出申请后,就可以将在医院才能享受到的服务直接搬回家中。这项名为“家庭病床”的服务在我市秀峰、叠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试行已有三个多月时间,有65名市民接受了这样的服务。那么,什么样的病人可以申请建立家庭病床?病人能享受到的服务有哪些?何时会在全市范围内推广?记者近日采访后发现,叫好连连的家庭病床服务,也存在不小的瓶颈。

22日,秀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务人员为建立家庭病床的钱老头上门诊疗。
22日,秀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务人员为建立家庭病床的钱老头上门诊疗。记者高磊盈 摄

  住在家就能看好病

  “我又可以站着走路了,没想到在家就把这毛病给治好了,真是太谢谢你们了。”22日,80多岁的钱老头当着来自己家里的4名医务人员的面兴奋地迈腿走路。

  钱老头住在依仁路一栋居民楼的六楼,去年患上脑梗后左侧肢体瘫痪导致行动不便,病情严重的时候连下地走路都成问题。钱老头的儿女们都离家比较远,家里只有身体同样不好的老伴,但如果没有其他人的帮忙,他没法去医院接受诊疗,病情就一直耽误着。

  去年12月份,钱老头得知秀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通家庭病床服务以后,立即联系该中心办理了相关手续。随后,医务人员上门为钱老头进行了详细检查,并制定了符合他病情的治疗方案。通过近2个月的不间断上门诊疗,钱老头逐渐康复,目前已经可以自行在家行走,基本生活也能够自理。

  家庭病床服务为市民提供方便,费用和在医院接受治疗相比也低不少。

  “在医院接受治疗床位费肯定是一笔大的开销,还有护工费、检查费、交通费等等,而住在家里不仅便宜、舒服,还能避免在医院治疗交叉感染的风险。”家住翊武小区的韩先生因骨折申请了家庭病床,他说自己在医院住院期间每个月得花上万块钱,而家庭病床的花费一个月只有一千多块钱。

  秀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蒋业娟告诉记者,社保部门规定了参加家庭病床服务的市民每天可报销的金额为40元,每年可参加三次,每次不能超过2个月,而过去3个月该中心接受服务的近20位市民大部分都在一个半月的时间康复撤床,大部分人总花费都在1500到1800元之间,自费部分只有三四百元,差不多占总额的20%。

  “报销的40元费用把上门服务费、诊疗费和医药费都包括在内了,按报销比例算下来市民每天接受服务的自费费用不到10块钱。”蒋业娟称。

  把小病和康复患者拉回社区

  记者从秀峰、叠彩的两个试点单位了解到,从去年11月中旬开始,两社区的卫生服务中心共为65位市民建立了家庭病床,使他们足不出户就享受到了和住院差不多的诊疗服务。

  那么,究竟什么样的病人可以申请家庭病床呢?根据《桂林市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家庭病床管理办法》的规定,设立家庭病床治疗的适用范围包括:符合住院条件,但到医院连续就诊有困难且病情较稳定的瘫痪、半瘫痪、恶性肿瘤晚期、骨关节损伤等行动不便的参保患者,或70岁以上患有慢性心功能不全、骨质疏松、脑血管病后遗症、风湿性关节病、高血压病Ⅲ级、伴有并发症的糖尿病等的参保患者。

  秀峰、叠彩两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所属的市第二人民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当下市内的两个家庭病床试行点能够提供的服务内容有三方面:其一是查床服务,一周至少两次,可根据病情调整;其二是医疗护理服务;其三是医疗咨询服务,患者或其监护人对家庭病床诊治的局限性、医疗风险、相关费用情况及撤床手续有任何疑问,都可以咨询医护人员。这些服务都是由具有行医资质的专业医护人员完成的。

  “家庭病床希望提供一种‘大病到医院、小病和康复回社区’的诊疗服务模式。”叠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李东远说,小病和康复患者回到社区,不仅可以缓解医院医疗资源紧张的局面,还能发挥基层医疗服务的优势,让病患更好的康复。

  推广有难度 “缺钱”是最大瓶颈

  能把医生和服务搬回家,花费还比在医院低,这对市民来说无疑是一个大利好,但两个试点社区实行三个多月以来,叫好声不断,遇到的问题也同样突出。

  一方面是人手。当下叠彩区可提供家庭病床服务的全科医生只有7人,秀峰区为5人,但从前期调查来看,每个社区潜在的、需要接受服务的人数均在300人左右。即使在很多人不了解的试行阶段,医生也忙不过来,未来需求量增加后,人手问题将会更加突出。

  另一方面是技术。叠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李东远告诉记者,桂林家庭病床所能提供的医疗服务仍是一些基础性的、康复性的服务,连输液这样的医疗服务,也还在着力建立当中,而在不少实现“家院互通”的发达地区,虽然患者是在家里就诊,但医院的技术资源和服务内容都可以通过信息平台让患者享受到,在医院看病和在家里看病并没有太大区别。桂林的家庭病床服务,在技术上还有很大一段路要走。

  “不管是人手问题还是技术问题,究其根本还是因为钱的问题。”市卫计委基层卫生科的一位负责人说。

  该负责人称,社保单位规定了40元的报销限额和不超2个月的时间限制,超出规定范围的部分就需要患者自理。这样的规定对于家庭病床服务的更好开展也有着不小的限制。

  一位参与家庭病床服务的工作人员的话印证了该负责人的观点,他告诉记者,可报销的金额越低,患者的经济负担就会越大,医疗机构的收益也会受到影响。在低收益的情况下,医生的工作积极性和对医疗设备的投入都会相应缩水,家庭病床的服务效果当然就会大打折扣。

  “包括南宁和北海在内的区内其它市也在推行家庭病床,每天可报销的费用都在百元以上,桂林的额度实在有点低。”这位工作人员说。

  “缺钱”限制了家庭病床的服务质量,也是它向全市推广的瓶颈所在。卫计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受医保报销金额所限,家庭病床在市内其他区域暂无推行计划。不过,当下卫计委已经开始和社保部门沟通家庭病床的报销限制问题,如果家庭病床的报销限制放宽,报销金额得到提高,就会开始在全市范围内广泛推行。

  延伸阅读:

  活多钱少压力大医院留不住人 儿科医生究竟有多“荒”

  我市试水公立医院托管民营医院 第二人民医院北院揭牌

  广西全区县级公立医院41项医疗服务收费上调

特别推荐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