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房产 | 家居 | 汽车 | 团购 | 购物 | 二手 | 分类 | 黄页 | 教育 | 论坛 | 招聘 | 健康 | 旅游

桂林:危房改造村干部频频伸手 检察院发建议书(图)

核心提示:上至副镇长,下至一些村干部,都在“危房改造”中“伸手”被抓。2015年,市纪委公布的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典型案件中,就有10起涉及农村危房改造,多人涉嫌违法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对于如何防范“农民身边的腐败”,桂林正在加强探索。

 


申请的危房补助被村干部截留,导致一些村民的危房改造缺乏资金,陷入困局。

  一份危房改造的检察建议书

  桂林生活网—桂林晚报记者沈青 文/摄

  上至副镇长,下至一些村干部,都在“危房改造”中“伸手”被抓。去年年底,我市检察机关在查处永福一乡镇多人受贿、滥用职权窝案中发出一份检察建议,指出当前农村危房改造补助款的申报、审核、审批、发放等环节存在的漏洞。

  这并非农村危房改造的第一声“警钟”。2015年,市纪委公布的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典型案件中,就有10起涉及农村危房改造,多人涉嫌违法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这些群众身边的“苍蝇”层层盘剥国家惠民资金,而本应享受扶持帮助的困难群众,却因此在危房中风雨飘摇度日。

  对于如何防范“农民身边的腐败”,桂林正在加强探索,努力完善职务犯罪警示教育的同时,从上到下正在扎紧国家惠民资金监管的“篱笆”。

  危改补助款等了3年

  60多岁的盘小妹(化名)住在山坳里的一间茅草树皮房,几乎没迈出过大山。

  早在三年前,政府就把她列入了“农村危房、茅草房改造”名单,听说1万多元的补助款早就下来了,只不过没到她手里。

  盘小妹也曾找到村干部询问,但很快就被“赶”了回来。时间一久,连路费都凑不齐的盘小妹也只好“认”了。

  她所在的全州县东山瑶族乡黄腊洞村委偏远难行,是国家重点扶贫地区,村委下辖十几个自然村,全都分布在高山之中。

  从2010年开始,几乎每个村每年都有几个危房改造补助的指标,少则几千元、多至上万元的危改补助款,相当于当地村民一年的收入。不少还住在危房里的村民,更是指望着能依靠这笔钱告别破败的旧房。但是,不少危房改造户最终只拿到了一部分补助款,有些甚至和盘小妹一样分文未得。

  直到2014年,关于这个偏僻村委的一起危房改造腐败案才浮出水面,二十几户村民的10余万元补助款被查出全部进了黄腊洞村委原村委委员盘某某的腰包。

  上月底,检察机关将追回款项陆续发还到村民手中。盼了三年的盘小妹,终于从办案检察员手中拿到了17700元补助款。“过完年,再凑些钱,就把新房修起来。”

  全州县检察院反贪局的助理检察员蒋宽告诉记者,这是一起典型的涉及农村危房改造项目的基层腐败案件。

  近年来,国家对农村危房改造资金投入和项目覆盖面不断增加,贫困农户居住条件得到改善。但与此同时,由于监管乏力,这一民生工程在个别地方竟悄然沦为少数基层干部的“敛财工程”。

  仅在全州,该县检察院2014年至今就查办了永岁乡左江村委村干部贪腐案、庙头镇歌陂村委原支部书记贪腐案、黄腊洞村委干部贪腐案等一系列案件,其涉案内容都与农村危房改造有关。

  在桂林的其他地方,近年来涉及农村危房改造项目的贪腐案件也呈持续高发态势。

  2015年,在桂林市纪委公布的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典型案例中,有10起涉及农村危房改造,共有7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此外,这10起涉及农村危房改造的违纪违法案件涉及9个县区,案件不单只发生在农村,在城市的城中村危房改造中也有基层干部涉案。如2010年9月至2011年7月,叠彩区建设局原工作人员高某负责农村危房改造工作期间,竟然制作了虚假的三户危房改造户资料,顺利通过了审核,骗取危房改造补助金4.8万元据为己有。

  近两年来,我市各级检察机关已经不止一次向政府和相关部门发出检察建议,要求加大规范农村危房改造工作的力度。

  村级干部成“重灾区”

  翻开一份份检察建议书不难发现,本应担负起农村危房改造资金落实第一关的“村官”,是怎样变成最快沦陷的防线的。

  全州县东山瑶族乡黄腊洞村委委员盘某某是县检察院建院以来被量刑最重的“村官”。去年5月,盘某某犯受贿罪、贪污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

  “可以说,盘某某这几年的收入,大部分是利用手中的权力,从本村的危房改造中贪腐而来。”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

  盘某某2008年开始担任黄腊洞村村委委员,2010年开始负责7个自然村的茅草房和危房改造。他几乎是对所有的危改户都“雁过拔毛”,仅在2012年,就从中捞取了12万余元。

  光冲凹上村村民盘华(化名)告诉记者,2012年,盘某某找到他说,茅草房改建可以申请补助,盘华就将身份证交给了盘某某去操办。不久,盘某某交给盘华一本存折,里面有15000元。

  而实际上,政府对茅草房改建补助的金额为3万元,其中的一半已被盘某某取走。

  盘某某如法炮制,为其他十多户村民申请办理危房改造、茅草房改造补助款,后以跑关系、个人辛苦费等名义截留了10万多元。

  驾轻就熟以后,盘某某胆子更大。在一些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为其申请了改造补助款,偷偷到银行将补助款取出后将存折销毁,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了七万多元。

  三年期间,盘某某上瞒下欺,将20余户危房改造村民的18万余元全部收入囊中,平均每户超过5000元。

  与盘某某“独狼式”的贪腐相比,全州县永岁乡左江村委几乎因危房改造贪腐而“坍塌”。

  左江村委桐木冲村村民陈甲友(化名)说,2012年下半年,原村委书记李某告知他,其已经列为国家农村危房改造项目的补助对象,可以领到3万元补助款,用于改建居住多年的茅草房,但必须给李某等村干部打“红包”,否则补助就可能落到别人头上。

  很快,他和同村的几位补助对象一起到了县城,将自己的3万元补助款取出,并从其中拿出5000元“感谢费”交给了李某。后经检察机关查明,2012年至2013年的农村危房改造项目中,村委原支部书记李某、村委原主任和副主任等三人共收受20户补助对象53000元,结果三人都被判刑。

  全州县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庄志鹏说,两起案件都是典型的村官腐败案,由于农民普遍对危房改造补助政策、标准不了解,一些村“两委”干部提出帮助代办领取,从而克扣、截留资金,成为了这些村官敛财的主要方式。

  究其原因,庄志鹏分析,多数“村官”都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农民,由于许多农村的普法宣传教育不够,这些“村官”法律意识比村民强不了多少,作案相当随意。有些“村官”认为,为村民跑上跑下很辛苦,收点感谢费、辛苦费是应该的。

  黄腊洞村委的盘某某就曾对办案人员说:“他们没有流一滴汗,没有做任何事就得到了补助款已经很幸运了,我帮他们付出了劳动,得点辛苦费是应该的。”

  除了文化素质低、法律意识欠缺外,一些“村官”大搞家长制,权力在握,面对诱惑时往往逾越法律底线,国家的补贴、补助给谁都由其一个人或小团体说了算。

特别推荐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 社会
  • 娱乐
  • 国内
  • 国际
  • 广西
  • 桂林

48小时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