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漓江驻守人” 怎能让人不钦佩

来源: 桂林生活网-桂林晚报 2022-08-19 09:55:25 我来说说 阅读

  年过七旬仍坚持巡查、午饭搬到船上吃、带着伤每天练潜水……

  他们用时时刻刻的辛苦 盯紧江面上瞬间的险情

  这些“漓江驻守人” 怎能让人不钦佩

  


  曾祥辉

  


  黄林弟

  


  周小铭

  


  李德生

  今年暑期,防溺水工作得到全市各级各部门的极大关注,也牵动着每一位市民的心。这其中,从7月起,市海事、漓管委、公安、农业农村等多部门联合在漓江市区段开展巡逻、驻守活动,并组织桂林祥和水上应急救援服务中心、桂林漓江水上搜救志愿者服务中心、桂林市冬泳协会等社会救助力量分片区进行巡逻、驻守,范围基本涵盖了漓江市区段所有易发生溺水事故水域。

  以拥有数百名会员的桂林市冬泳协会为例,今年冬泳协会设置了9个驻守点,从北端的灵川到南端的斗鸡山,冬泳队员们采取排班制,每个驻守点每天安排两三个人进行义务驻守、巡逻。

  这样一批驻守者守护在江边,一旦有人意外落水,他们就会冲在救援最前线。

  曾祥辉:

  半月内救起两条命

  44岁的曾祥辉是冬泳协会里的游泳高手,他负责的驻守点是解放桥周边,今年7月以来,他已经成功救起了2名溺水者。

  曾祥辉回忆说,今年自己第一次救人是在7月1日,那段时间桂林刚经历了持续暴雨,漓江水流比较急。险情发生时,他正在驻守点值守,突然有人过来请求帮忙,说有人在水里喊救命。

  “我把包放下就冲去岸边,到了岸边看见正好有人拿着‘跟屁虫(一种救生工具)’,我立即借过来并往溺水者的方向游,此时,那名溺水者离岸边大概六七十米。”

  曾祥辉说,当他游到溺水者身边时,对方可能呛了几口水,但还是能配合他,所以救援过程比较顺利,救上岸以后还有呼吸。

  曾祥辉今年第二次救援是在7月14日,那次,6位冬泳协会会员联合施救,成功将一名10多岁溺水男孩救上岸。前几天,男孩及家属还给他们送来锦旗表示感谢。“其实,成功把孩子救起来,比得到什么锦旗要激动、喜悦得多。”

  曾祥辉说,自己每次听到有人溺亡的消息时,心里都会一紧。“每年暑假都能听到有人溺亡的消息,而且大多数是年轻人或未成年人,这对一个家庭来说打击太大了,我在心里发誓,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能多救一个是一个。”

  无论是游泳的耐力还是速度,曾祥辉在冬泳协会里都是佼佼者。但其实,他是四五年前才学会游泳的。曾祥辉说,以前单纯把游泳当做一种爱好,近两年为了防溺水工作,他开始参与巡逻、驻守活动,成功救起了不少人,他更觉得练习游泳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黄林弟:带着伤也要守住生命线

  黄林弟今年37岁,从事漓江救援工作已经4年,现在是祥和救援队一名潜水救援人员。

  和其他驻点人员不太一样,黄林弟负责深水区的潜水救援,这个领域专业性更高、危险性更大,应对的也是最为艰难的溺水局面。按救援队的行话来说,潜水员守护的是溺水者最后的生命线。

  8月17日上午9点多,记者见到黄林弟时,他正在驻点的救援船上,逐一准备着潜水装备:铅块、氧气瓶、潜水衣、护目镜、呼吸器,每个设备他都需要认真地检查一遍。

  记者注意到,在他裸露的脚踝和手掌上,有好几处不规则的伤口。“每天都要练习,这些伤口都是被水泡烂的,因为每天都要下水,所以很难好,不过好在不痛了。”黄林弟回答说。

  从7月中旬开始,黄林弟就成为了解放桥六匹马码头的驻点人员。下午,他要穿着全套装备在船上待命,虽然每天都忍受着高温和烈日的煎熬,但他没有一句怨言。

  而上午,黄林弟就抓紧时间磨炼自己的潜水技术。

  他说,潜水员是要考证的,而且各种潜水原理也要熟悉,刚开始练习时,即使是一个平时再简单不过的上浮动作,都需要反复练习才能掌握。

  “水下压力太大,我们学员一开始很难掐准上浮的时机,有时一上来,就得吐一口血。”黄林弟说,“但要克服这种情况,就只有保持不停地练习,让身体去适应压力变化,这也是我每天都必须保持一定量练习的原因。”

  “驻守制”实施以来,黄林弟已经参与了多次救援,而他的潜水练习也几乎一天都没有停过,身上破皮的地方,好了烂,烂了好,几乎就没有痊愈。

  “参加救援工作4年了,已经经历了很多溺水救援,有的救回来了,有的我们努力了,还是没有救回来。”黄林弟说,“就在前几天,我们救起了一名17岁溺水者,可大家用尽全力抢救了40多分钟,人还是没救回来,这让我一整个晚上都没睡觉。”

  “如果多练习几次,我可以更快地游到溺水者身边,可以只用更短的时间托起他们,受些伤又算什么呢?”黄林弟说。

  李德生:午饭都在江上吃

  李德生今年49岁,家就住在叠彩区的大河乡,从小在江边长大的他,今年驻守的地方是南洲大桥,而这也是他从小游到大的河段。

  驻守生活让李德生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把饭菜带到江上吃。虽然按照有关部门的布置,他们驻守时间是每天下午4点到7点游泳人数最多的时候,但李德生总是自发“加班”,中午12点就带着饭菜到船上,即使吃饭时也一直望向江面。

  “我多加点班没啥,真的救起人来了,那就什么都值得了。”李德生说。

  17日中午,记者登上李德生的船。

  聊天时,李德生告诉记者,他前几天从江里救起了一名跟着父母来桂林玩的6岁女孩,救援过程被目击者拍成短视频,得到不少网友的点赞。

  但相比获得点赞,李德生显然更关心他守护的这一片河滩,和记者交流的过程中,他回忆起小时候在河滩上玩耍的往事,说起河滩水位、河底的变化,几乎对每个溺水点都清清楚楚。

  李德生说,因为守护的是自己家门口的漓江河段,他觉得每一个在这里游泳的人,都有自己小时候的影子。而看到一些人带着孩子来游泳,他甚至能想到自己带着儿子、女儿来这里游泳的样子。

  “救他们,就是救自己的朋友、救自己的家人。”李德生说。

  周小铭:“老会长”的默默坚守

  周小铭今年已经75岁了,对漓江再熟悉不过,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就有到漓江游泳的习惯,特别喜欢冬泳,每年冬天桂林的“冬泳大军”里必然有他。

  1993年,桂林市冬泳协会正式成立,作为筹备者之一的周小铭被委任为秘书长,直到四五年前才退下来,如今,很多会员都亲切地称周小铭为“老秘”或“老会长”。

  周小铭至今仍然坚持游泳,并且依然“宝刀未老”。据介绍,周小铭曾经游泳横渡琼州海峡,前几年还前往南宁参加了21公里的“游泳马拉松”。

  今年,大家考虑到周小铭的年龄,没有安排他到驻守点值班。但周小铭仍然关注着防溺水工作,每天下午,他都会来到解放桥六匹马码头巡查,或者在岸上开展劝导工作。

  “我已经退休了,有的是时间,看到一些危险行为就忍不住去劝。”8月17日下午4点多,记者在六匹马码头附近的冬泳协会固定驻点见到了周小铭。

  周小铭告诉记者,今年暑期劝得最多的就是未成年人私自结伴来游泳。“没有家长、私自游泳是最危险的,很可能是几人结伴,大多数人会游泳,最后不会游泳的人被劝下水玩耍,这非常容易发生溺水事故。还有一些孩子,胆子也太大了,竟然图刺激从解放桥上跳下,我每次看到都心惊肉跳,总是第一时间去劝阻。还有一些家长,带着未成年人来游泳,孩子在水里玩,大人在一旁只顾玩手机,我也会及时叫家长看管好自己的小孩。”

  “从我在漓江里游泳开始,每年都听到看到不少溺水事故,即使没有驻守活动,我也会去提醒游泳者注意安全,这么多年早就形成习惯了。”周小铭说。

  记者陆鑫 林扬 文/摄